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午后】fluff短篇一发

【午后】

Warren并不知道,自己和Kurt到底是如何演变成此刻这种状况的。

这种状况是指----Kurt睡眼惺忪地躺在床上,薄被凌乱地搭在身上,堪堪从胸口盖到大腿。而自己坐在他身边,确切地说是半靠着床头的软枕,穿着属于夏季的背心和短裤,两条腿伸在被子外面。

窗外一片阳光明媚,男孩子们打篮球的声音即使隔着一片绿地也能隐约传入室内,但屋内没人说话,Warren从对方过于平稳和轻细的呼吸声中判断Kurt已经醒了过来,他慢条斯理地将上半身坐直一些,小心翼翼地用余光在那陷入松软枕头里乱糟糟的头发和掩藏在薄被里、塌出一条美妙曲线的腰臀处扫视着。

噢该死,Warren有些心猿意马地吞了吞口水,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跑到对方的床上来。

今天下午难得的没有课,连着几天的绵绵细雨后天气也放晴了----听起来像是个十分适合慵懒的日子,于是被睡意缠绕的Kurt便决定将这个美好的下午贡献给自己的床,躺着躺着人便迷迷糊糊进入了浅眠,直到Warren静悄悄地在自己身边坐了好一会儿才悠然转醒。

这不能怪是Warren的到来挤占了单人床的空间或是什么的,实在是那扇即使拢起来也不容忽视的羽翼太过耀眼,在阳光映照下那些羽毛甚至白得发光,闪烁着像是冬夜里月光底下的冰雪。翅膀尖端的长羽无意间轻拂过他的侧脸,细小绒毛抖动着在面颊上留下似有若无的温柔触感----有些痒,但Kurt的心将它们理解成如夏日微风一般温暖的、来自Warren的爱。

他仍旧闭着眼佯装睡着,嘴角微微上勾的弧度却暴露了内心的期待。他在等,也许五分钟后Warren就会忍不住在他的额角落下一个吻,又或许对方比自己想象中更能忍一点----可能要等上漫长的半个小时,才能等到铺天盖地的羽毛将自己温柔的包裹起来。

但Warren显然没猜到他的心思----有时候情侣之间也不是那么心灵相通的。他保持着僵直的姿势,却又总忍不住想往恋人那边偷偷靠近一点。这其实有点说不通,毕竟他们牵手过,拥吻过,也早已对彼此的身体摸索透彻。看起来像这样蜻蜓点水般的身体接触实在是不算什么,但如此安安静静地躺在同一张床上什么,却让他有些莫名紧张起来。

像是察觉到他的想法,Kurt慢悠悠地转了个身,将脸朝向Warren,一只手搭在枕头上,另一只手状似无意地轻轻挨着对方的胸口----那块地方温度似乎比平时还要高上一些,Kurt抿着嘴角,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笑。

几乎是在他刚一挪动身体的同时Warren就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身体肌肉,等到Kurt恍若睡梦中的脸完全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他毫不掩饰地深呼吸了一口----对方那轻触着自己胸口的手指简直像是燎原的火种,一瞬间便点燃了他全身的热度。

“我可不知道你还有装睡的习惯。”蓝色恋人那带着些幼稚的举动终于让他绷不住笑意了,Warren调侃着将手臂伸到对方脖颈下,而Kurt毫不客气地将脸贴了上去。

天气舒服得让他甚至不想开口说话,于是Kurt从被子里探出尾巴,尖端冲着Warren小幅度摇了摇,算是做了回答。

Warren好笑地对他的举动摇摇头,空闲着的另一只手便去抓那条伸在半空中的尾巴。Kurt也大方地任由那有些粗糙的指尖在三角骨板上摩挲,甚至沿着对方的手腕一圈圈慢悠悠地缠绕上去,在Warren的笑声中自己也忍不住地勾起唇角。

他向上伸了伸放在枕头上的手臂,想要去触碰对方浅金色的卷发。察觉到恋人心思的Warren便将身体往下滑坐了一点,微微歪过头将自己的发丝主动送到Kurt手里,好让对方的手不需要抬得太高。他中午刚洗过头,还带着些许潮意的发丝在Kurt的指缝里穿梭着,指尖稍稍逡巡着捻过,便带起丝缕属于Warren的香气----或许那是天使的气息。

卷曲而蓬松的发丝正如羽毛的触感,温温柔柔地让Kurt忍不住睁开了眼睛,正好便与一片天空般的湛蓝相遇。像是澄金的细沙蜿蜒着流过澄澈的海洋,汇聚在那一汪深不见底的水洼里。他们挨得如此之近,能直接从对方的眼里无比清晰地看见自己的眼睛。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笑出声来,也许是同时,但Kurt笑得眉眼弯弯的模样尽收在Warren眼底,于是他的心便也开始散发出一种爱与喜悦的信息。他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陷入恋爱里的人都像他们这样,即使只是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说不做,仅仅是四目相接、指尖相对,便能笑得似乎连眼泪都想要跑出来。

但Warren是的,他知道Kurt也是,虽然这看起来幼稚而愚蠢,可这大概就是值得自己用生命去交换和守护的东西了。

Kurt的尾巴慢慢从他的手臂上抽离,像是故意一般慢得将每一个细节都放大,他挑起一边眉毛,任由着恋人或大胆或小心的所有动作。尾巴彻底离开他的手臂时Warren猛地往前一抓,Kurt灵活地躲开了,于是Warren的指尖便堪堪在他腰间扫过,触及敏感地带时Kurt大幅度打了个抖,瑟缩着身体躲避对方的手指。

Warren怎么会不知道他最为怕痒,眼见着Kurt已经曲起双膝摆出了明显的防御姿势,他便更加得意地用脚趾去挠对方腰间的痒痒肉,光是隔着衣服的触碰就已经让Kurt笑得要喘不过气来,双手胡乱挥舞着想将那不怀好意的脚拍开,但Warren的速度比他更快,直截了当地一把握住两只蓝色的手腕,将它们紧紧锁在自己胸前。

Kurt已经要被痒得受不了了,但Warren显然有更坏的心思,他迅速用脚趾将恋人过长的睡衣下巴撩起一截,用翅膀尖端的长羽在那露出的一小块皮肤上轻轻拂过。

这一下差点让Kurt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他试着冲Warren呲出尖牙,但那根本行不通,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获得更多的氧气上面,持续的大笑和腰间的酸软让他难以使出力气,索性对方没有注意到他的尾巴。于是Kurt用力将尾巴甩上来捆着Warren的双臂,趁着对方诧异的时机腰间猛地用力,直接翻身坐在了Warren身上。

“这可是太辣了。”Warren瞪大了眼看着他一气呵成的动作,被捆在一起的手掌还艰难的拍了拍,“但是我完全不介意在白天来一次。”

Kurt居高临下地冲他挑挑眉,斜勾起一边嘴角慢条斯理地摇着头,在Warren明显不是什么正经心思的表情里低下头,隔着衣物狠狠在对方胸前咬了一口,而后抬起眼皮冲他快速地单眼眨了眨。

“嘶!”Warren被这突如其来的挑衅刺激得倒吸一口冷气,双手猛地便要掐上Kurt的腰。但对方似乎早有防备,往边上一翻就想要从他身上下来。然而两人都错误的估计了单人床的面积大小,于是用力过度的Kurt直接大半个身子跌出了床外,吓得Warren赶紧揽上了他的腰让自己跟他一起从床上滚落下去。

落地的时候Kurt紧紧闭上了眼,但是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相反的,身体所能接触到的部分如此温热,包裹着自己的气息熟悉得让他的内心瞬间便被什么击中了。

“疼吗?”他睁开眼,有些抱歉地看着垫在身下的Warren,两扇巨大的羽翼将自己大半个身体包围着,轻轻挪动一下手臂,触碰到的便是那些一层层洁白的羽毛。Warren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只是在如此微不足道的危险面前,身体的第一反应仍是牢牢地用翅膀为Kurt铸一个密不透风的茧。

他像是忘记了Kurt本可以带着两人瞬间离开。

“这个时候知道心疼我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Warren止不住的笑意已经出卖了他丝丝蔓延开来的喜悦。Kurt就这么趴在他身上,像是打算就这么耗过一整个下午。

微风吹开窗帘的一角,书桌上堆叠整齐的纸张飘散着落在两人周围。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正好打在那头弯弯绕绕的金发上,将额前垂落的一缕卷发照得格外闪耀。

Kurt看着看着便入了神,那些阳光,那些宛如他的双眼一般的金色,在此刻似乎都具象成了甜蜜而浓稠的爱,一点点散布在周围的空气里。轻轻吸上一口,就连嘴里都是温柔而香甜的。

也许这便是自己的救赎,又或者真的是自己梦中曾无数次祈求过的天使。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Warren就在他面前,带着蜜糖一般弄得无法化开的爱与笑意注视着他,宛如晨间玫瑰般的双唇近在咫尺。

他睫毛轻颤着闭上眼,带着嘴角的温柔弧度轻轻吻了上去。




评论(9)
热度(127)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