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拥抱太阳的月亮】SunPark(长篇正剧,后期NC-17)Chapter 3

作者的废话:日更这个flag太大了,我要收回去。。。当然一周3更应该还是有的!毕竟保量的同时我还得保质,相信大家也不愿意看到我如流水账一般的“日更”,而且每一章都是4000字以上,一周2-3更应该大家也能接受得了。【如果有足够动力的话,应该弃坑可能性不太大,毕竟这是一对吃皇粮的cp......而且我还没开车!】

至于动力是什么,你们懂的!!小红花啊评论啊推荐啊都可以!谢谢!


前文:1 2

Chapter  3

 

也许是车内温度刚好,不知不觉中朴泰桓竟然就真的睡了过去。

 

孙杨的单人公寓刻意选在了很偏的位置,此时已是凌晨3点,除了道路两旁静默着投下细长倒影的路灯,住户楼几乎漆黑一片,车子径直驶向了地下停车库,发出的隆隆轰鸣在长夜里撕开一道口子,像是自黑暗中匍匐前行的巨大野兽一点点显现在光影里。

 

停车场里一个人也没有,空旷的场地却显得无比压抑,大小不一的车辆整齐排列在地上的方格子里,像是一块块嵌在惨白灯光下的立体拼图,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之感。

 

被孙杨轻轻摇晃着肩膀叫醒时,朴泰桓还没完全清醒。望着站在车外冲自己笑得灿烂的孙杨,以及对方手里怎么看怎么眼熟的行李箱,迷糊间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大概算得上是个美梦。

 

跟着对方乘上电梯,朴泰桓仍是半醒半梦着,电梯左右两侧都是镜子,他随便一晃神就在那里面看见了自己的脸。朦胧的神色,因为挤压而有些皱巴巴的衣服,视线微微往上一抬,孙杨的侧脸就映入眼帘。他又把自己的那顶帽子给戴上了,嘴里还在断断续续吹着口哨,像是心情极好。

 

这一切都太真实了,他想,大脑在休息了短暂的时间后又再次被迫运转起来,慢悠悠地,但朴泰桓此刻却乐得享受这种如梦似幻的错觉。几个小时前他还在首尔,现在却已站在了这个庞大的陌生的国度里,来赴一场不知是好是坏的约。场景的转换实在太快,像是直接在两个地点间进行着交接,不过是刚刚发生的事,但此时他却想不起来自己是怎样做出的决定登上的飞机了。

 

他突然很希望一向话多的孙杨能说些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情像是化成了无数只麻雀,叽叽喳喳吵得他头疼,有许多画面飞快地在他眼前掠过,然而那些东西转瞬即逝,他根本什么都看不清。就在他自己忍不住想要开口的一刹那,电梯停了下来,他们到了。

 

走道里的灯光迷蒙而昏暗,于是当首先进了屋的孙杨将墙壁上一排开关全都打开时,霎时间充斥整间屋子的刺目光线令朴泰桓产生了自己是吸血鬼的错觉。他拧着眉用双手挡住脸,待在门口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磨磨蹭蹭地换上孙杨为自己准备的拖鞋,无精打采地将疲惫的身躯拽进客厅里。

 

孙杨倒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充沛精力,按着朴泰桓的双肩让人在沙发上坐好,将被遗忘在门口的行李箱提进来,便开始后知后觉地收拾起散落在沙发上的衣服。朴泰桓沉默地坐在一旁,视线慢悠悠地扫视起这间不算大的屋子。家具一应俱全,孙杨的私人物品也乱七八糟扔得到处都是,光是沙发上的衣物就能装满一篓子,耳机、毛绒公仔散落在地毯上,要是走路一个不小心大概就能在屋子里玩起扫雷游戏。

 

察觉到他满屋子游移的视线,正在手忙脚乱叠着衣服的孙杨控制不住地往那边瞄上几眼,恍神间衣服袖子缠在了一起,他干脆从中间随便对折丢到一边,对上朴泰桓正好望过来的视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有你家收拾得干净。”

 

朴泰桓摆摆手,“你怎么知道我家什么样子?”他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非但没觉得清醒一些,反而困意更甚。

 

“你忘了?”孙杨忍不住轻笑,朴泰桓向来不是个在人前过分放松自己的人,说话、行动、甚至连面部表情都像是事先演练过一般在镜头前完美无缺,几乎不能让人抓到破绽。而此刻他却被接二连三的哈欠熏得泪眼朦胧,塌着背眨着眼满脸呆愣,如此不设防的一面大概只有他最亲近的人才能看见罢。“几年前节目里出现过,还记得吗?”

 

孙杨刻意避开了具体的时间点,那段对两人而言都满是荆棘和冰霜的日子,他不想在这个时刻让朴泰桓想起来。而后者此刻大概是真的倦意太深,只是机械性地点点头,孙杨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听进去了自己在说什么。

 

“我一开始还学着你把家里收拾整齐,”孙杨耸耸肩,将还有一大团纠结在一起的衣服扫到边上,舒坦地在长沙发上摊开双臂。“但是太麻烦了,总是维持不了几天就乱,时间一久我就干脆懒得收拾了。”

 

他说得理直气壮,朴泰桓有些好笑又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来便想要收拾一片狼藉的桌子。孙杨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朴泰桓有些疑惑地回过头来。

 

“别弄了,先去睡觉。”

 

“但是那个苹果已经坏了,不丢掉会有虫子。”朴泰桓捏着苹果茎将它扔进垃圾桶。“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究竟遇到什么事了。”他强打着精神抬起头,努力忍受着睡意一点点侵袭着自己的头脑。

 

孙杨对他的固执感到无奈,一手捏着他的后脖颈,另一只手在朴泰桓眼前晃了晃。“你都困成这样了,估计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明白,先去休息,我保证明天你一醒来我就跟你说。”

 

朴泰桓还想反驳什么,孙杨眼疾手快地按向他的双肩将人转过方向,一手捞过行李箱便推着人往卧室里走。“我这里只有一间卧室,两个人睡怕是有点挤,你睡这里,我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这么大的床,”朴泰桓被他一路推着来到床边,看了看身旁足以再躺下两个自己的空位置,有些疑惑地叫住了已经走到门边的人,“你在怕什么,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孙杨脚步一顿,差点被戳破心思让他不由得有些心虚起来,朴泰桓会不会把他吃了这他不知道,但他能肯定的是,要是睡在对方身边,自己估计整夜都将无眠。于是他匆匆忙忙关掉了卧室里的灯,丢下一句细若蚊声的“晚安”后便逃也一般将自己甩在了沙发上。

 

突然黑下来的卧室让朴泰桓有些莫名其妙,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者像是一贯那样的彬彬有礼,毕竟第一天来孙杨家里做客就霸占了对方的床不说,还把主人赶到了沙发上。但暗下来的房间冷不丁被似水般温柔的月光侵袭了,透过不远处的玻璃窗洒在写字台上,像是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朴泰桓看着看着,便觉得眼皮愈发沉重得睁不开了。

 

 

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睡到了自然醒。

 

醒过来的一瞬间朴泰桓仍然有些分不清现实与幻觉,侧过头盯着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来的窗子好一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孙杨家里。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经过了12点,正午的太阳光将中央空调的冷气冲淡了一些,屋内温度刚刚好,盖着一层薄被也不会觉得热。

 

他套上拖鞋慢悠悠地晃进浴室里,直到看见两个并排摆放着的杯子和挂在架子上的两条毛巾,这才完全清醒了过来。孙杨算不上是个对他自己多细心的人,有些时候甚至称得上大大咧咧。但对朴泰桓却总是把一切都尽可能做得细致入微。他不知道对方是从哪里得知自己的生活习惯的,或许是那些经过剪辑的电视节目。但那并不是完整的他,朴泰桓知道,没有人在电视上会是完整的自己。

 

在孙杨的家里、孙杨的床上醒过来,这真是不可思议,他慢条斯理地刷着牙,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走出房门时孙杨倒是无比自然地与他打着招呼,像是他已经在这里住了很久似的。熟络地揽上他的肩将人带到餐厅。“刚刚去跑了一会,我住的这附近没有什么好吃的,先凑合着吃一顿,晚上我带你去市区里转转。”

 

朴泰桓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头发还是湿的,挨着自己的那半边身体也在丝丝散发着热气。“去把头发吹干,”他说着将挂在孙杨脖子上的毛巾扯下来搭在对方头上,轻轻揉了揉,“对着空调吹会感冒的。”

 

孙杨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受宠若惊,对方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看在他眼里便好似放大了无数倍,像是有意而为之。抓起毛巾在头上随便搓揉了一阵,饶是在朴泰桓看起来对他的这般敷衍有些不满,孙杨也顾不上那么多,不由分说地将筷子塞进朴泰桓手里,自己则紧挨着对方坐下。

 

桌上的菜摆得满满当当,都还在冒着丝丝热气,想来是刚刚才在微波炉里加热过。朴泰桓一手支着下巴,面对着满桌子五颜六色的菜肴,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手。一旁的孙杨干脆放弃了遮遮掩掩的偷看,直接面向着他,问出一句蠢话。

 

“哥,你会用筷子吗?”

 

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朴泰桓更是被他这句莫名其妙的问句给逗笑了,“你以为我是用什么吃饭的?”

 

孙杨面露赧色,飞快地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菜,神色紧张地等着看他的反应。朴泰桓也不继续逗他了,慢慢品尝着孙杨家乡菜的味道,过了好一会后认真地向孙杨点点头,“味道不错。”

 

孙杨顿时夸张地松了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开始往嘴里扒饭。朴泰桓好笑地敲敲他后脑勺,“又不是你做的,夸的也不是你。”他用的力道很轻,被敲的人却装模作样怪叫一声,朴泰桓对着他的孩子气无可奈何,看着那张十年如一日的笑脸就忘记了这人也已经年过三十了。

 

吃过饭后,朴泰桓帮着孙杨一起将碗筷收拾好,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孙杨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抱着手里的布偶视线到处乱瞟着,就是不敢看朴泰桓的眼睛。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毕竟孙杨从来都是恨不得眼睛长在对方身上才好。察觉到孙杨有些别扭怪异的表现,朴泰桓索性坐到他身边来,安慰性的拍着对方的肩。

 

这一举动反倒让孙杨更加不安了,昨夜久违的相逢所带来的激动已经平静了些许,甚至有那么些瞬间他忘记了朴泰桓此行前来的真正目的,只觉得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两双拖鞋、两根牙刷,今后的生活似乎从此就会成双成对。但此刻面对着朴泰桓认真且担忧的目光,他不能不为对方的信任而感到愧疚。

 

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孙杨打算破罐子破摔,将一切和盘托出。

 

“哥,你知道我打算进影视圈吧?”他定了定神,正视着对方的眼睛,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诚恳一点。

 

朴泰桓点点头,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有一个剧本,内容挺好的,导演也很有名气,”他斟酌着用词,边说边观察着朴泰桓的反应,眼一闭心一横,“我想请你当我的搭档。”

 

他说完便闭上了嘴,朴泰桓等了好一会儿没听见下文,才意识到孙杨已经说完了。发愣地看着孙杨半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搭档是什么意思。

 

要说不生气那是假的,事实上当朴泰桓意识到自己被对方骗了之后,怒火几乎是从心底腾空而起,如燎原的火焰般点燃全身血液,灼烧得皮肤都疼痛起来。收到信息时的担忧、电话无人接听时的不安,为了孙杨的一句话他便放下了手里的所有事,甚至做好了被新闻舆论哗然的准备,连夜飞过来赶到他身边。

 

他眼里的光冷下来,“你就是因为这个把我叫过来?”

 

孙杨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不好了,朴泰桓从未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过话,事实上他根本没有见过对方这幅瞬时间冷若冰霜的样子,像是由内而外散发着冻人的寒气,如坚硬的冰川般筑起霜雪城墙。朴泰桓从来都是温润的,和煦的,如今却好似月之暗面般冰冷,连声音都低了下来,两人间的距离仿佛一下子拉开了一条银河之远。

 

他一下子慌了,面对着那张第一次见到的严肃面孔,正襟危坐的孙杨心里不禁忐忑起来。“如果我用正常途径问你,你肯定不会答应。”他低声说。

 

朴泰桓仍是冷冷地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勾起一抹轻笑,“孙杨。”他说得极慢,这使得孙杨的心几乎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朴泰桓很少用这种语气叫他的名字,他可以肯定对方气得不轻。

 

“你又怎么能肯定,把我骗过来了我就一定会答应?”

 

“我……”孙杨下意识想要接话,他原本想说我就是知道,你肯定会答应的。但看着眼下朴泰桓的样子他实在说不出这话来。他绞尽脑汁地想着措辞,朴泰桓已经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就要往房间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里?”孙杨赶紧跟着站起身来,一个箭步挡在他前面。

 

“收拾衣服回去。”一把推开拦在自己身前的手,朴泰桓淡淡地说。

 

 

 


评论(58)
热度(175)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