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拥抱太阳的月亮】SunPark(长篇正剧,后期NC-17)Chapter 5

刚刚发现之前发的被lof删了。。。说是有违规内容???到底哪里违规了!!

之后基本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居家柴米油盐模式,简单来说就是虐狗,花式虐狗,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写甜部分一脸冷漠的我。

我文里绝对不会出现什么娇滴滴的桓桓或者柔弱的桓桓,相反他男友力经常MAX,可能因为我又看了几遍RM,他太帅了。。。我无法想象什么迎风细柳一般的桓桓。。。

这两人的感情里,我觉得反而大白杨是那个平时虚张声势,真正实际操作起来容易害羞的,而桓桓应该觉得这个朋友很有趣,用哥哥的心态来包容宠溺他,平时不动声色,温温柔柔的,但是实际上反而更淡定。

所以,不要再跟我说为什么把桓桓写得这么男人这么man,因为他本来就是个男人,他生来如此。难不成要写成少女吗??!

 

前文:1  2  3  4

 

“最美好的事情,往往都是发生在不经意间的。”

 

Chapter 5

 

朴泰桓一进房间,摆弄着玩偶的孙杨便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抓起手机开始给经纪人通知这个好消息。

 

显然经纪人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能把人搞定,速度还如此之快,一时间除了惊讶什么也说不出来,电话那头意味不明的沉默和之后语气夸张的疑问句顿时让孙杨心里升腾起一阵阵满足感,好似回到了曾经的领奖台上那般骄傲,不知不觉心里和嘴边都笑得有些洋洋自得起来,说话声音也不受控制地越来越大,直到电话那头的人再三劝阻才猛然捂住嘴,后知后觉地伸长了脖子往房间门口瞟去。

 

朴泰桓的中文水平虽然远不如孙杨的韩语,但好歹这么多年下来了,有时候连蒙带猜竟也能勉强搞懂孙杨表达的意思,更何况对于他这种善于察言观色的人来说,光是靠孙杨的语气便能猜得八九不离十。此刻估计房间里的人内心还是复杂而纠结的,要是在这个时候一步走歪,那未免也太得不偿失。

 

尽管如此,孙杨嘴上放轻了声音,心里的喜悦却一点也平息不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既慢且快,朴泰桓点头的那一刻自己如坠云端,幸福得像在做一场朦胧而不真切的梦。直到经纪人用不可置信的语气向自己再三确认时他才有了那么一丝活在真实世界里的感觉,大脑在清醒和混沌的边界偏移交织着,从脚趾到头顶都好像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恨不得光着脚冲下楼去,沿着炙热的小路跑上好几公里。

 

电话那头的经纪人也为这个大孩子莫名舒了一口气,倒不是说他对于支持同性相恋多么热衷,相反,他虽不反对,却也还是跟所有经纪人一样,是希望手下艺人能尽量远离这些绯闻的。但是他在这一行里混了这么久,却也还是第一次看见像孙杨这样死心眼追着人不放的,十几年如一日保持着初见时的热情。就算是小姑娘们追偶像也终会经历或长或短的倦怠期,只有孙杨,在朴泰桓巅峰或是后来的那些岁月里始终追逐着他,从一开始的仰望到后来的比肩,甚至是超越了朴泰桓的步伐之后,仍然追逐得如痴如醉。

 

触不可及时便仰望,越过后则开始用自己的炙热给他带去光芒,从开始到结束,孙杨看向朴泰桓的眼神里始终是晶亮的,像是无数星辰落在了里面,充满希冀和银河般闪烁的星光。朴泰桓或许不懂,但也许孙杨自己都没有想明白,这十几年追逐到底是自然而然的习惯,还是在中间的某一时刻悄然变了味,有什么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东西慢悠悠发着酵,每跟朴泰桓多做一个约定,多见一次面,便又不能自己地期待着下一次,再下一次。

 

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大抵如此。

 

但那种愈发蔓延的酸涩是什么,等两人真正意识到的时候,至少孙杨是已经深陷泥潭无法自保了。

 

不得不说在见惯了各种爱恨情缠的这个圈子里,孙杨的感情倒真是单纯而一目了然,令经纪人也不禁侧目。听着那明明激动得颤抖却又小心压抑的声音,经纪人心下叹息。到底是将爱情幻想得太过美好的大孩子,爱这种东西,哪里像是歌谣里唱诵的一般甜蜜。它是酸的,是涩的,像还没熟透的李子,咬得轻了舌尖发麻,若是重一点,那股酸涩便侵袭进每一颗味蕾,让大脑和心脏永远也无法忘掉这种味道,即使日后碰上再美再甜的李子,咬下去时也仍会想起那股曾经的酸涩感。

 

也许是他叹气的声音大了些,电话那头的孙杨开始好奇地询问。但经纪人只是随便几句敷衍了过去,转而将话题一变,开始与他说起了正事。

 

“孙杨你小子可以啊,两个人昨晚在机场胆子这么大,又是戴帽子又是拥抱的,真以为戴个口罩大家就认不出你的身高了?”

 

孙杨一听见这话便忍不住笑起来,“哎哥这你可不能怪我,我们太久没见面了,情难自控。”他像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用了一个多么不恰当的词,反而担心起对方会责怪朴泰桓,赶紧正色起来,“也别怪他啊,是我太激动了。”

 

听着这话经纪人不禁感到一阵头疼,他在电话那头摆摆手,“算了算了,谁也没怪。既然你那边已经确定下来了,明天下午你带他过来一趟见见张导,估计会让你们临时对一场戏。”

 

“啊?”孙杨一听就慌了,“明天?我剧本还没仔细看……”

 

“你怕什么,”经纪人嗤笑到,“一会儿我跟张导联系后把那具体时间发给你,还有剧本的段落,虽然你们人选很适合但视镜还是逃不过的,今晚你俩好好练一下。要是明天敲定了,就可以通知新闻那边出通稿,你们也不用一天到晚躲着媒体了。到时候你可以带他在市里逛逛,但是在人前记得别太过了。”

 

孙杨仍是有些担心,但经纪人最后这几句话无疑是一颗点燃了引线的炸*弹,准确无误地投进他的心口,轰的一声火光四溅,烫得他呲牙咧嘴,怎么也收不住嘴边的笑意。

 

“哥你真好,有你当我的经纪人真是太幸运了,放心吧,我有分寸的。”他笑嘻嘻地保证着。

 

挂了电话,把手机往边上一丢,孙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往后一倒,两条腿在空中乱蹬一气,抓过手边一个布偶狠狠亲了一口,这才好不容易收敛起表情,屁颠屁颠地往房间门口跑去。

 

来到门口他便放轻了脚步,朴泰桓背对着自己,坐在窗边的圆桌前翻着剧本,一手支着侧脸,另一只手搭在纸面上。下午的太阳正合适,孙杨的卧室窗子又正好能让光线照射在桌上,于是他便没有开灯,任由阳光将纸张和自己的身体镀上一层薄薄浅金,罩上朦胧暖意。窗子开了一道小缝,这是孙杨的习惯,开着空调时他总爱这么做,而朴泰桓看起来也乐得享受偶尔飘进室内的微风,由着它们时不时将浅色窗帘拂起,扫过桌上书本时带起一阵沙沙轻响。

 

孙杨斜靠在门槛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便觉得浮躁的心绪慢慢平静下来,如微风暖意荡过嘴角,漾开和煦的轻笑。朴泰桓戴着跟自己拥有的一模一样的耳机,但孙杨猜他并没有在听歌。他又翻过了一页,背脊随之微微坐起,像是偷偷伸了个懒腰。孙杨便盯着他的背影,如画画一般慢悠悠地开始在眼前勾勒对方此刻的模样。大概是专注的,嘴角轻轻抿着,看见有意思的剧情也许悄悄微笑。

 

这大概是孙杨曾经做过的一场梦,不愿醒来的美梦。他犹豫着闭上眼,用力眨了眨,再次睁开时,那个人还在。

 

这大概便是他梦中岁月静好的样子。

 

在门上扣了几下,力道不大,朴泰桓果然没有开着音乐,一听见门口声响便摘下耳机回过头来,举起剧本冲孙杨晃了晃,“才刚看了三分之一。”

 

他说着将耳机放到桌上,站起身来舒展着腰背。孙杨看着他这样子不禁笑出声来,“你可比我还要用功。”他笑着朝朴泰桓走去,从抽屉里拿出一根书签夹在对方的剧本里,带着人退后几步来到阳光恣意的窗前,借着身高的优势轻轻揉捏起朴泰桓有些酸痛的后颈。

 

朴泰桓也懒得躲开,孙杨的手比他的还要大上一圈,温温热热地贴在自己皮肤上,像是阳光那般舒适,却又是可以触碰得到的,仿佛他整个人都是由太阳光凝铸而成。心底蓦地流淌过一丝不易察觉、带着李子酸意的气息,他不禁微微眯起了双眼。

 

“我们得早点出门吃饭了。”孙杨将两人面前的剧本合上,声音放得很轻,像是不愿打破一室静谧。“晚上得练习一个片段,明天下午我带你去见张导,你知道的,一起视镜。”

 

有些出乎意料的,朴泰桓并没有如孙杨一般慌张,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神色自然得倒让孙杨感到惊讶。“你不紧张?”

 

朴泰桓有些好笑地反问,“为什么要紧张,不过就是两种结果,通过了就庆祝,没通过就回家,一半一半的几率,比我们当时比赛的激烈程度要小多了。”

 

这话听起来似乎滴水不漏,但孙杨总觉得有哪里逻辑不太对劲,不过在朴泰桓面前他向来不去深究这些细节问题,便迟疑着点点头,打开衣柜打算换套出门的衣服。

 

“今晚还是不要出门了,”朴泰桓抱着双臂靠在窗边,见他回头看向自己,便指了指孙杨手里的衣服示意他放回衣柜里去。“要是在市区被拍到就麻烦了,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去也不迟。”

 

孙杨衣服已经脱到一半,听见他这么说顿时停下了动作。虽然他想要跟朴泰桓一同出门的愿望无比强烈,但冷静想想对方的话的确说得对。更何况若是明天一切敲定了,今后的几个月几乎两人能天天相处,即便是在大众面前、面对着媒体也拥有堂皇冠冕的理由。

 

“也对,”他挠挠后脑勺的头发思索着,“家里还有些菜,你愿意在家吃吗?”

 

。光是面对着朴泰桓把这个词说出来,都能让他嘴角带笑,心里涌起蜜糖一般粘稠浓厚的喜悦。这种情景孙杨只敢在梦里幻想过,但如今全都成真了,他梦里那些平凡而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一项一项都打上了勾。若是两人日后生活在一起,大概就会是这般光景吧。

 

朴泰桓哪知道他那么多心思,只觉得孙杨一看就不是心灵手巧的那种类型。“我没什么关系,”他在心里犹豫了几秒是用委婉的措辞还是干脆直接一些,但看着孙杨搓着手跃跃欲试的样子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我没有做中国菜的经验,你做的菜……味道能吃吗?”

 

孙杨看起来有些受伤,但是马上拉着他走向厨房,“相信我,我好歹一个人住了这么久,至少不会让我们俩都进医院的。”

 

虽然一直到坐在餐桌前朴泰桓都保持着半信半疑----当然,多半是怀疑,但不得不说这一次孙杨还真的给了自己一个惊喜。菜的卖相虽然算不上好看,鸡蛋甚至还有些焦了,但看着僵硬地站在自己身边、紧张得仿佛第一次参加大型竞技的孙杨,朴泰桓竟觉得入口的菜意外的好吃。

 

“味道不错。”他冲身旁的电线杆点点头。

 

“真的?”孙杨有些狐疑地看着他,因为紧张甚至嘴角都僵硬得快要抽搐,“别骗我也别安慰我,这会让我很伤心的。”

 

朴泰桓忍不住笑了,拉着他的手强硬地将人安置在身旁椅子上,这么一根高大的电线杆杵在身边总让他有些不自在,还是平视着对方的眼睛更为舒服。“我没骗你,”他用没握筷子的手揉乱孙杨的头发,“我保证。”

 

他重复了足足三次,孙杨这才完全放下心来,顿时松懈了气息软绵绵地瘫倒在座位上。他偷偷在心里埋怨起自己来,像是在朴泰桓面前自己总是随便什么事情都能方寸大乱,让对方把自己所有难看的样子都看了个遍。而朴泰桓却总是那么云淡风轻地,笑着微笑,笑着哭泣,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就能撩动着自己的心脏鼓噪起来。

 

这也许是好事,也许不是。虽说感情的投资总是期待回报的,但孙杨却仍像是当年那个狂热的男孩子一样,执着而不求什么东西。又或许是他已经得到了很多,而自己却并不知道。

 

等两人洗完澡坐上沙发时,经纪人的信息正好到了。在洗碗的时候两人就“视镜的片段”各持己见,而当孙杨看到那段信息时,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若狂或者惊慌失措,而是莫名地有些害羞起来。

 

“是什么?”朴泰桓看见他不太自然的神色,有些好奇地凑过去看手机屏幕。

 

“就是……Sun把Park捡回家的那一段。”孙杨一紧张起来韩语就总是不太灵光,音调也愈发奇怪。朴泰桓有些怀疑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大段文字,他只认识一些单词和简单的句子,但怎么看也不会是像孙杨说的这么简单。

 

不过看孙杨这个反应,他多少也能猜到一点,八成就是那几个片段中的一个。朴泰桓忍不住在心底轻笑起来,也不点破,而是饶有兴致地坐直身体,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

 

两人从前都有不少广告和平面拍摄的经验,加上剧本里的两个角色与他们自身形象相差并不太多,按理说要进入状态应该不会太难,但一开始却并不如两人想象的那般进行顺利----这大部分的原因都在于孙杨,两人间第一个场景便是Park坐在床边,而Sun仔细地打量他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再闭上眼睛一寸寸地从额头开始往下触摸。整个过程Park都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就像一座寒气袭人的冰雕。朴泰桓倒是瞬间便冷下了脸,视线漠然地直视着远处墙壁,连眨眼也变得极其缓慢。

 

但孙杨显然就没那么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光是与朴泰桓的双眼对视都能让他看着看着便笑出声来,那笑意里有羞赧,有柔和,每每坚持不过几秒他便嘴角上扬,开心得不能自已。到最后朴泰桓眼睛都开始酸涩起来,不禁有些疑惑地推了推孙杨的胸膛,“你到底在笑什么?”

 

“我不知道,”孙杨诚实地回答,眼里却仍是带着笑的,“我知道这里我应该不带任何感情地看你,但我就是忍不住。我的大脑在告诉我不要笑,冷漠一点,但是我的心抢走了话语权。”

 

宛如调*情一般的话语被他说得无比自然,坦坦荡荡,听得朴泰桓却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话?”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抱起双臂搓了搓。

 

孙杨看起来有些不解,“我只是这么想,就这么说了。”

 

这般无师自通的语言技巧让朴泰桓不由得头疼而无奈地捂住额头。“停下,你害我也入不了戏了。”

 

对面半蹲着的人闻言站起来,表情无辜而抱歉地耸耸肩,越过他的肩头瞟了一眼他身后床上的剧本,便擅自跳过了这一场,二话不说凑上去开始脱朴泰桓的衣服。突然的动作着实把床边之人吓了一跳,孙杨的手捏住自己衣服下摆掀起来时碰到了腰侧,灼人的热度让朴泰桓下意识用力将对方的手拍开,伴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孙杨捂着被打疼的手臂满脸委屈看向他。

 

“抱歉……”他赶忙站起身来,眼看着对方手臂上渐渐浮现起红色印子,“但是你为什么突然脱我衣服?”

 

孙杨看起来更委屈了,“剧本就是这样写的啊!Sun让哑巴洗澡,哑巴又不回应,就只能帮着他洗了。”

 

朴泰桓有些懊恼地抓抓头发,重新在床边坐下来,“我的错,但是这只是排练而已……”

 

“就算只是一次排练,那也必须拿出最好的状态全力以赴,这是哥你以前告诉我的。”孙杨难得打断了他,朴泰桓有些惊讶地望进他的眼里,却发现那里面涌动的全是认真。“我们已经不是在泳池里了,”孙杨说着蹲下来,轻轻握住朴泰桓放在膝上的手,“但这仍是属于我们的竞技,我们的舞台。只不过这一次我们都不需要孤军奋战,我们再没有竞争。这一次我们互相都是对方的后盾,做得好了,一起登上领奖台接受荣誉,做得不好,天塌下来也有我们两个一起扛着。”

 

朴泰桓有些愣怔地看着他,在自己记忆里永远像是孩子一般的人好似突然真的长成了三十岁的大人,他低头浅笑,半晌抽回自己的手,轻轻在孙杨的手背上拍了拍。“明明你说的是我的语言,怎么感觉我越来越说不过你了?”

 

孙杨低声笑着,伸手便又要去脱他的衣服。

 

“你知道我就穿了这一件吧?”朴泰桓一把按住那只手,低垂着视线似笑非笑。

 

“你还怕我看见什么?”孙杨瘪着嘴耸耸肩,“还是说一年没比赛了,身材不如以前好了?”

 

闻言朴泰桓不由得笑得眯起了眼,“你知道激将法对我没用吧?”说着他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自己的衣角,坐直了上半身斜瞟着还蹲在面前的孙杨。“我是怕……”

 

他俯身前倾,凑近孙杨的耳边轻声喃喃,“连看个剧本都会面红耳赤的你,真正跟我演到这一段时,会害羞得演不下去。”

 

说完他便回到原位,脸色也重新变成入戏之后的淡漠,视线越过面前的孙杨直直望向远方。

 

而先前光顾着虚张声势的大个子被戳破了心思,红着脸两手捏着朴泰桓的衣服下摆,好半天都没能成功掀上去。



我要疯了,这是第三次了!!

评论(61)
热度(173)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