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Die Auferstehung 重生】

【Die Auferstehung 重生】

组里酯爸爸提的梗,唉病中不适合写文,狗屁不通,大纲狗屎文。随便看看就好。



当Kurt将他那疯狂的想法说出来时,毫不意外的遭到了所有人的一致强烈反对。

 

他想要将Warren带回来。

 

“Kurt,”一片沉默中最先开口的人反而是Scott,他一反常态的没有用上任何带着玩笑的语调,而是规规矩矩地坐着,手指在桌面上不自然的敲击。“他死了。”

 

一旁的Jean因为他如此直接的表述而转过头瞪了一眼,手肘不着痕迹地捅了捅Scott的腰。

 

“我知道,”Kurt倒是很平静,他站在围城一圈的众人中间,尾巴有些紧张的僵直着垂在后面。“但我有办法。”说着他低下头快速瞟了一眼自己的手,“我能把他带回来。”

 

围坐着的人们互相对视一眼,气氛再次陷入了沉默中。

 

“不行,”这次站出来反对的是Hank,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口吻难得的严厉,“你不知道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说着他像是叹了口气,手指揉上纠成一团的眉心,“你带回来的只是他的躯壳,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而已,他连感情都不会有!”

 

其余的人顿时将目光全部投射向Kurt,而后者却仍是一副平静的表情。

 

见这孩子似乎丝毫没有被自己说动,Hank忍不住起身走上前去,双手带着些力气搭上他的肩,“值得吗?”他轻声问,那双如细沙流淌一般澄金的眸子定定的望着他。

 

“你跟他不过就见过两次面,每一次都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你甚至连他的全名都不知道。”

 

有一丝轻笑爬上Kurt的嘴角,他放松了身体,回答同样是轻轻的,“但他每次受伤都是因为我,这是我欠他的。”

 

“他是天使,天使不该被掩埋在废墟,不该受难于地狱。”

 

他固执起来谁都劝不住,终究是将Warren带了回来。

 

 

Warren醒过来的那天,学校里几乎所有与那一战有关的人员都来了,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曾经的敌人们神色复杂的脸。

 

“欢迎你,Warren,”坐在最前方的X教授笑得温和,“欢迎来到学院。”

 

他有些不知所措的靠在床头,听着那些跟他年纪相仿的学生们跟他讲述经过删除改编的故事,他的内心甚至都没有发出什么疑惑,便轻而易举的相信了。重生之后的Warren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变成了真正的天使,他笑得温和而有礼,一一与做着自我介绍的学生们挨个握手。

 

轮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在场的人似乎都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突然沉寂下来的气氛连脑子还有些迷糊的Warren都察觉到了,他有些疑惑的将视线移向那个站在角落里的影子,那个人看起来高而瘦长,阳光照不到的黑暗墙角将他整个人完全的掩埋了起来。

 

“我是Warren,”他主动朝那个影子伸出了手,“Warren Worthington.”

 

那个影子慢慢的走了出来,覆盖着全身的深蓝色皮肤,繁复而诡异的花纹,澄金的眸子,还有跟着脚步不自觉甩在身后的长尾。

 

像是有细小的尖针轻轻刺在他的心口。

 

“你好,”那个看起来简直像恶魔一样的人轻轻握上了他的手,嘴角渐渐蔓延开一抹有些说不出奇怪的笑意,“Kurt Wagner,很高兴认识你。”

 

Warren敏感的注意到那人只有三根畸形的手指,指腹粗糙的皮肤一点点划过他的手背,那些蓝色的花纹像是带上了奇异的魔力,让他定定注视着,移不开视线。

 

“你身上的……花纹,很好看”他宛若叹息一般,后者像是有些不适应跟陌生人如此的亲密接触,不着痕迹的抽回了手。

 

而Warren心底里没来由的为他这一举动感到微微失落,他抬起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再温和一些。“我觉得你很熟悉,我们以前认识吗?”

 

面前的人只是仍然轻笑,在那双莫名带着期望的双眼注视下慢慢摇了摇头。

 

“不,”他的嘴角是上扬的,但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像是一望无际的冰原,纷纷扬扬覆盖着鹅毛大雪。

 

“我们从未见过。”

 

 

于是Warren就这样在学校里安顿了下来,他变得温和而稳重,像是所有最普通不过的学生一样,偶尔想方设法逃避Hank教授的量子力学课,或者在凌晨三四点趴在台灯下抓心挠肺的写着令人头疼的实验报告。他逐渐学会了控制自己在两种形态间转换,加入小队成为一名真正的X战警。

 

他的生活看起来井然有序,但Warren总是隐隐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像是心口被人硬生生剜去了一块肉,鲜血淋漓的伤口就那么淌着血敞开在空气里,他感觉不到疼,却始终无法愈合。

 

“我们以前认识吗?”他总是忍不住在每一次能抓住的时机里这样问起Kurt,“我觉得你很熟悉。”

 

课堂上,训练里,甚至是一次危险的实战环境中。

 

Kurt被他的声音扰乱了神,眼看着枪眼对准了那只蓝皮肤的小恶魔,明知道对方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瞬移走,但Warren就是在那一瞬间仿佛鬼迷心窍一般,扑上去用翅膀挡在了他面前。

 

子弹射穿了他的侧腹,疼得他连紧紧抓着Kurt尾巴的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我们以前认识吗?”他慢慢挤出一个带着期待的笑,呼吸间因为伤口的疼痛而细细喘着气。“我觉得你很熟悉。”

 

而那只高高瘦瘦的小恶魔安静的站在他身旁,由着他抓着自己不放手。“不,”他回答得决绝而冰冷,“我们从未见过。”

 

 

时间久了之后,Warren也渐渐不再这么问,像是完全死了心。他仍然莫名的想要亲近Kurt,即使对方始终对他表现的礼貌而疏离。

 

他看不透,明明那个人一直是笑着的,眼睛里却为什么总是是下着雪呢。

 

多年以后,终于轮到Warren牵着女孩的手走上红毯。婚礼的地点就定在学院湖边的草坪上,Pietro当了他的伴郎。

 

走下来祝酒的时候他看见了Kurt,他不再是自己初见时那份年少青涩的模样,像是嫩条抽枝的小树终要长得挺拔,一身正装的Kurt让Warren不由自主的停在了他的面前。

 

“我们以前认识吗?”他微笑着轻轻举起酒杯,一旁的新娘有些疑惑的打量着两人。

 

Kurt也笑了,仍是那般冰雪化不开般的淡漠,他手指缓缓伸向Warren胸口,将那朵有些歪了的领花重新别正。在对方愈加温柔的笑意里用尾巴轻轻卷下翅膀尾端最美丽的一根羽毛。

 

“不,”香槟在酒杯碰撞中摇晃,耀眼的太阳光铺洒在Warren卷曲蓬松的金发上,看起来跟碎钻般粼粼波光的香槟混成了一个颜色。Kurt澄金的眼眸在他脸上凝下视线,悠长而仔细的寸寸扫过。

 

“新婚快乐。”

 

 

新娘抛过捧花,Kurt没有注意看接到了花的那个幸运女孩是谁,他仰起头,看着Warren一把将新娘打横抱起,在一片欢呼声中展开双翼,与他的新娘在空中交换了从此相连一生的吻。

 

“不后悔吗?”身后的Hank看着Kurt始终不肯垂下来的视线,几次欲言又止,而最终他还是往前两步站在他身旁,有些遗憾的看着那双找不到丝毫感情的双眼。

 

“用你的灵魂去交换他的,还抹掉了他关于你的一切记忆。”他努力控制着情绪,让自己能保持平静的音调。

 

Kurt缓慢的摇了摇头。

 

“不,”他用着那始终平淡如死水的语气低声回答,“他不记得我,但我们曾经争吵过,打斗过,一起拯救过世界,为微不足道的理由狂欢过。我们并肩作战过,出生入死过,我不后悔。”

 

他到此刻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当初究竟为什么要那么做,也许是青少年的冲动,又或许像很久以前Scott说的,也许有那么一点荷尔蒙使然下的喜欢。

 

但那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喜欢与否,那都是一段尘封在Kurt脑海里的记忆了。他只是想要Warren活着。

 

而活着的代价,一向如此高昂。

 

可这也没什么不好,用一个恶魔的灵魂,去换取一颗天使的心,说起来他并不亏。即使这幅灵魂抹去了Warren关于两人过往的记忆,但那本身就只是两场微不足道的老电影。

 

至于他自己,不过是给只剩空壳的躯体再添一层冰霜而已。他早已习惯了这么多年,再多几十年,也不会有多么难熬。

 

他最后看了一眼已经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那对白色翅膀,将指尖捏着的那根羽毛,小心翼翼的收进了左胸前的口袋里。

 

他的想法,从来都不重要。

 

他们都还活着,这就是最重要的事了。

 

 

 

 

 

 

 


评论(16)
热度(84)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