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ABO mpreg CH6

Rosenwald 蔷薇森林 (ABO mpreg)

配对:Warren Worthington IIIAngelX Kurt WagnerNightcrawler

分级:NC-17 (ABOmpreg)

注意:设定天使已经在X学院学习,并且沿用富二代设定,天使之后对小夜魔很温柔!

 

有私设!变种人的孩子比一般婴儿要强大(即使在母体内),小蓝并不知道自己发情期内会一发中标,而天使哥哥也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当了爹。

 

小夜魔开篇带球!!正文几乎全程带球!!你想象的play几乎都有!!所以慎入谢谢!!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嗯我私设了一个快银跟kurt算是男孩子间闺蜜的设定,以及会有一点点牌快的成分.........) 

 

Chapter  6

 

Kurt是一路飞奔回学院的。他当然知道在这种身体状况下进行“剧烈运动”的风险有多大,要是给Hank和教授知道了说不定会立刻给他来上一整天的生理安全知识教育。但是上帝啊,没有人教过他应该如何面对那样尴尬的状况,要是在以前,他还可以瞬间消失不见。而现在,除了转身就跑,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毕竟从前很少有人对他这么好过,而Warren就像盛夏正午的阳光一样,大刺刺的闯进他的生活里,不由分说的将他原本规划好的未来搅得一团糟。最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在不那么抗拒之外,竟然还产生了些许期待。

 

躲在图书室里待了好几个小时,Kurt一边心不在焉的翻动着眼前的书,心里却混乱得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感谢上帝,他的体力不错,至少到目前为止也没感到什么不舒服。

 

他故意磨磨蹭蹭的等到所有人离开了才走,这也许就是在逃避,但Kurt知道这就是眼下自己唯一所需要的,Warren如此积极的单方面示好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看清两人间发展迅速得过于诡异的关系。

 

一夜未眠让他感到疲惫,也许先回床上倒头大睡是个不错的选择。

 

Kurt打着哈欠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刚一进门就看见有人盘着腿坐在正中间的圆形地毯上。这位“不请自来”的银发先生一手托着腮,似乎完全没有身处别人地盘的不适感。而Kurt对此竟也没有丝毫的在意,非常自然的绕过他将手里的几本书整齐地堆叠在桌子上。

 

“沙发是空的,”他背对着地上坐着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窗户给关上了。

 

Pietro百无聊赖的翻着量子力学理论,不甚在意的往后随意摆摆手,“反正你隔两天就会把这些地毯全都洗一遍,认真的,你的房间简直干净得可以直接在床底下睡觉。”

 

Kurt被他夸张的语气逗笑了,走到他面前一把抽走了Pietro手里被翻得皱巴巴的书。

 

“谢谢夸奖,”他故意用上了打趣的语气,“我也不介意你直接睡在我床底下。”

 

Pietro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低笑,嘴里吹出的口香糖泡泡“啪”的一声破裂掉,他放松的将上半身往后一倒就要直接躺在地板上,被Kurt及时的伸出脚一勾,堪堪拦住了他腰部的下落趋势。

 

“我这两天可没打扫,”他脚上微微用力将Pietro的上半身抬起,拉着对方朝自己伸出的手把人从地板上扯起来,两人坐在了床沿边上。

 

也许是因为Pietro开朗的性格,学院里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他。用姑娘们的话来说,“看着那样一张脸你没办法对他讨厌得起来。”而Kurt虽然总是带着一些羞赧,但他的好脾气也让他在这群同龄人中间颇受欢迎。说起来这两人似乎最多止步于一般“好友”的界限,但令谁都想不到的是,Pietro在来到学院的不久之后就开始频繁的往Kurt房间跑,而一向对人总保持着礼貌和疏离的Kurt也意外的没有表示出任何不适应,反而像是十分期待他的到来。

 

这像是流传在队伍里的一个谜,没人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就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一切的一切,还是源于让人无奈的信息素使然。

 

Pietro的脑子跟他的行动一样快,在两人还处在见面时连搭个肩都莫名尴尬的阶段时,某一个晚上他就悄悄来到Kurt的房间,出乎意料的向对方坦白了自己的Omega身份。Kurt还没来得及震惊,Pietro就在下一秒更加直截了当的问出了口,“我知道你也是Omega,对吧?”

 

Kurt觉得自己当时可能被吓懵了,毕竟他从来没想过第一个向他询问第二性征的人既不是教授也不是Hank,而是一个怎么看怎么不像Omega的同学。于是他呆立在原地,机械性的点了点头,看着对面神情紧张的人几乎立刻松了口气。

 

也许是性格互补,也许是属性相同,总之那一夜过后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在男孩子间过分温和亲密的友谊。Kurt从未问过对方是如何肯定自己也是Omega的,但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承认,跟Pietro待在一起的时候,比学院里的任何人都要来得舒服自在。

 

“所以,你是担心下个星期的考试,”Kurt偏过头去,Pietro难得有些不那么自然的绞着手指,“还是你的抑制剂……”

 

“不,”Pietro快速打断了他,声音大得把他自己都给吓了一跳,Kurt安慰一般的拍拍他的肩。

 

“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了,你……”他说着飞快地瞟了Kurt一眼,没有犹豫多久便继续问道,“你身体是不是出了些状况?”

 

他问得仿佛轻描淡写,然而Kurt心里却咯噔一下,从他自己得知消息以来也不过短短两天,他在脑海里快速思索着自己可能暴露了情况的时机却一无所获。就算Pietro也是跟自己一样的Omega,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似乎也太出人意料了点。

 

“什么……我……我是说我很好,”一紧张他的英语就更加结巴,Kurt猛的眨了几下眼睛,原本注视着好友的视线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一般移开了,在房间里不自然的到处乱瞟,搭在膝盖上的手指也不自觉的收紧。

 

他如此明显的反应简直是不打自招,一直用余光观察着的Pietro禁不住为好友拙劣的撒谎技巧低头轻笑几声,随后趁着对方心理防线也稍有放松的空当干脆的转过身来面对着Kurt,一手捏上了对方的肩,认真的注视着眼神仍旧躲闪的那人。

 

“你是不是不能瞬移了?”他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跟他一贯以来的风格一样。

 

正在暗暗深呼吸试图调整心绪的Kurt一下子被噎住了,Pietro皱着眉的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严肃和认真,他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那张同样年轻的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心和小腹间隐隐的抽疼唤回了他的理智和冷静。

 

他狂跳不止的心突然一下子恢复了。

 

Pietro说得对,他看着因为自己不予回答而愈发焦急起来的Pietro想,在这些朝夕相处的同学和队友里他必须全然相信谁,而还有谁会是比Pietro更好的选择呢?

 

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语气更加平静,原本没怎么聚焦的视线也认真的回望了过去。

 

“是的,”他在心里暗暗划着十字,祈祷好友不要被接下来的这个消息吓得直接冲出去。“我怀孕了。”

 

等待了好久的Pietro冲他眨眨眼,“哦。”

 

Kurt倒是没料到他的反应这么平淡,但既然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他也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轻松,轻轻拍了拍对方还捏在自己肩上的手算是表示感谢。

 

然而,几秒钟后Pietro突然反应过来了,“怀孕?”他猛的跳了起来,围着Kurt身边脚步飞快的踱了几圈,最后在对方面前终于站定,双手伴随着往后仰起的脖子一同栽下,带着些力道搭在Kurt的大腿上。

 

“你……”他不可置信的用视线瞄向Kurt的腹部,声音都不自觉的拔高了调子,“有孩子了?”

 

Kurt被他突然过激的反应吓得吞了吞口水,轻轻点了点头。

 

面前那双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与他大眼瞪小眼了半天,Kurt只感觉到室内莫名卷起了一阵风,眨眼之间将房门上锁了的Pietro便再次回到了原位。

 

“是Warr……”Pietro试探性的问,眉头纠结成一团。

 

不等他将那个名字说完Kurt便快速打断了他,“是。”

 

Pietro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种夹杂着嫌弃与无奈的复杂神色,他重重叹了口气,弓着背倒退到床边,挨着Kurt一屁股跌坐下来。“可你不是就跟他做了那么一晚?”

 

Kurt同样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沉默着点点头。

 

“老天……这真是够意外的。”Pietro揉着脸闷声闷气的说,“这么说它……已经快一个月了,所以你才失去了超能力?”

 

Kurt仍旧沉默着,只是有些自嘲般轻笑着将晃荡着的双腿盘好,再次轻轻点头。Pietro猛的深吸一口气,再慢悠悠地吐出来,“你不打算告诉他?”

 

像是他问了一个无比愚蠢的问题,Kurt慢慢地瞟了他一眼,挺了挺腰背让自己坐得更舒服点。“要是你的话你会告诉Gambit?”

 

他的话直接戳中了Pietro,身旁的人肩膀一下子塌了下去,嘴里连着吹了好几个巨大的泡泡。Kurt知道这是好友用不怎么愉快的心情思考问题时的习惯,于是他也不催促答案,只是安静的享受着难得放松的空气,就连尾巴也老实地舒展着卷在床单里面。

 

Pietro的思考时间和情绪调整向来花不了多长时间,等他再次抬起头时已经换上了平日里那副嬉笑着的表情。

 

“等它出生后,”他说着用手指轻轻戳了戳Kurt的小腹,“教父的位置我预定好了。”

 

Kurt当然知道好友是在故意转移想让自己心情愉悦起来,便也随着对方的话配合起来,“我以为你预定的是教母?”

 

Pietro短暂的愣住了一会,随即轻轻撞了撞Kurt的肩,后者夸张的笑着往一旁倒去,怕他真的跌下床去的Pietro赶紧手臂一伸揽上他的脖子将人拉回来。“别拿这个笑我,”他报复一般的轻轻掐了掐对方腰上的软肉,引得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很喜欢孩子?”过了好一会儿Kurt突然这么问道,而Pietro像是对这个问题有些意外,他瘪着嘴耸耸肩,嘴里发出一串奇怪的泡泡声。

 

“是啊,孩子是上天的礼物,”他说着缩起脖子笑了笑,“虽然我的童年过得不怎么样,但是以后要是我自己有了孩子,我会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

 

他看起来满脸都是有些不切实际的憧憬,Kurt忍不住调侃起他来,“我相信Gambit也会。”

 

Pietro听到这个名字假装夸张的缩了缩脖子,下一秒他的笑容却猛的僵在了脸上,脖子仿佛被冻住了一般无比僵硬的慢慢转过来,“Shit……”他猛的骂了句脏话,被吓了一跳的Kurt下意识的跟着紧张起来,“怎么了?”

 

“糟糕……”Pietro双手开始扯起了自己的头发,“那我岂不是也……也有孩子了?我跟Remy他……那是我的发情期,他……他咬了我脖子一口……”他像是被吓坏了,整个人都陷在了自己的怀疑里面,Kurt不得不用力摇晃着他的肩才勉强让他回过神来。

 

“Pietro!”Kurt靠近他的耳边大声喊着好友的名字,好几次之后对方的视线才在自己脸上聚焦起来。

 

“你有感觉任何的不对劲吗?吃不下东西,总是想吐,疲惫,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

 

Pietro愣着神摇头。

 

“你可以放心了,”Kurt松了口气,掐着对方肩头的手改为轻拍着他的后背,“况且你的能力还在。”Pietro紧绷着的后背这才一点点松懈下来,他像是突然被抽走了力气一般将额头搁在了Kurt的手上,嘴里嘟囔着的声音低得让对方甚至难以辨认。

 

“我应该是高兴的,”他声音虽小却说得极为缓慢,Kurt还是听到了,“但这种莫名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

 

 

Warren其实比Kurt想的还要来得细心,自从前一天早晨发现对方的不对劲后,他便开始不由自主的暗中观察起了对方的细小变化。要说吐个一次两次还能用肠胃不舒服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那么,在连续4个早晨跟在因为第一口送进嘴里的食物而向着厕所跑去的Kurt身边之后,“肠胃不舒服”这种轻描淡写的理由便再也不能让他止住怀疑的脚步。

 

他发现Kurt似乎连脾气也不似以往那般好了,当然,是人都会有脾气,但从前的Kurt总是温和得有些过分,而现在,仿佛自己偶尔无意间的一句话就能惹得他对自己不耐烦的龇牙。

 

不仅如此,Kurt看起来总是很疲惫,怏怏的打不起精神。甚至平日里在任何课上都一贯保持着高度集中的他竟然在Hank教授的量子力学课上堂而皇之的打起了瞌睡,而向来不能容忍学生在课堂上睡觉的Hank居然一反常态的装作视而不见。

 

这实在是太反常了,以至于某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Warren忍不住来到趴在桌上睡觉的Kurt身边,小心翼翼的将人拍醒想要试一试对方额头的温度。Kurt抬起头时满脸都写着不耐烦,睡眼惺忪的眯缝着眼打量着面前之人,Warren的手背才刚一接触到他的额头就被尾巴用力的甩开,Kurt歪了歪头一句话也没说,就再次一头栽进了自己的臂弯里继续睡了下去。

 

而手背被抽得红肿起来的Warren却毫无心思顾及自己的手,只是盯着Kurt脑后乱糟糟翘起的头发出神,额头的温度比正常的要高出了不少,他几乎是不可抑止的皱起了眉。

 

而真正让他心里的疑惑扩大得无法控制的是无意间听见姑娘们的议论,显然Kurt这几天状态的反常不止他一个人注意到了,但姑娘们思考的方向显然不一样。

 

“Kurt现在的情况简直跟怀孕一模一样,除了他还不爱吃酸的,并且是个Beta.”

 

也许是Ororo一句无心的调侃,但听在Warren耳里却全然引起了重视,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便有些慌了,不是害怕或者彷徨,但Warren自己也说不清,光是一想到Kurt可能有他的孩子了就混乱得无从思考。

 

他开始有些神经质的想方设法往对方身边靠,总是忍不住让自己的视线往Kurt的小腹瞟,亦或是趁着对方打瞌睡的时候偷偷凑到颈边仔细分辨信息素的变化。Kurt被他如此变本加厉的举动弄得烦不胜烦,心里又怕被当事人察觉出秘密,又急又怕之下干脆就躲着他。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办法,第二天下午下课铃一响,抱着书本就要闷头往门外走的Kurt还没来得及赶到门口,就被紧紧跟在身后的Warren一把拉住了手臂,不由分说的带着他快步来到一旁没人经过的楼梯间里。

 

Kurt昨夜又没睡好,今天又强撑着听完了一整天的课,正想赶着回床上好好睡个昏天暗地,根本没有想到被自己逼急了的Warren居然选择用如此直接的方式来问自己。身体有些使不上力气,他几乎毫无防备的就被带到了这里,背靠上墙壁的时候才猛的记起自己也许需要逃走。

 

然而Warren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宽大的羽翼迅速舒展开来挡住了两侧的去路,像是一堵温柔而坚硬的墙,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全数照射在洁白的羽毛上,竟然刺眼得让他不得不移开视线。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Warren皱着眉,但声音仍是带着温和的。他逆着光,Kurt不想去看那双莫名充满着希冀的眼睛,但也许是那头阳光盛耀之下的金发跟他的瞳色太像了,像是磁铁的两极,他怎么也分不开。

 

“没有。”他心脏跳动得一下比一下沉重,狠狠敲打在胸腔上似乎下一秒就要撞出个坑。

 

像是料到了他会矢口否认,Warren也不跟他急,而是微微眯起了眼睛。“Omega,疲惫,晨吐,脾气变化,”他故意放慢了说话的速度,让那些单词一个个准确而清晰的传入进Kurt的耳朵里。后者只觉得自己的两腿都开始渐渐发软,心跳快速沉重得他想呕吐,Warren每说一个词,他的思绪就被搅乱一分。他想要捂着Warren的嘴,或是随便做些什么让他不要再说了,但他的腹部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疼,他害怕自己一伸手就会首先不由自主的挡在自己身前。

 

“这不是肠胃炎能全盘解释的,”Warren还在继续说着,盯着他的双眼越靠越近,无形的压迫感和翅膀笼罩之下愈发模糊的光亮让Kurt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不!别说!他的心里在尖叫着。

 

他第一次在心里恼怒起Alpha和Omega之间不公平的待遇差别。尽管Warren并不是他的Alpha,但那该死的,该死的Omega天性,只要Warren再对他释放一点霸道的Alpha信息素,他的情感也许就会全然崩溃,将心底的秘密全盘托出。

 

“你失去瞬移的能力了。”Warren毫不留情的说出了能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评论(25)
热度(321)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