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拥抱太阳的月亮】SunPark (长篇正剧,后期NC-17)Chapter 1

拥抱太阳的月亮

 

--昏暝黑夜中带来火光的太阳星辰,

--我生命里曾遥不可及的月亮。

 

注意:RPS向,半AU。后期有NC-17,大概就是一个他们都退役后一起拍了部电影的故事,甜虐参半。

*默认文里两人对话全部为韩语。

*有固定视角穿插。

 

Chapter  1

【孙杨.】

 

接到剧本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孙杨以为自己听错了。

 

“哥你是认真的?”视线从手里的一沓纸面渐渐上移,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经纪人身上,手指无意识地在那叠崭新的剧本上翻动着,将表皮的卷角都搓得起了皱。

 

“这是我进入影视圈的第一部作品,第一个角色就演gay?”

 

相比起孙杨夸张的面部表情,经纪人倒是显得淡定许多。他斜靠在孙杨单人公寓里的沙发上,端起手边的咖啡不急不慢细细品味着,好半晌才在对方瞪大的双眼里满足地咂嘴,漫不经心地冲他点点头。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现在的很多大牌当年都演过。”他对着孙杨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示意对方不要插话。后者无精打采地托着脸,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在鼻尖上扫动。

 

“我知道你觉得这很荒谬,但娱乐圈的水要比你当年的池水深多了。不管你在体坛多么封神,现在的你只是个新人,而这种有噱头的片子是最能吸引人目光的。”经纪人点燃一根烟,猛吸一口缓缓吐出,“何况这个剧本还是我费了不小力气给你抢来的,你也知道张导从不拍烂片吧?这次要搞好了,在这个圈子你就一炮打红了。”

 

孙杨有些纠结地扯着脑后的头发,连带着面部表情也跟着有些莫名委屈起来。“但是我不想跟其他男人搂搂抱抱……”

 

他的话还没说完,经纪人便实在忍不住嗤笑着要打断他。“别忘了你以前可是游泳的,天天都是光着身子跟一堆男人接触,那时候也没见你说心里不舒服啊?”

 

孙杨被他这么一句噎了一下,赶忙坐直身体挥舞着双手解释道,“那是两码子事,况且身体接触也得分人……”

 

“你歧视同性恋?”经纪人饶有兴致地反问。

 

“不不不!”孙杨一愣,立刻下意识地摆摆手,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说不清的尴尬,“我一向认为爱是不分性别国籍的。”说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赶紧用手背挡住自己的下半张脸,但早已微微往上扬起的嘴角弧度却是一丝不漏地被经纪人看了个完全。

 

关于孙杨从前在泳池子里那些事他多少也听说过一些,更何况去年在东京最后一次站上领奖台的两人更是闹得沸沸扬扬,孙杨低着头在另一人耳边说的那些长达半分钟之久的悄悄话或许将永远成为一个谜,但当时对方脸上止不住的笑和全场爆发的高声欢呼却是让当时也在现场的经纪人至今难忘。完美谢幕之后孙杨选择了进军影视圈,而他的韩国朋友则成为了一名教师。他原以为这两人怕是再不会见面了,孙杨会渐渐将那些过往淡忘。但此刻坐在他面前的这个30岁男人,却仍像是在赛场上笑得一脸稚气的孩子一样,光是想到远在一小时之外的朋友,便情难自控而不自知起来。

 

“孙杨。”他拍拍那个大孩子的肩,示意对方将思绪收回来。“我能理解你的顾虑和想法,但听哥的话,我在这行混了几十年了,你这样单纯的心思原本就不适合待在一滩浑水里。每行有每行的规矩,你在泳坛那些光环固然可以叠加,却不能过分跨行,明白我的意思吗?从前的金牌和成就也许能为你的新事业带来更多机会和博得眼球,毕竟投资方不是傻子,你现在还算得上如日中天,当然有人愿意把钱花在你身上。但哥跟你说一句实在话,刚进来的,别那么挑,也得会挑。你是个聪明人,用不着我把话说那么直。这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和真心喜欢你的粉丝们,没有人会对你无条件包容。要是想要有得选择,就不该进这个圈子。”

 

一席话说完,经纪人和孙杨都陷入了沉默里。他当然知道对方说的句句在理,不管在什么领域,从来都是强者才有话语权。可另一方面他又实在不想跟其他男人牵手甚至拥吻,光是想想那个画面都满身鸡皮疙瘩。

 

只有一个人例外,他有些黯然地想,可惜自己也许很难再与他见面了。

 

窗外暮色已至,摇曳的树枝投影在屋内墙壁上,似乎在张牙舞爪地嘲笑着他。客厅天花板的灯管坏了两根,他还没来得及去换,橘色和白色的灯光交织出昏暝寂静的氛围,圆桌上的咖啡也不再丝丝冒着热气。

 

他突然转念一想,或许这又是一个上天赐给他的机会,一个绝佳无比的机会。他一直觉得自己跟对方的人生轨迹有着诡异的相似性,既然这一次所有人都觉得两人应该彻底分开了,那他就推上一把,让两条已渐行渐远的线完全重合到一起。

 

“哥,”他蓦地抬起头来,面色已不复刚才那般沮丧。“另一个角色确定人选了吗?”

 

经纪人也抬起头看着他,“还没有,怎么,你有推荐人选?”

 

孙杨登时一阵猛点头,张口要说出名字时却又突然有些害羞起来。“他是外国人……”

 

他说着便再一次忍不住笑起来,这次没有再掩住嘴角,而是笑得眉眼都弯起来,带着年少时分的稚气。经纪人一看他这幅傻气而扭捏的样子就立刻明白了,一下子从心底涌上一股无力之感。

 

“不是吧孙杨,还嫌你们俩在体育界掀起的风浪不够啊?”

 

“哥你误会了,”孙杨这回倒是不羞赧了,回答得义正言辞。“他的外形条件比我还好,气质也符合角色要求,甚至可以说是量身定做……”

 

“最主要的是你完全不排斥他对吧?”经纪人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一脸的严肃,忍不住将对方的真正目的挑明开来。

 

果不其然,孙杨承认得大方干脆,满是期待的目光直勾勾地盯在对方身上。

 

“你啊,真是……”就连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经纪人也不得不为孙杨这种执着的热情感到一丝震惊。他意有所指地拍拍对方的肩膀,“我不喜欢对手下艺人的私生活进行干预,要真选择了这条路那哥也是支持你,但你可一早就要想好,这是一条能在沙漠里开出荆棘森林的险路,而你还回不了头。”

 

“我知道。”

 

他久久地凝视着孙杨的双眼,那里面的坚定没有丝毫动摇。经纪人心下叹息,往后靠在沙发背上。“不瞒你说,我们其实也不是没考虑他。”听见这话的孙杨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但经纪人随后便冲他摆摆手,“先别高兴太早,就算我们都想邀请他前来,但我记得他说过自己不会进娱乐圈。你要是能叫得动,那你小子的春天就要到了。”



【朴泰桓.】

 

手机在裤子口袋里震动时,朴泰桓正好在家门口掏着钥匙。

 

将钥匙圈挂在左手小指头上,拿出手机随便瞟了一眼,便毫不意外地将它再次放了回去。是孙杨的信息,像往常一样,他总是在下班时和睡觉前能收到来自另一个国度的问候。想必今天也不例外,无非是些毫无营养的图片或者话语,但朴泰桓却总是看得很开心。

 

说来奇怪,自从两人双双退役后,他原以为两人很难再有什么交集,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之间的交流反而多了起来,孙杨为了他甚至还真的去认真学了韩语。他还清楚地记得与东京分别时,孙杨非要给他的手机下载一个叫We Chat的软件,接着在孙杨身后的中国队便突然一窝蜂地冲了上来,几分钟过后联系人列表里便已出现了十几个名字,一脸愤懑的孙杨倒是被挤到了后边。

 

自那之后,他便时不时能收到这些来自中国的问候,孙杨无疑是最勤快的那一个。而他到现在都忘不了两人的对话从蹩脚的英语转变为韩语的那一天,自己当时惊讶得甚至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而从另一个国度传来的熟悉语言让他在大街上便停住了脚步。

 

不过短短半年,他竟然已经可以用自己的母语磕磕巴巴地与自己对话了。虽然仍是有些奇怪的发音,却比早些年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电话那头的孙杨还在不停地叫他的名字,朴泰桓愣愣地回神。

 

“哥!”从孙杨身体里满溢出来的快乐似乎一丝不落地传递了过来,带着细细小小的电流,刺激得他耳畔发痒。

 

“我会说你的语言了,我想这比鲜花和巧克力都要来得有意义。”电话那头的人说着说着便笑了,仿佛不愿意给朴泰桓接话的机会。“情人节快乐。”

 

他身体一抖,下意识地抬起眼望向对面的街道,到处都是粉红和白色的气球,有胆子大的姑娘在他身边不远处,垫着脚吻上了手捧玫瑰的男孩。

 

耳边的笑意还在继续,他却霎时红透了耳尖。那一天他连最基本的礼貌都忘记了,谢谢也没说便匆匆挂断电话,几乎落荒而逃。

 

自那之后,孙杨的信息便来得愈加频繁了,两人谁都没有提起2.14的那一场荒唐,却又无形之中多了几分难言的默契。他们的距离相隔如此之远,但每每收到来自对方的信息时,便又好像天涯不过咫尺。

 

有时候是向自己询问出席活动的穿衣搭配,或者炫耀他又跟自己买了一样的东西。孙杨的韩语一天比一天好,两人的字里行间已经几乎丝毫找不到英语存在的痕迹。而孙杨不知道的是,他第一次用朴泰桓的母语发来问候时,甚至被后者截图保存了下来,小心翼翼珍藏在手机里。

 

他关上门,将手里的东西一一在桌上原样摆好,边在腰后系着围裙带子边往厨房走去。这是朴泰桓自己的单人公寓,只要时间允许,他总是选择自己做饭。

 

准备洗手的时候他才想起刚刚孙杨又给自己发了什么东西,手机屏幕还没点亮,嘴角的笑意却首先蔓延开来。朴泰桓背靠着流理台打开We Chat,而目光在刚一扫到对方的来言时便皱起了眉。

 

「我遇到麻烦了,需要你帮忙。」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朴泰桓看得一头雾水,再次仔细看了几遍,语法挑不出什么错误。这也许是孙杨又一次无聊的小恶作剧,他想。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担心起来。拉开餐桌边的椅子坐下,朴泰桓双手撑在桌面上开始给对方回信。

 

「你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你又在跟我玩恶作剧吗?」

 

「孙杨?」

 

「你在哪里?快点给我回信!」

 

「不要开玩笑了,发生什么事了?」

 

连着几条回信发送出去,朴泰桓的视线在对话框的绿色背景和手机顶端的时间数字上不停来回扫动。最右端的数字从3变成了4,要是在往常,只要一收到自己的回信孙杨几乎过不了几秒就能噼里啪啦给自己回一大串。而时间一点点过去,属于对方的白色对话框却始终没有出现。

 

他猛地站起身来,袖子拂过桌面不小心将桌子边缘的玻璃杯碰到了地上,水和细碎的玻璃渣溅到他的裤脚上,他暗骂一声,蹲下去想要清理一地狼藉,却又忍不住在下一秒站起身来,沉着脸拨通了孙杨的电话,听着单调无味的电子音,焦躁不安地在厨房里来回踱着步。

 

无人接听。

 

放下手机时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或许连朴泰桓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刻自己的表情有多么糟糕。被水浸湿的裤脚贴在身上,黏哒哒的让他很是不舒服。望望地上一滩玻璃渣子,再瞟到We Chat界面上始终没有出现的白色对话框,他心底突然就升腾起浓重的烦躁感,夹杂着强烈的不安。他死死盯着渐渐暗淡下去的屏幕,指尖揉弄着纠成一团的眉心,猛地将左手里的抹布往地上狠狠一扔,抓起手机大步冲向房间里。

 

臭小子,他边将叠地整齐的衣物塞进行李箱边想,我们本不该再继续介入各自的生活里的。

 

然而事实上他发现自己错误地高估了自己内心的平静,或者说低估了孙杨对他的影响力。这种焦躁和慌张他很久都没有感受过了,而仅仅是对方一句不知是不是玩笑的话,就如同流星坠海,炙热的火花和深沉的重量砸在海面上,惊起巨大的水花。

 

本不该是这样的,他本不该在尘埃落定之后,再被对方扰乱思绪。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掩藏自己,收起所有尖利和刀锋,用滴水不漏的笑容当成护盾和武器。然而早在多年以前,孙杨便已经在他的心里激起波澜,正如风平浪静的水面之下,是怎样的激流暗涌。他仍是一如既往的微笑应对,孙杨的每一个眼神,拥抱,握手,他自认都是回应得完美无缺。

 

但只有朴泰桓自己才知道,转过身的那一刹那,心脏跳动的频率,快得连胸腔都在隐隐作痛。

 

跟学校请好了假,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家人,他直接订好了最近一班飞往中国的机票,戴上帽子口罩便径直出了门。

 

上飞机前,他重新打开仍是毫无音信的对话框,深吸一口气走向登机口。

 

「我来了。」

 

 

 

 

 

 


评论(43)
热度(281)
  1. 二二二狄惊蛰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好棒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