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CH8 abo,mpreg

【这一章可能比较无趣,既不fluff也不虐,但是算是剧情有比较大发展的一章,因为Warren终于知道自己喜当爹了。希望大家能静下心来看.........之后差不多就开始各种甜各种fluff了。】

Chapter 8

 

Warren这辈子从没像今天这样焦急过。

 

就算是从前混迹于随时可能会被子弹终结生命的地下格斗场,亦或是战败后等待翅膀和身体恢复的那段艰难而漫长的时期。在他如此年轻的生命里,他以为自己已经历经过足够多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大起大落,再多的悲喜也能轻易被内心所接受。

 

但他终究是高估了自己,或者说是低估了Kurt在他心里占有的份量。

 

当然,这种说法本身就十分奇怪,甚至连Warren自己都无法不对这种可能性的产生感到怀疑。他们之间除了两场战斗,一夜Alpha与Omega的信息素交缠,几次自己的单方面示好外再无其他,他们到底对彼此来说还只是两个根本不知根知底的“熟人”----或许连这个定义也有些勉强。而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引起自己情感如此剧烈的波动,说不吃惊那是连Warren自己都不相信的。

 

Kurt倒下去的那一刻,一直以来在他心里被无数次怀疑过的事情几乎是不攻自破。他本想着Kurt终有一天会向他摊牌,他几乎都要说服自己慢慢等下去。但似乎这一次连上帝都站在他这一边,迫不及待地挑了个完全不合时宜的日子,向他无声地揭开了这个秘密。

 

于是他眼睁睁地看着Kurt突然就倒在了众人面前,而他能做的,就是在连Pietro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冲过去用羽翼护在那人身下。Kurt抓着他的手臂断断续续说着什么,声音太过嘶哑他听不清,但那张脸上的表情足以令他心惊。

 

很快Kurt连声音也不再发出了,低垂着头有气无力地靠在Warren胸口,时缓时急地艰难呼吸着。Warren猜他一定很疼,即使意识已经陷入混沌但Kurt揪着腹部衣服的手仍是用力得骨节突起。他几次想去将那只手掰开,却发现自己的手也哆嗦得不成样子,伸在半空就是不敢碰下去。他的信息素好像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他只能将陷入昏迷的Kurt搂得更紧一点,翅膀颤抖着铸成壁垒。

 

直到有人强硬地将他推开,匆忙赶来的Hank从他怀里将人抱走。也许只过去了几分钟而已,但对Warren而言却漫长得仿佛时间都静止一般,周遭的一切都沉寂下来,他看见人们将Kurt送进了医疗室,而他自己像是醉酒一般踉踉跄跄地跟在后边。他看见Pietro揪着头发蹲在角落里,教授正在安抚着一脸怒气的Raven,两人时不时往自己的方向瞟上一眼。

 

他抱着双臂安静地缩在灯光照不到的墙角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再次抬起头时,周围空空荡荡,只有医疗室门口站着两个人。他慢慢舒展着筋骨,才刚往前迈上一步就被突然叫住了。

 

“Warren!我们需要谈谈。”

 

Hank看起来比他还要疲惫,两指捏着揪成一团的眉心向他走过来,Raven阴沉着脸跟在男友身后一言不发。

 

“我答应过Kurt替他保密,但是眼下的情况让我觉得,你需要知道这个。”说话间他走到了Warren面前,有些犹豫地用余光瞟了一眼斜靠在墙壁上的人。保持着常人形态的Raven冷笑一声,好一会儿才不耐烦地点点头。

 

“以你的年纪来说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件值得庆祝的事。”他斟酌着用词,“但是Warren,你要当父亲了。”

 

自己心里确定是一回事,从别人嘴里听见又是另一回事。Warren早已知晓Hank要对自己说什么,他以为自己能平静地点头,而事实是他完全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这种激动也许已经表露在他的脸上了,但是对面的两人明显将他的反应误解了,Hank侧过脸与Raven对视一眼,从皱起的眉头来看,他们显然对Warren所表现出的“震惊”不满。

 

但此刻Warren顾不得那么多,他有些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猛地捂住了脸,低下头去将嘴角压抑不住的笑容都藏在了手心里----这是个多么愚蠢的行为,可他觉得自己有权利独自享受几秒这种巨大的喜悦。

 

他发誓那一夜自己不是故意要射在里面的,他只是在那一刻忘记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对他而言也是此前从未想过的。当他开始对Kurt的那些症状有所怀疑时,几乎毫不怀疑那就是自己的孩子。Warren承认最先涌上心头的并不是激动,甚至有一段时间他的思维是混乱的,毕竟他自己也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青少年,而一个孩子----天啊,那可是一个孩子,不是什么随口的玩笑。但是等最初的惊慌过后,弥漫开来的是一点点加深的喜悦。Warren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孩子如此期待,毕竟他跟孩子的“母亲”根本不是恋人。可他就是无比地期待,这种期待一天天在增多,每当看见Kurt都会更多一点,令他有种抓心挠肺的错觉。Warren甚至想不清自己是怎么就喜欢上他了,但他向来不喜欢在这些问题上多费心思。

 

既然爱上了,那就继续爱吧。而既然他们连孩子都有了,那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吧。

 

毕竟最美好的事情,往往都发生在不经意间,不是吗?

 

然而他沉浸在喜悦里的时间有些长,而一旁的Raven可不知道他内心想法这么多,在她看来Warren只是被这个消息吓得想要逃离。她耐着性子等待了许久,见他仍是捂着脸不说话,垂下双眼紧握起拳便要走过去。但还没等她来得及挥出拳头,Warren倒是自己冲着两人迎上来。

 

“我…原来我猜的是对的,我真的要当爸爸了!”他连语气里都洋溢着喜悦,翅膀猛地自身后展开,不受控制一般轻轻扇动着。Warren笑得连眼角都眯起,Hank从未见他笑得这么开心过。他一把抓住Hank的手,力气之大让两人的手都微微颤抖。

 

“我需要做些什么?要开始布置婴儿房了吗?我可以在学校附近买一座庄园……哦我想想,也许让孩子在这里长大也不错。你说它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像我还是像Kurt多一些?也许它会继承我们两的能力,那可真是……”

 

Warren的声音比平时要高亢了不少,脸上也带上了些微的红。Hank被他突如其来孩子气般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连喊了几声他的名字,对方却置若罔闻。

 

“我……我没有想到,不我的意思是我想到了,我……我居然要当爸爸了。”Warren将他的手捏得生疼,Hank怀疑自己都能听见骨骼在哀求的声音。他有些无奈地冲Raven摇摇头,后者原本握拳的手慢慢松开,但下一秒又像不甘似地再度紧紧捏起。

 

她猛地一拳挥向Warren,后者被这猝不及防的一下给打懵了,笑意还没来得及从脸上褪去,Warren有些怔怔地看着她,又被反手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嘴角,声音响亮得让Hank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你听着,臭小子。”Raven一把揪住Warren的领子将他扯到自己眼皮子跟前,一字一顿慢悠悠地让他听个清楚。“Kurt是我当儿子来疼的,算是便宜你了。你要是敢欺负他,我就亲手扯掉你的翅膀,再把你的皮剥下来。”

 

说完她用力在Warren胸口一推,看也不看他转身就走。Warren还没从如此可怕的威胁里反应过来,Hank也板起脸来严肃地发出警告。“你听见Raven的话了,既然她将Kurt视如己出,那我也是一样的。你要是敢对他不好,第二个排队揍你的人就会是我。”

 

接二连三的威胁让Warren不由自主吞了吞口水,但此刻这些似乎都构不成让他退却或害怕的理由。等Hank的身影刚一消失在拐角处,他便走向Kurt躺着的房间,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出乎意料的是,Kurt已经醒了,正半靠在Raven给他在背后塞着的几个软枕上,安安静静地看向床尾对着的墙壁角,听见门口动静,便缓缓将视线移了过来。

 

Warren的呼吸一下子滞住了,双脚和翅膀像是被灌上了铅,沉重得他无法迈步向前。他在心里祈求着对方不要装作对自己视而不见,嘴巴张了张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Kurt只是眯起眼仔细地端详着他几秒,对他那副鼻青脸肿的模样皱起眉头 。

 

“你跟谁打架了?”

 

他问得太过自然,连语调都控制得刚刚好,仿佛不久前那些事情都只是自己的一场幻觉。但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一个波澜不惊的眼神,就能在Warren心里掀起狂风巨浪,搅得思绪无法安宁。他僵硬地站在离床边不远的地方,双手如机械一般冷硬地紧贴着大腿处的布料,如鲠在喉,想深呼吸却觉得从肺部到喉咙无一不在慢悠悠地疼。

 

这不是他与Kurt有过的最远的距离,当然也不是最近的,但无论咫尺或天涯,他的情绪似乎总能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带起。像是一艘名为Warren的船行驶在一片名为Kurt的海洋里。一场狂风骤雨能将自己卷入水里千帆尽毁,但下一次的风和万里又总让自己重新扬帆起航。他的船一次比一次破旧,一些部分甚至已经与海洋融为一体。但Warren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心甘情愿,他已经在这片海域里迷失了航向,终有一天会彻底沉入海洋。

 

他机械地迈开脚步往床边靠近,在床头定定地看了Kurt好一会儿,突然就扑上去,急切而小心地轻轻拥抱了Kurt,手臂温柔地环过那单薄的胸口,翅膀也随之覆盖下来。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他将头埋在Kurt的脖颈处不停磨蹭着,呼出的气息刺激得Kurt微微缩了缩脖子。

 

身体接触时Kurt有一瞬间的僵硬,但那股属于Warren的Alpha气息又回来了,铺天盖地充斥着整个房间,他没有力气也不想去抵抗。而对方这句话所包含的信息太大,他先是一愣,却迅速地平静了下来,像是一场持续的爆炸终于尘埃落定,这样也好,他不用再费尽心思继续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你知道了。”他轻声回答。

 

Warren点点头,柔软的金色卷发在他裸露的皮肤上扫动着。“它差点就受伤了,你也是。”言语间Warren抬起了头,小心翼翼地坐在Kurt床边。


Kurt没有回答,只是慢慢摇着头,Warren将这个动作自动理解为是对方仍在生气的信号,于是他轻轻握住了Kurt搭在被子上的手,举到嘴边印下轻轻一吻。“我会负责的。”

 

Kurt仍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他。以为对方是默认了的Warren顿时心里有了底气,笑意在嘴角蔓延开来。“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打架了,你可以搬到我的房间来,这样……”

 

“我不需要你负责。”Kurt冷冷地打断了他。

 

嘴角的笑意一下子僵在了脸上,Warren像是在冬夜里被当头浇了一桶冷水,冰渣子迅速从皮肤表面一路冻进了血液,寒意使得他忍不住想要打起哆嗦。

 

“什么?”他干巴巴的问。

 

“那一晚的事情你我都清楚,只是信息素的互相吸引而已。”Kurt平静地看着他,从Warren掌心里抽出自己的手,在小腹上指了指。“这只不过是个意外。”

 

过于平淡的语气让Warren的心里更是冷了个透彻,只是个意外,Kurt怎么能这么说。“这个意外可是个孩子!”他震惊地捏了捏眉心,看上去有些受伤,“而且你选择了留下它,就说明你已经接受了这一切。”

 

“别以为你多了解我,”Kurt烦躁地冲他吼着,“我留下它是因为我没有其他选择,但我还没有到需要用一个孩子来自欺欺人的地步,我没想过要用它来威胁和束缚你,你不需要为一个意外负责!”

 

Warren听得表情越来越凝重,他知道Kurt很显然是将他的话误解了,但眼下明显不是个表白心意的好时机,他不想再让Kurt受到刺激。于是他只能试着结束这段谈话,同时让对方的情绪重新稳定下来。

 

“我知道你现在或许情绪很激动,也许还想冲我脸上来一拳什么的。”他试着换上了轻松一些的语调,“但是Kurt,你需要保护。”

 

Kurt挑起一边嘴角等着他说完,Warren话音才刚落,就被对方伸出被子的尾巴猛地缠绕上了脖子,狠狠一扯,将Warren整个上半身带到自己跟前。

 

“我的确是失去了超能力,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力气也在渐渐流失。”缠绕在脖子上的尾巴像是蛇一般圈圈收紧,看着Warren被憋红的脸,Kurt凑过去低笑出声。“你听着,我的尾巴,我的尖爪和牙齿还能用,”他说着冲Warren凶狠地呲牙,“我不需要任何人保护我。”

 

享受了一会对方被氧气不足憋得难受却又不敢对自己动手的模样,Kurt这才慢悠悠地将尾巴抽离,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咳嗽了好一会。这让他看起来真的有那么一点像个恶魔了,Warren何时在别人面前这么吃过瘪,心里的怒气几乎是瞬间就升腾起来了,但Kurt无意识护在小腹上的手像是无比显眼的标志,时刻提醒着他绝不能对此刻的Kurt生气。

 

他闭上眼深呼吸了几口,尽量温柔地将手心轻轻覆在Kurt的手背上。Kurt身体一抖,显然也没想到Warren能好脾气地忍受自己至今。他也觉得自己刚刚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但这段时间他的情绪一直不受控制,此刻便也将视线集中在那层叠着的两只手上,慢慢调整着过速的呼吸。

 

“我知道你现在情绪很糟糕,但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Warren说的很慢,很低,像是有意识地在缓和两人间紧张的气氛。“你可以不接受我,等你身体好一些了你可以冲我发脾气,甚至用尾巴抽我都随便你。但是我没有那么容易被你推开,相信我,再糟糕的事情我也经历过。我知道你有多厉害,我不也是你的手下败将吗?但是今后的几个月,你会慢慢变得连弯个腰都困难,我只是想确保,你们能平安度过这段时间。”

 

Kurt没有看他,但他知道Warren说这段话的时候一直在看着自己。不得不承认对方这段发自肺腑的话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而且抛开理性的部分,他有些无奈的发现,自己似乎对Warren这种刻意压低嗓音的说话方式没有多少想要拒绝的心思。

 

他冷静下来,抬起眼皮看向那张即使是嘴角的青肿也掩盖不住的英俊面孔,惊讶地发现Warren眼里除了期待,竟然还是带着笑意的。也许眼前这个人所改变的,比他想象中还要多。但他不愿去细想,那些改变,究竟是为了什么。

 

“看起来你对它很期待。”

 

Warren像是松了一口气,他点点头。“你知道我已经怀疑了一段时间,所以当真正确认的时候并没有多么惊讶。但我得说,我确实很开心,难以形容的开心。”他忍不住绽开一个小小的笑容,“好吧,事实上我现在恨不得冲出去绕着整个美国飞上几圈。”

 

他看起来自己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Kurt没能抵挡住他眼里的期待,也跟着勉强扯了扯嘴角。

 

“也许它对我们来说都是个意外,但意外不总是坏的,不是吗?”Warren见他表情有所缓和,便大着胆子低下头去,隔着被子在Kurt的小腹处用额头轻轻磨蹭几下。“既然我们都选择了接受它,为什么不让它在爱和期待中出生呢?也许我们还年轻得不足以成为合格的父母,但我们还有时间,可以慢慢学。”

 

Kurt眯起眼,仔细消化着Warren的这一段话,“你的意思是,你爱我?”

 

Warren承认自己的确借着孩子偷偷表白了心意,但那个“爱”字藏得太深了,他怎么也没想到Kurt居然能从自己如此拐弯抹角的话语里听出真正含义来,更没想到对方竟更加直白地说了出来。一时间他不知道怎么应对,只能下意识的点点头。

 

Kurt笑得有些讽刺,“在这个时候说你爱我,不觉得既讽刺又没有丝毫说服力吗?”他摆摆手示意急着要解释的Warren让自己说完,“我知道你来自一个富饶的家族,你会对这个孩子如此期待也是正常。”

 

“这是两码事。”Warren不想将他和Kurt的事牵扯上自己的家族,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

 

“的确,那晚我承认有一部分是因为信息素,或许有很大的部分。但是早在那之前,在柏林的时候我就记得你了。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从两场无关信息素的战斗中对敌人产生感情。”他说着顿了顿,视线从两人交叠的手上移到那双澄金的双眼,Kurt正好也在看向他,四目交接带来一阵难言的暧昧与尴尬,Kurt有些不自然的撇开了视线。

 

“但谁知道呢,”Warren像是毫不介意般继续说,“也许就是因为你的特别。而那一晚,虽然我的确被你的发情期给促使了,但我清楚自己并不是那些会随便帮助Omega解决生理问题的人。而且我知道你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到底有几分清醒,我想你自己比我更清楚。”

 

这番话理智而正中Kurt的要害,他慢慢别过头去,半晌才发出一声叹息。

 

“也许它会是个比我更可怕的怪物。”

 

“不会的,”Warren握着他的手紧了紧,“它会是这世间最美丽的珍宝。”

 

 题外话:

就你们可以收藏一下这个贴 戳我【虽然不知道lof怎么收藏......】

是我自己这一个月来写过的关于这对cp文的整理贴,就以后的文都会去备份一下,也方便大家找文。

【PS:我需要评论和小红花的浇灌......i need more.....】

评论(46)
热度(299)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