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CH4 abo mpreg

Rosenwald 蔷薇森林 (ABO mpreg)
配对:Warren Worthington III(Angel)X Kurt Wagner(Nightcrawler)
分级:NC-17 (ABO,mpreg!)
注意:设定天使已经在X学院学习,并且沿用富二代设定,天使之后对小夜魔很温柔!

有私设!变种人的孩子比一般婴儿要强大(即使在母体内),小蓝并不知道自己发情期内会一发中标,而天使哥哥也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当了爹。

小夜魔开篇带球!!正文几乎全程带球!!你想象的play几乎都有!!所以慎入谢谢!!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Chapter 4

Kurt失眠了。

下午他一个人在墙角边待到天色黑得屋子里都亮起了灯,这才慢悠悠的站起身来,晚饭也没有吃,只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安静的思考了好几个小时。

他直挺挺的将自己摊在床上,尾巴卷着角落里的薄被盖住身体,有些冰凉的手指犹豫着将上衣掀开一点,他呆望着一片空白的天花板吞了吞口水,指尖轻轻触碰上小腹的皮肤。

比其他地方体温高一点,滚烫的,覆盖着一层薄薄肌肉的腹部还一片平坦。带着寒意的指尖与灼人的热度相接触,Kurt便立刻像触电一般收回了自己的手,浑身登时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他顿了顿,深呼吸了几口平复好剧烈起伏的胸口,颤抖着将整只手掌缓缓贴在了那上面。

什么也感觉不到。

Hank说它还才成长了三周,还不如一棵豆芽那么大。它那么脆弱,却已经开始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提醒着自己的存在。Kurt的手摸不到他,甚至也还不能分辨出自己信息素味道的改变。但它就是那么的无法忽视,努力调动着Kurt所有的感知来让他有所察觉。

害怕吗?

答案是肯定的,这个完完全全的“意外”毫无预兆的打乱了自己刚刚平静不久的生活。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他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根本没有能力去负担一个幼小生命的未来。他才刚刚加入队伍不久,而这个“意外”将彻底影响他的学习和训练,甚至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与任务无缘。

期待吗?

他不知道。从一得知这个消息开始他就始终处在巨大的惊慌和无措之中,加上荷尔蒙变化的影响和Warren的对话更使得他心烦意乱。一个……算是一夜情的产物,一个连它的父亲都不知道它存在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是被期待的呢?

但是当他躺在温暖舒适的床上,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后,乱如麻团的思绪便被夜风一点点吹散开来。极度的混乱过后迎来的便是一片死水般的平静,Kurt的手缓缓游移着在小腹摩挲,慢慢就开始不自觉的想象,它看起来会是什么样,是不是也有一头耀眼的金发,背上会有小小的羽毛翅膀。自己将会陪伴着它,看着它一天天成长。

他开始觉得,自己似乎能有那么一些接受这个事实了。

毕竟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选择留下这个意外的产物,那就必须为之负责。

他是个成年人了,理应担得起这过分早到的重担。他还可以继续学业,等孩子生下来后再继续参与战斗。而钱的问题……Kurt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也许到时候教授能帮自己找份工作什么的。

“Kurt,”有人在喊他,Kurt被惊得一下子坐起身来,左右环顾着却没看到人。

“Kurt,”那个声音又响起了,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反应过来这个出现在脑子里的声音来自教授,Kurt立刻放松了下来,慢慢往后重新倒在床上。

“你还好吗,孩子?”教授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心,“很抱歉我没有第一时间来看看你,明天下了早课之后,我希望我们能进行一场轻松的交谈。”

Kurt下意识的有些紧张起来,脚趾蜷缩着勾起了床单。他莫名的觉得有些闷热起来,扯开薄被将它扔在一旁。

“放松点,Kurt,”感知到他情绪的波动,教授的嗓音也放得更为轻而柔和,“你现在需要更多的休息。”

Kurt抬起手臂盖在自己脸上,轻轻摇头,“我睡不着。”

“我知道你很害怕,你觉得自己手足无措。”教授柔声安慰着他,“但你有Hank,有我在,我们会尽一切能力帮助你。我不会劝说你什么,但既然你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要对它负起责任来。”

“我知道……”Kurt慢慢侧过身去,尾巴不自觉的缠绕在腰间,“我……上帝啊我只是从来没有想过,我还没准备好,我……我不知道要怎么……”

传入Charles脑子里的声音无奈中透着一丝绝望,他能无比清晰的感受到Kurt仿佛孤身一人的那种无助感。“不要害怕,”他轻声回应道,“我们都在你身边,而且还有漫长的十个月,你是个聪明的孩子,Kurt,你能慢慢学会的。

Kurt沉默了一会,而Charles静静的在他的脑海中陪着他。半晌,Kurt才轻轻应了声好。

教授又在脑子里叮嘱了他几句,得到Kurt再三保证自己会乖乖睡觉后便向他道了晚安。而当整个房间再次重新安静下来,Kurt却第一次感到了一丝莫名的空虚感。

明明他的房间不算很大,占据房间内大半空间的各种家具也没给他留下太多的活动空间。但是那种说不清来由的奇怪感觉就是不可抑止的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渗透进空气中将他包裹得严丝密缝,钻进被窝和不那么贴身的衣物,丝丝缕缕的缠绕上遍布花纹的皮肤,沿着脚趾一寸一寸往上攀爬者蔓延开来。

这很奇怪,毕竟Kurt从来就不是一个害怕寂寞的人。

好不容易平静安定下来的思绪眼看着又快要被这种来由不明的空虚感挑起事端,尽管Hank和教授都再三强调现在的他不能再熬夜了,但Kurt还是抬起上半身向窗外望了望,干脆掀开被子直接下了床,爬到窗台边的宽沿上坐下。

七月的夜晚还很燥热,就连偶尔吹来的风都带着不可忽视的暖意。Kurt背靠着窗台,曲起膝盖将下巴搁在上面,尾巴无意识的在书桌上轻甩。

突然间他呼吸一滞,有什么柔软丝滑的东西扫在了尾巴顶端敏感的三角骨板上,在一堆冷硬的书本中格外突出。他慢慢侧过脸垂下视线,一眼就看见了夹在书页里的那根洁白的东西。

是今早上他从垃圾桶里捡起的,属于Warren的羽毛。

尾巴像触电一般迅速收了回来,Kurt望着那个在书页里只冒出一小截,被路过的夜风吹得轻轻抖动的羽毛,鬼使神差一般将书打开,指尖缓缓落在羽毛的根部,顺着绒毛展开的方向一点一点轻轻抚摸起来。

细密的绒毛被指尖轻轻拨开,下一秒又争涌着覆盖上来,温温柔柔的触感刺激着神经末梢,像是扫在了心尖上,有些痒,让他躁动一天的血液都温柔了下来。

也许他的孩子会像个真正的小天使一样。Kurt有些奢求的想,就像Warren一样。

Warren……一想到这个名字,他便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

他承认今天下午自己在面对Warren的时候有那么几分钟失去了理智,被愤怒和害怕扰乱了思维,冷静下来之后他觉得自己或许该找个合适的机会去道个歉。可他不想将这个消息告诉Warren,更不想收到对方因为这个孩子的缘故而展现出的关心和示好。

Kurt知道自己钻了牛角尖,但或许是荷尔蒙改变的影响,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想要任性一回。

况且,他望着那根羽毛笑得有些苦涩,或许Warren根本不想要它。

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窗子上敲了敲。

Kurt被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的将那本书“啪”一声合上,从周围腾起的一片黑烟中慢慢转过头,就看见从隔壁房间的窗子里探出一扇巨大的翅膀,接着便是顶着一头乱发的Warren眯着眼朝他望过来。

“你怎么还不睡,三点了。”像是刚从睡梦中醒来,Warren的嗓音明显有些嘶哑。他皱着一张脸慢悠悠的爬上窗台蹲下,仿佛已经将下午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忘了个干净。

Kurt轻拍着胸口让剧烈跳动着的心脏平复下来,瞪大眼睛看着不停打着哈欠的Warren,半晌才摇了摇头。

“我睡不着。”

蹲着的那人顿时朝他看了过来,双手捂在脸上猛的搓了搓像是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在Kurt还没来得及问他想做什么时,突然就将整个身体探出窗外,在Kurt想要惊呼时展开羽翼垂直着腾空而已,不偏不倚的停在Kurt面前。

“去湖边走走?”他朝着Kurt伸出右手。

Warren只穿了条纯白色的长裤,结实而沟壑分明的上半身裸露在夜色里。完全舒展开来的翅膀在他身后轻轻扇动着,月色温柔的洒在抖动着的羽毛上,羽翼边缘像是被浸染在了铺满钻石粉末的小河里,闪熠着有些模糊不清。卷曲着的金发仍在月夜里闪烁着微弱的光,像是有看不见的蝴蝶围绕着他,用翅膀上那些簌簌抖落的美丽磷粉一点一点将他包围起来。

他看起来还有点睡眼惺忪,却好看得如从教堂油画里走出来一般。

Kurt有些发愣的看着他就这么停在窗外,就像是……像是半夜里偷偷与心上人相会的罗密欧。

他不禁为自己如此不恰当的比喻感到羞赧起来,热度一点点浮现在他的脸上。

“没关系,”Kurt轻声拒绝,“我就自己在这里坐一会。”

Warren有些不满般的微微皱起了眉,手指将本就乱糟糟的头发搓揉得更加蓬松。他低下头犹豫了几秒,接着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一把握住Kurt环在腿间的手,用力一扯将人猛的带进了自己怀里。Kurt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猝不及防就被Warren的另一只手紧紧搂住了腰。

“抓紧了,”Warren在他耳边低声道,下一秒便带着他往湖边的方向飞去。

整个人突然腾空的感觉令Kurt顿时一阵不安,双脚踩不到地带来强烈的不踏实感。他猛的闭紧了眼睛,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搂住了Warren的脖子,丝毫没有发觉到自己现在是以一个怎样暧昧的姿势靠在对方赤裸的胸前。

晚风不断从身边拂过,扫在脸上轻轻柔柔的触感令Kurt忍不住悄悄睁开了双眼。他们飞得很低,正堪堪从茂密的树木中穿行。Warren搂着他腰间的那只手正好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因为运动而有些升高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袍一丝不漏地渗透进自己的皮肤里,像是在无声的拥抱着它—那个“意外”。

他不由自主的微微抬头,正好撞上了Warren低垂下来的视线。他有些慌乱的想要移开,那人却毫不在意的对他笑了。

Kurt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承认,在这个燥热夏夜的月色里,他被天使的笑容晃花了眼睛。

两人降落在湖边的草坪上,脚刚一踩上有些毛刺刺的草地,Kurt就立刻松开了环在Warren脖子上的手,走到距离对方两步远处坐了下来。Warren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复杂,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安安静静的跟着走到Kurt身边,直接往后一倒躺在了草坪上。

Kurt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揪着脚边的青草。两人一时无话,不远处便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月光给平静的水面笼上一层朦胧细纱,看得久了便让人也跟着迷醉起来。

“下午的时候……”又过了一会,Kurt首先打破了沉默。他有些抱歉的看着快被自己拔秃了的一小块草坪,尾巴轻轻戳了戳Warren搭在胸前的手臂。“我太冲动了,抱歉。”

Warren嘴里叼着一根很长的青草,半闭着眼睛没说话,只是抬起一边的翅膀尖扫了扫Kurt的后脑勺表示自己不在意,同时手指偷偷勾上那条还停留在自己附近的尾巴。然而下一秒Kurt就察觉到了,他用极快的速度抽回尾巴,Warren的手指扑了个空,有些不开心的瘪了瘪嘴。

“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Kurt在心里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将这个盘踞在脑海中多时的疑问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装睡的那人挑起一边眼皮,有些奇怪的看向他,“你希望我跟你打架?”

“不是,”Kurt瞟了他一眼,“我弄坏了你的翅膀,两次,你完全有理由……”他的视线投向远方,湖的对岸黑漆漆的。“讨厌我。”

Warren的一边翅膀微微抬起摇了摇,像是在表示赞同。“一开始的确是,毕竟你毁掉的不仅仅是我的翅膀,还有这个,”他说着停顿了一下,看见Kurt回过头来才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自尊心,随便叫什么。但是自从我闻过你的信息素……”

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闭上了嘴。Kurt当然知道他原本想要说什么,但面对那被视为两人间禁忌的那一夜显然他们谁都不想提起,于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沉默的盯着自己绞在一起的双手。

“我不知道,操,”Warren低声骂了句脏话,翅膀烦躁的在草地上重重拍打了一下。“真的,我不知道。”

骗子。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喊道,你知道自己明明喜欢他。

闭嘴!他恶狠狠的冲那声音吼道,一把扯掉叼在嘴里的草。

“你心并不坏。”Kurt轻声说,干脆将整个人都转过来面对着Warren.

而Warren只是从喉咙间发出一声轻哼,“你开始安慰我了?”

Kurt摇摇头,望着他的双眼充斥着真诚,“我不说谎,记得吗。你提醒过我,如果我不跟你打,我们都得死。”

“那是因为我不想死。”Warren挑起唇角发出一声冷笑,双手枕在脑后让自己睡得更舒服点。

“可你还是提醒我了。”Kurt执拗的坚持着。

这一次Warren没有回答,只是慢慢闭上了眼。

眼看这人又打算再次装睡,Kurt用尾巴尖戳了戳Warren的手臂没得到回应,干脆伸直了腿轻轻踢了他几下。“我差点把你给害死了,两次。”

听见这话Warren终于睁开了眼,有些哭笑不得的望着一脸认真的Kurt,在心里为对方的固执暗暗感到无奈,“你这是在炫耀你有多能打吗?”

“我只是在说实话,”Kurt因为他不合时宜的调侃微微皱眉,语气仍是一贯的认真,“你本来就打不过我。”

可是那又怎么样,自己不就是因为如此之大的反差才被这个人吸引的吗?Kurt单纯而善良,看起来整个比自己要瘦上一圈,而一旦认真起来却能爆发出那么强大的战斗力。Warren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弱者,而像Kurt一般出其不意的强者,自然牢牢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像是一不小心踩进了雨夜中泥泞的沼泽地,越是挣扎,却陷得越深。

“来试试?”他猛的站起身来,饶有兴致的活动起自己的身体。

坐在地上的Kurt眨了眨眼,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现在?”

已经舒展开翅膀的Warren冲他点点头,“这里离学校那么远,不会有人听见的。”他说着搓了搓手,拉开几步远的距离摆好战斗的准备姿势。然而Kurt只是仍然保持着坐在草坪上的姿势,坚定的冲他摇了摇头。

“不行,”他慢慢曲起膝盖挡在胸前,一手不着痕迹的摸上了终于不再隐隐作痛的小腹。“我不能跟你打架。”

Warren看起来有些无趣,但是看着Kurt一脸的严肃也只能作罢,拖着耷拉在背后的翅膀走过来重新在原来的位置躺下。Kurt面对着他,视线却直直望向了远处融入夜色之中的树冠,过了好久之后才开口。

“我……很高兴我们能成为,”他顿了顿,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朋友。”

他知道Warren正看着自己,但Kurt却固执的躲避着那既疑惑又灼热的视线。也许那一夜本身就不存在谁是谁非,尽管他们之间更多只存在着信息素的互相吸引,但Warren并没有强迫他,而他自己也沉默着接受了。从牵强一点的层面来说,这甚至也算得上是两厢情愿。

他们或许成为不了一起陪伴孩子成长的父母,但能变成朋友,那也算是一种好的结局了。

“朋友,”Warren轻声跟着重复了一遍,“是啊,”他迫使自己挤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谁能想到呢。”

他说着便再次闭上了眼,而这时候,Kurt才慢慢将视线转移到面前的人身上。有那么一瞬间Kurt很想不管不顾的直接告诉他,想抛开一切复杂的心思就让自己冲动那么一回。在自己身体里种下果实的人此刻就在面前,而他却不得不云淡风轻的跟他说,“朋友。”

也许是风实在太热,也许是他有些困倦了,他觉得自己不想再这么呆下去了。

Kurt慢慢站起身来,将睡袍上沾着的草屑一点点拍掉。

“你要去哪?”察觉到他动作的Warren也跟着站了起来。

Kurt背对着他,将睡袍裹得更紧一些,“回去吧。”



评论(20)
热度(269)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