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abo⚠️mpreg CH7

Chapter 7

“你失去瞬移的能力了。”

Warren的这句话一下子把Kurt给震懵了,尽管从对方嘴里说出的并不是“你怀孕了”或者“孩子是不是我的”这种直球,但这句话的威力还是不亚于往他的脑子里扔了一颗炸弹,轰隆巨响过后留下一片刺耳的嗡鸣,浓重的烟雾弥漫着将他的大脑塞满,封锁住思考和言语的区域,他一头冷汗地看着Warren,嘴巴张了张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该死。这是Kurt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他当然知道自己不该骂人,但眼下的情况显然由不得理智来劝架。Warren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上半身前倾着,Kurt小心翼翼地吞咽着唾液,四周围实在太过安静了,他怀疑此刻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都能一丝不漏地传进对方耳朵里。

见他始终强硬着不肯说话,Warren的眉心终于有了一点想要皱起的迹象,但他意外地保持着耐心,像是打定主意要跟Kurt在这里耗下去。然而Kurt的倔脾气这时候也上来了,尽管长时间的对峙让他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变得稀薄,自己连呼吸都有些粘滞着卡在喉咙里,但他仍然艰难地挺立着腰背,眼神丝毫不认输地直视着Warren,不愿低头。

他在心里一遍遍跟自己说千万不能慌张,Warren明显是看出了些什么,毕竟自己的确有些反常。但只要自己坚持着不承认,就凭他的主管猜测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然而他的膝盖已经开始轻微地发着抖,Warren有意无意间发出的Alpha信息素产生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让他有一种被关在狭小密室里的错觉。眼前的人还在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周遭寂静无声,他猛地吞咽了一下,但这声音大得把他自己都给吓了一跳。

此刻的处境让他莫名回忆起了跟Warren初见的时候,或者更早一些,他被关在笼子里的时候。密不透风的黑暗让他呼吸困难,手脚蜷缩,超能力面对着锁住他的磁场毫无作用。他像是被被人类圈养起来的动物一般卑微地摔落在地上,四周围那些人,他们看他的眼神和看一只被打上标价的斗犬没什么两样,这甚至比在马戏团的时候更糟糕。但是Warren,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他金黄卷曲的头发,展开着的巨大翅膀----尽管那上面还染着血,可对当时的Kurt来说,无异于在地狱里见到了天使,那一刻他以为Warren也许是他的救赎。

然而之后的种种都无一不在告诉他,或许Warren骨子里比自己要更像个恶魔,他根本不是什么救赎,而是上帝派给自己的惩罚。

心理上一旦过度紧张,那些多余的部分就会牵扯到身体,小腹从一开始的隐隐作痛变得不容忽视,他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揉,但是这无形之中就会暴露了。于是Kurt的手悄悄伸向背后,使劲在后腰处狠狠掐了一把,让猛烈的疼痛暂时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尾巴却有些不受控制地往腰间卷过来。

Warren一直没有催促,但颦起的眉头让Kurt意识到他的认真的,若是今天要不到答案他不会罢休,或许会在这里跟自己耗上一天,然而现在Kurt可没有精力跟他打持久战。

“什么?”他佯装吃惊,用尽力气才让声音不至于太过颤抖,“我只是……”他在脑海里快速思索着如何应付,“我……”

Warren打断了他,确切的说一把抓住了他的尾巴尖。

“就像这样,”他微微勾起唇角,冷静而果断的说,“你只要一受到惊吓就会瞬移,但这几天你却都是跑着离开,就像现在,”那个被捏在手里的尾巴尖不安地晃了晃,Warren瞟了它一眼,将它举到Kurt眼前,“甚至连那股硫磺味都没有了。”

该死!Kurt暗骂一声,尾巴用力从Warren手里抽了出来。他说的那么笃定,就好像对自己的习惯无比了解一样。

他想要反驳,但这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不需要,因为他无奈的发现Warren说的都是对的,面前之人的确对自己的行为习惯了如指掌,而目前的自己非但无法在言语间反驳,连最有利的行为证据也拿不出。

“Kurt”眼前的人忽然叫了他的名字,打断了Kurt的胡思乱想。“你跟我说实话,”Warren的声音故意放得缓慢而低沉,加上层层包裹的信息素简直让Kurt真的快要站不住脚,他的后背已经汗湿,心跳如擂鼓般沉重而剧烈。

“你是不是……”

完了,Kurt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想到,一切都完了。他想要隐瞒的东西,就这么要曝光在当事人面前。

上帝啊,他在心里默默祈求到,如果您听得到的话,请带我脱离这让人不住所措的地方吧。

然而很显然此刻上帝没有听见他的话,Warren停顿了一下,Kurt在他再次开口前思考着或许该冲着对方的脸来上一拳再趁机逃走时,远处传来的一声叫喊即使解救了他。

“Warren!”

两人的目光同时朝声音的来源转了过去,是Jean,她看起来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头发有些凌乱地散落在怀里的书皮上。Kurt不由得在心里划起了十字,趁着Warren一不注意推开他的翅膀跑了出去,站在离Warren几步远的地方轻轻喘着气。

“教授有事找你,在他的办公室,”她的神色一片坦荡,连Kurt也分不清她到底是恰好出现在这里亦或是专程赶来为自己解围。上帝保佑不要是后者。

Warren看起来神色不太好,在最关键的时候被人硬生生打断,而谈话对象还对自己避之不及。他微微侧过头,视线在Kurt身上缓缓扫视着,看起来像是还想问些什么,但Jean及时往两人这边走了几步,于是他只得不甘地深吸一口气,深深地看了Kurt一眼转身就走。

Kurt始终靠着墙壁站得笔直,直到Warren完全消失在视线里,他这才像是被抽离掉全身的力气一般整个人发着软就要往下跪倒。一直观察着他的Jean几步冲过来扶着他的手臂,架着Kurt的肩膀让他靠着自己站起来。

“谢谢”Kurt轻声说,闭上眼忍过一阵头晕目眩,再次睁开时眼前一片漆黑,耳朵嗡鸣,他失神地呆望着前方,好一会儿那片浓黑才渐渐散去,露出Jean满是担心的脸。

“你该多注意休息了,”红发姑娘有些焦急地说,Kurt松开抓在她肩上的手,摇摇头示意自己很好。

“Kurt!”明显是被对方敷衍的态度惹急了,一向脾气温和的Jean忍不住提高了音调,“你得为它想想,它还太脆弱了。”

Kurt呼吸一滞,冷汗从额角慢悠悠地滑落下来,将肩头处的布料晕染出一小圈水痕。

“我不明白……”他试图蒙混过去,但Jean可不好对付,就算她没有用那作弊的超能力窥探自己的大脑,姑娘们对这些事也总是要敏感一些。“我……”

他结巴了半天,最终自暴自弃一般地扶着墙苦笑起来。

Jean望着他的眼里多了几丝心疼,他们曾经一起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也曾在化学实验课上组成得分最高的搭档。是她教给Kurt午后树下阅读的习惯,Kurt也曾带着她将三分球投进篮筐。从一开始的羞涩到现在的打成一片,Kurt甚至偶尔会恶作剧般用尾巴抢走Scott手里的饼干。这一切变化Jean都看在眼里,她是真心实意为Kurt感到高兴。这个拥有着恶魔外表的男孩已经拥有过太多不幸,她以为至少在这里,他不再需要东躲西藏。

“你可以信任我,Kurt”她有些忧心地皱起眉,放缓了语调。

Kurt让自己的后背轻轻撞在墙上,双手捂住脸,在Jean看不见的地方自嘲般笑了笑。

“是Pietro告诉你的吗?”被阻挡在手心的声音有些发闷,“哦,你不需要那些,你能读到我的想法。”

“不,”Jean有些急切的否认着,“我没有读你的想法,我发誓。”Kurt低笑一声,双手颓然垂下。

“你的某些症状,”Jean斟酌着用词缓缓看向他,“太明显了,至少对姑娘们来说。”

Kurt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像是已经从慌乱之中平静下来,波澜不惊地问,“还有谁知道?”

“只有我,Ororo和Jubilee.”Jean回答到,视线落到对方捂着腹部的手,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却终是轻轻叹了口气。

Kurt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一手小心地在腹部搓揉着,觉得自己好受些了,便直起身来想慢慢往房间的方向走去。Jean跟上来,犹豫着看了看Kurt被冷汗浸透的额角和按在小腹间的手,还是把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

“你不打算告诉Warren吗?”

Kurt扯着嘴角回应一个苦笑,轻轻点头。

“可他有权利知道这个,毕竟他是……”Jean用余光瞄着Jurt的表情,小心地说,“孩子的父亲。”Kurt在听到这个词的时候脚步顿了顿,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闷着头继续往前走。“他是Alpha,你无法与一个Alpha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再说也许Warren和你一样期待……”

“他不会期待的”Kurt有些生硬地打断她。

“可你就打算这么一直隐瞒下去,它总会长大。”Jean停下来,望着眼前越走越远的Kurt,忧心忡忡地用上了最为不可反驳的一句。

然而Kurt还是没有停下来,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还平坦一片的小腹,留给身后的Jean一句无奈却又坚定的话。“等瞒不下去的时候,再说吧。”





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真正要隐瞒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已经知晓他身体状况的四个人总是不自觉的充当起保护者的角色,这让本已心生怀疑的Warren对他更加密切关注,无奈之下Kurt只得尽量远离他,避免任何能与对方产生交集的行为,直白的说,Kurt在努力躲着他。

这种东躲西藏的生活让他感觉非常不好,像是活在地下室里的老鼠,做什么都见不得人。然而这样的日子才刚刚成功过上了两天,他的秘密便真正要袒露在人前了。

周三的下午是例行的实战训练课程,对于他们这批新晋X战警,几乎是找不到什么理由不参加。以往Hank都会作为助教与Raven站在一起记录着他们的训练情况,然而碰巧这天他出了门,又并没有将他的身体状况告知Raven.换战斗服的时候他慢吞吞的,手总是忍不住在自己的小腹上触摸着,尽管现在还什么都摸不到,但那种感觉是真实的,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在自己身体里沉睡着,成长着。而仅仅隔着一层皮肤,一件衣服,随便的一拳重击都能让它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

站到训练场的时候Warren始终神色复杂地盯着他,几次想要前来说些什么,却被阻挡在两人间的Pietro给硬生生拦住了,Pietro的担忧看起来一点也不比Warren少,灯光暗下来的时候甚至直接想要站到Kurt的身前。然而轮流上阵的新方式使得他们不能这么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Kurt慢慢走上前,一个人面对着那些已经快要走到跟前的训练机器人。

Kurt其实心里无比慌张,可面对着Raven对他格外期待的目光,梗在喉咙里的解释怎么也说不出口。他知道Warren在身后看着自己,属于对方的Alpha气息甚至丝丝缕缕地将他包围起来,像是一种无声的安抚。这个认知让他在黑暗中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不得不说Warren的信息素能让他小腹间的疼痛缓缓消失,而尽管对方或许只是本能的在保护着他们两,但这种“下意识”的举动也还是能让他在危险的环境里找到那么一丝安心。

没有了超能力,他只能用上格斗技巧进行战斗,但好几次左躲右闪后差点被成功攻击到的Kurt不禁暗暗心惊,深知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干脆使出全力尽早结束战斗。Warren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双手紧握着拳,指甲掐进肉里却全然感觉不到疼。尽管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Kurt目前的身体打架太过勉强,他有些愤恨自己对此无能为力,只是尽可能用自己的信息素包裹着Kurt,期望能减少一点任何可能的伤害。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比起“下意识”更像是他有意识地这么做。不管那个猜测是不是真的----当然他希望那是真的,他都不愿意看见Kurt受伤。

然而Kurt始终是高估了自己眼下的身体状况。

结束的时候一切还好,也许是Warren信息素的保护,也许是他刻意在打斗中护住了腹部,他喘着气重新走回队伍里时,小腹还一片平静,对此Kurt还冲着一脸担心的Pietro轻轻摇了摇头。而就在Raven开始依次点评这次训练的时候,一阵钻心剜骨般剧烈的疼痛猝不及防地席卷而来,像是钢刀做成的手狠狠地搅动着,小腹霎时间掀起暴烈的痛。

Kurt耳边嗡的一声,视线一瞬间变得模糊,大片冷汗从全身各处渗透出来,一下子就将他浇了个透彻,尖利的指甲不由自主掐住大腿的肌肉,但这次疼痛的注意力似乎无法被转移分毫了,他能感觉到小腹里那团才如指甲盖那么大的血肉不安地躁动着,像是被刺进了无数根细针,让它挣扎着想要脱离母体。

很快冷汗就将他的头发打湿,额前碎发一缕缕黏在眼前,汗水凝在发间滴落进眼睛里,但Kurt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将它拨开了。他兀自忍耐着一波波翻涌而来丝毫不见减轻的疼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开始有了些许晃动。

他想弯下腰去,想用手死死捂着那团血肉存在的位置阻止它的离开,但他实在是太疼了,连呼吸和思考都变成了无比费劲的事。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是不是狰狞而可怖,从耳朵里分辨出的呼喊声来看,怕是不会太好。

他猛地跪了下去,双膝直直砸在地面上,但他感觉不到那种疼了。

眼前的黑雾越来越浓重,他再也忍不住一手死死揪住了腹部的衣服,张开嘴想叫喊却已经根本看不清急匆匆跑到自己面前的是谁,只能勉强分辨出抓着自己手臂的那人气息异常熟悉,他挣扎着用空余的那只手猛地抓住了那个人,双唇翕动着想告诉他什么,却一个字也听不见了。

完全陷入黑暗以前,他只来得及看见有什么洁白的东西,牢牢地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评论(29)
热度(265)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