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CH9 abo!mpreg!

Chapter 9

 

虽然Omega的生理结构注定了他们的孩子远比Beta的要来得结实,但Kurt自己还处在一个身体发育不完全的青涩阶段,在接连着没能得到充足休息的情况下又冒冒失失地打了一场。即使当他醒过来时已经感觉不到多少疼痛了,Hank也坚决不允许他这么快就从床上起来。

 

不过在他开口阻止前,Raven的态度甚至比男友来得更加强硬。她绷着一张脸将Kurt刚刚撑起一点的肩膀按下去,把两旁的被角仔细掖好。她一言不发地看着Kurt,像是在思索着想要责备几句,却在对上那双澄金的眸子时软下了脾气。慢慢在床边坐下,Raven伸手拂开对方额前散落的发丝,嘴角却仍是扯出一丝笑意。Kurt能从她的眼中读出很多东西,无奈或是自豪,看起来无比矛盾的两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分不清谁占了上风。

 

Raven低下头去轻轻在Kurt眉心落下一吻,就像是所有疼爱孩子的母亲会做的那样。

 

在Raven将他冰凉的手放进被子里时,Kurt有那么一瞬间感到了喉咙发酸。这是在他过往短暂的生命中不曾体会过的,来自一位女性----“母亲”般的关爱。他不知道这位总是对人严厉的女性为什么对自己格外的好,连带着Hank和教授似乎也对自己尤其关照。但他能确定的是,自己内心是满足的,甚至对这些爱想要奢求更多一些。

 

尽管他一再坚定地表示自己足以应付好这一个晚上,甚至“委婉”地表达出想要一个人安静待着的意愿,但Warren显然忽视了这些,而是顶着Raven尖利的目光怎么也要留下来,固执得可怕。Raven是万分的不情愿,而Hank拉着她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狠戾的视线慢悠悠地扫过男友和一旁低着头的Warren,她最终没再说什么,叹了口气走出房门。

 

等家长们一走,顿时寂静下来的房间反而让一直期待着独处的Warren更加不自在了,他腰背不由自主挺得笔直,像一根木棍似的站在距离Kurt几步之遥的地方,时不时抬起眼皮装作不经意般往那边偷偷瞄上一眼。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格外沉重,像是破了的鼓风机。但是他顾不上这些了,刚才短暂的半小时里他简直像是在地狱里游走了一圈,面对着Raven和Hank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搞大了别人家儿子肚子却不负责任的混球一样----事实上也的确是,差别只在于他已经打起了精神想担起责任,但对方却对此不屑一顾。

 

Kurt倒是没有理会他这些千回百转的心思,整个人陷在柔软的床铺里,看起来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

 

他犹豫了一下,想要走上前去,才刚往前迈了一步Kurt的视线就直直往他身上招呼过来。也不说话,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盯着他。Kurt的眼神向来不具有多大的杀伤力,抛开异于常人的瞳色不说,至少比起那能轻易将人喉咙撕开的尖牙和利爪来说不算什么。但就是那么不动声色的一个眼神,却瞬间吸干了Warren的力气,就连脚尖都不由自主的往后缩回去。Kurt的胸口起伏得缓慢,细小的呼吸几乎完全被淹没在Warren自己的心跳声里。他咽了口唾沫,错开与Kurt交叠的视线。

 

Damn it!他在心里暗暗骂道,自己怎么如此窝囊。从前就算是鲜血和伤痛都无法让他皱眉,而如今只是Kurt一个波澜不惊的眼神,就仿佛比Scott的镭射还要有威力,让他连呼吸都滞阻了。

 

两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Kurt慢悠悠地挑起一边嘴角,却仍没有开口。而Warren也没有再往前。

 

打破尴尬的是Pietro,他的到来使房间里凭空刮起了一阵风,除了飘落下来的几根羽毛Warren根本来不及扫见他的影子,来人便已经蹲在了Kurt床头。Warren揉着眉心自动退让到墙角,他当然知道两人的关系原本就很好,加上同为Omega更是为两人间的情谊增加了一份惺惺相惜,而自己也跟对方的Alpha有着一段不错的交情。

 

但事实是两人交谈甚欢的模样让他仍然止不住的嫉妒。Kurt几乎是一看见Pietro就笑起来,那种真正开怀而不设防的笑,他从未见过。Kurt甚至还主动握住了对方的手。两人显然都顾虑着Warren出色的听力,说话时几乎都是嘴贴着耳,偶尔往Warren的方向瞟上一眼。

 

他心里颇不是滋味,但还得扯出个笑脸。

 

Pietro离开的时候没有选择以往的方式,而是慢条斯理地走向大门,经过Warren的时候神情突然一变,收起了那副嬉笑着的表情,眼神里带着一丝狠戾直直瞪着他,手上动作迅速地在羽翼尖端狠狠拔下两根羽毛,手指夹着它们举到Warren面前晃了晃。

 

这很明显是在挑衅,或者说明晃晃的威胁,更何况Pietro此时的表情实在算不上好。他勾起一边嘴角凑到Warren面前,用Kurt也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几句什么。

 

尽管Warren惊异于对方刻意压低下来的嗓音还是挺有威慑力的,但他今天实在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恐吓”了好几次,面对着内容基本不变的威胁,他反而忍不住笑出声来。

 

下一秒他便感觉到身边再次刮起一阵风,伴随着鼻梁的一阵疼痛,毫无疑问这小子又用超能力作弊了,而等Warren反应过来时Pietro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有些好气又好笑地对这种幼稚的行为摇摇头,一抬眼便正好对上了那张盯着自己的脸。

 

Kurt在笑,这个事实让Warren心里松了一口气,尽管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头脑有些迷糊,分不太清对方嘴角的笑意到底来源于什么,是为好友那一拳叫好,还是因为自己这幅蠢样子被逗笑,又或者是嘲讽等等其他的什么东西,但这些都不重要。至少看在Warren眼里的,是Kurt不再皱眉或绷起一张脸。为喜欢的人当一次傻瓜,这也许是恋爱中莫大的荣幸。

 

像是看够了他那副鼻青脸肿的模样,Kurt冲他招了招手,Warren的视线随着那几根畸形的手指移动,脚步也渐渐迈开,一点点朝着对方靠近。也许这个人的变种能力不仅仅是这些,他也许手指也带上了魔法,Warren想,不然自己的身体和思维怎么会如此的不受控制想要往他的方向靠近,也许他的眼睛,他的微笑,全都是魔法的产物,这大概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坐在床头时Warren明显感到更尴尬了,一种窗户纸捅破后的无所适从。他们之间有过比这近得多得多的接触,但此刻一切都不一样了,角色和关系的变化让两人仿佛一夜之间从孩子变成了大人,尽管他很早以前就不再认为自己是个孩子了,但那时和现在有着本质的区别。从前他的身份很单纯,生活里充斥着的全是烟草和酒精、伤口和摇滚音乐这样糜烂却刺激的东西,他可以在独处的时候任性得像个孩子,也可以在搏斗的时候狠戾得像个大人,但那些都是他能掌控的----尽管那样的生活也糟糕透顶,但谁不是这样?一堆包裹着华丽外衣的狗屎,和被狗屎包裹着的华丽的心,走的轨迹不同,到达的终点却是一样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一切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仍可以时不时选择做回任性的孩子,但成为大人的那一部分却是没得选择了。义务、责任,或者换个其他意思相近的词,尽管Warren自己对成为“父亲”一事甘之如饴,但能,从来就不是能划上等号的。周围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他需要戒掉的东西,需要改变的习惯,和未来随时接踵而至的危险。与此相比,散落于其中的喜悦反而好似变得微不足道了,但他知道这一切都值得。

 

从孩子变成大人,从来都不是跟某个人做一次爱就能转变的。身体上的愉悦和磨损永远代表不了什么,而Warren知道,自己的心里已经做好了迎接这一切的准备。

 

他望着Kurt,对方也冲他眨眨眼。

 

“我想洗个澡。”Kurt环顾了一下四周,捏着被角就想要翻身下床。上半身还没来得及抬起来就被迅速回过神来的Warren按住了胸口,力气轻柔却也不容置疑,他只得被再次定在了床上。

 

“不行!”Warren没控制好音量,拔高了音调的声音让两人同时愣住了。眼看着Kurt的眉心渐渐颦起,他慌慌张张地松开禁锢在对方胸前的那只手,又害怕对方不听劝阻,一急之下干脆双手撑在了Kurt两耳边上。“你得躺着,”Kurt不满的视线让他失去底气,只得搬出Hank来当救兵,“Hank……Hank说你今天需要在床上躺着休息。”

 

“我不是在请求你。”Kurt尖锐地盯着他。

 

又是这样,Kurt在面对自己时似乎总会带上一些时不时的锋芒,Warren只觉得自己后背都渐渐沁出了汗,但现在是必须强硬的时候,他不能在对方的三言两语中败下阵来。

 

“这就是你的打算?”Kurt也不急,一只手垫在脑后,嘴角慢慢勾起笑意,“让我在床上洗澡?那或许你还得把厕所也搬到这里来。”

 

Warren张了张嘴,支支吾吾了一会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太不习惯这样的Kurt,露着锋芒还能几句话堵得他哑口无言。

“下午训练课我出了一身汗,不洗干净了我睡不着。”那副傻样子似乎还是起到了一点正面作用,至少Kurt虽然看起来不耐烦,但还是被逗笑了。而Warren像是守着国王的旨意般坚决摇头,“你得躺着,”他像只只会学舌的鹦鹉,坚定地重复着这一句。

 

“那你想怎么样?”这个时候Kurt也不能跟他硬碰硬,干脆跟对方四目相视,好整以暇地问道。

 

Warren犹豫了几秒,“我可以帮你擦身体。”他自己也知道在这个时候提出这种建议未免太像趁人之危----毕竟连他自己也得承认心里确实有几分这样的想法。但在Kurt立刻下意识地拒绝时还是未免有些受伤,他能猜到自己的表情一定不怎么好看,但Warren调整得很快,他举起双手,用着自己此刻能找到的最认真的语气向Kurt保证,“我绝对不乱来,你可以随时勒我的脖子。”

 

也许他们之间存在的信任危机倒还没有Warren想象的那样大,等他拿着过了温水的白毛巾走回来时,Kurt已经自己脱掉了上衣,侧躺着将一张片光裸的背部展示给他。

 

柔软的织物与皮肤相接触时,Kurt仍是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也许是毛巾的温度让他感到舒适,身体随着呼吸平缓起伏着。半干的毛巾在Kurt背上擦拭着,留下一道道带着水汽的痕迹,要不了多久就蒸发在空气里。多亏了他瞬移的能力和不错的剑术,过往的战斗几乎没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疤痕,淤痕倒是难免,但它们隐藏在深蓝的皮肤里,Warren需要很仔细才能看见它们。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格外小心,生怕这些不知何时嵌在Kurt身体上的伤痕再次让他疼痛。

 

Kurt很瘦,他一直都知道,但也许是此前的亲密接触都无暇顾及这些细节,此刻那节节突起的脊椎因为弓着背的缘故更加明显,看在Warren眼里也更加令他心尖发疼。幸好Kurt不是白色的,他想,这竟成了此刻最大的安慰,这是多么讽刺。但这间房子是白色的,床单是白色的,头顶的灯光也是白色的,就连Hank每次在这间屋子里工作时,穿的衣服也是白色的。这让他联想到冷冰冰的医院,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所有的医院都是白色的,还有那些穿着白色袍子的人们,是为了当病床上的人溅出鲜血在他们白色的袍子上时,映衬出更加诡异的红色吗?

 

这大概是他最不喜欢的颜色了,但他是白色的,他的翅膀也是白色的,而人们看着他总是会说“看,他是一个天使!”

 

而天使也是白色的。但白色从来不是代表着圣洁,它只代表一样东西----死亡。也许就是因为这样,蓝色的Kurt便成为了他在满目皆白的世界里唯一的救赎和信仰。

 

毛巾擦过Kurt的肩头和胸口,Kurt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直到Warren的手在他的腰间停住,半晌没有动作,Kurt这才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他身上。

 

“我可以摸一下吗?”Warren低声开口,视线停留在对方的小腹间。

 

Kurt显然没有想过Warren会提出这种要求,身体小幅度地一抖,神色复杂地盯着他。

 

见Kurt不说话,Warren自动将对方的态度默认为拒绝,悻悻然收回握着毛巾的手,便要起身往厕所的方向走。“毛巾冷了。”

 

Kurt看着他连背影都透着落寞的样子,心里不禁为自己的心软暗暗骂了句该死,“摸吧,”他轻轻叹了口气。

 

Warren一瞬间有些不可置信地僵直了背,慢慢回过头来吃惊地看着他。Kurt被热切的视线给看得别过头去,“它还太小了,你现在什么也摸不到。”他说着耸耸肩。突如其来的好机会反而让Warren有些不知所措了,转过身体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年久失修的机器一样僵硬。他竭力想让自己的手平稳一些,但那颤抖的频率显然不是他能控制的,连带着左边胸腔底下的那颗东西也开始鼓噪起来,一下下凶猛地撞击着,猛烈得像是要震碎他的骨头,仿佛下一秒沸腾的血液就要奔涌而出。

 

他也许是太激动了,又或者是胆怯----但在这一刻胆怯显然不是个准父亲应该有的行为。Kurt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举到半空中的手,等了好半天也不见落下来,这让他有些不耐烦起来,干脆一把抓住那只惊恐万分的手,直直按在自己肚子上。

 

Warren被真真切切地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手掌就密实地触摸到了对方的身体。“小心一点!”他大声惊呼,“它才刚稳定下来。”

 

“Omega的孩子没那么脆弱。”Kurt回应了个白眼。嘴上这么说着,他却也慢慢挪动着身体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点。他一直认为Warren在面对这些事情总是表现得非常大惊小怪,但即使他再怎么不愿意,也得承认多数时候Warren是对的。

 

就像此刻,那只掌心粗糙的手正轻柔地贴合在自己小腹上,属于Warren的体温和自己融合在一起,Kurt的身上几乎瞬间就冒出了汗,背部与床面的接触更是让他连呼吸都更加灼热起来。但Kurt莫名地不想动,也不想将对方的手拂开,即使那只手掌一点也不柔软,反而在移动的时候带来更多难以忍受的热度。可那是一种他无法言喻的舒服,一种只有最亲密的人之间才能拥有的情感,如流水波动,很慢很慢,却足以冲刷掉其他一切的不愉快。

 

“我不是指这个,”Warren突然开口说,抬起眼皮与Kurt短暂地视线交接。“我不想看见你再这么疼了,也许这么说挺夸张的,但我从没这么希望这些疼痛能转移到我身上过。”

 

Kurt一愣,随即有些不自在地偏过视线,“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Warren只是低声笑着,指尖感受着对方腹部的高温,这一块似乎格外灼热,烫得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Kurt是发烧了。指腹的触感温温软软,沁着一层薄汗还有些滑溜。的确是什么都摸不出来,跟他上次看见的这具躯体几乎没什么区别,对方的腰腹间仍是覆盖着薄薄的肌肉,浅浅的沟壑却划拉出连他都惊叹不已的力量。而不过是这层皮肉底下,就有一团名叫‘未来’的血肉在成长,它有多大?或许还不如自己的一根手指。但Warren突然感到了敬畏,他从不是什么信教之人,此刻却在面对着一团连手脚还没有分化的血肉时变得无比虔诚。

 

“给我个机会。”他喃喃出声,望向Kurt的表情真诚得让对方无论如何也无法移开视线。

 

Kurt久久没有说话,过了半晌,终是垂下头来叹了口气,再次抬起时嘴角已经带上了笑意,“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谢谢等待这篇文的所有人。

宣传一下我们的合志 戳我

评论(26)
热度(201)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