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abo mpreg CH3

Rosenwald 蔷薇森林 (ABO mpreg)
配对:Warren Worthington III(Angel)X Kurt Wagner(Nightcrawler)
分级:NC-17 (ABO,mpreg!)
注意:设定天使已经在X学院学习,并且沿用富二代设定,天使之后对小夜魔很温柔!

有私设!变种人的孩子比一般婴儿要强大(即使在母体内),小蓝并不知道自己发情期内会一发中标,而天使哥哥也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当了爹。

小夜魔开篇带球!!正文几乎全程带球!!你想象的play几乎都有!!所以慎入谢谢!!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Chapter 3


Kurt是一个人出来的。

自动门在他身后轻轻关上,他站在原地呆呆的静默了几秒,颤抖着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能控制自己的手慢慢从揪着腹部的衣服上松开。

尖利的指甲已经将上衣的好几处撕出了几个破洞,指腹上还残留着已经干涸的血痕。身体一放松下来便从四面八方袭来丝丝缕缕的痛感,但Kurt好似已经察觉不到那些无声的折磨,只是低垂着头一步一步晃晃悠悠的往前走,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给原本就恍惚的神情再添上了一层阻碍。视线僵硬的胶着在自己的双脚上,连楼梯的拐角处站着个人都没有发觉。

Warren已经靠在这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开始当他看见Kurt乖乖跟着Hank走进医务室时心里还是有些欣慰的,虽然他几乎下一秒就在心里狠狠否定了自己莫名其妙的欣慰感。他本以为小恶魔只不过几分钟之后就会离开,为了防止对方在自己恶作剧一般揪住尾巴的瞬间消失掉,他还特意选择在这个既能很好的观察着医务室门口的动向,又能随时冲出去拦住那只小恶魔的拐角埋伏了下来。

然而随着Kurt待在那房间里的时间越来越长,原本充斥着Warren内心的期待感也一点一点磨灭下去。几乎是每隔上几秒他就无法控制的探出身体往那个方向瞟上一眼,而一次次的落空让他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他不想承认从心底丝丝蔓延上来的焦躁感是因为担心,也许只是因为在那扇门后的是一个曾经跟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的Omega,而身为Alpha的本能让他无法甩手离开。好吧该死的,他就是担心。翅膀烦躁不安的拍打在身后的窗户上,锋利的翼爪敲击着玻璃,发出的不规律声响让他更加心烦意乱。

这家伙怎么还没出来。Warren不知道是第几次望向腕间的手表,忍不住又一次往那个方向望去。

这时候Kurt出来了,他赶紧转过身去将整个人隐藏在墙柱后面,只用余光观察着那个慢慢朝自己走过的小恶魔。

但是才刚过了没几秒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Kurt走得很慢,更像是已经疲惫不堪,几乎是拖着自己的身体在往前走。他的头垂得很低,Warren甚至能敏感的嗅到空气里已经隐约传来了血的味道。联想到今天一早对方跪在马桶面前吐得站不起身来和刚刚课上的反常状态,一瞬间像是有千斤巨石狠狠压在了Warren胸口,噎得他连呼吸都艰难起来。

他不由得站直了身体,脑海里飞快的思索着Kurt身体状况的可能性,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对Kurt的这种“关心”早已超出了普通朋友该有的范围—--况且,他们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然而还没等Warren得出结论,就眼睁睁的看着Kurt低着头从自己面前这么走了过去。他的脚步轻得几乎听不见,尾巴一反常态的拖在地上,尖端的三角骨板毫无精神的垂落着。

Warren心里的疑惑和不安感扩散得更大了,他犹豫了一会,放弃了直接拉扯对方尾巴的无礼举动,转而快步上前拍了拍Kurt耷拉着的右肩。

手指几乎才刚一与肩上的布料接触,Kurt就被吓得整个人剧烈一抖,他猛的回过头来,澄金双眸瞪得老大,丝丝缕缕的黑烟迅速笼罩了他,浓重的硫磺味呛得Warren忍不住咳嗽起来。

看清来人是Warren后Kurt像是从惊吓中慢慢平复了下来,但是他马上就对着Warren凶狠的呲起了牙,往后退了一小步死死的盯着他。

Warren一手在鼻子前扇着风,对上Kurt的视线居然让他有种难得心虚的感觉。但是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今天的Kurt实在是太过不对劲,刚才的情况他明明应该直接带着自己瞬移才对。

安静的盯了Warren一会,见他没有什么动作,Kurt转身便想走。

这下子Warren更觉得奇怪了,按照以往这只小恶魔应该焦急的道歉才是。于是他猛地拉住Kurt的手腕,用上了些力气将他扯到自己面前。

“你到底是怎么了?”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焦躁。

Kurt下意识就想瞬移,但现在的他根本用不了超能力,只能在不停冒出身边的黑烟中间用力从Warren的桎梏下挣脱出来。

“我很好,”他语气平淡,一手悄悄揉上被印上指痕的手腕。“只是昨晚吃坏肚子了。”

“你说谎,”Warren一针见血的戳穿他,“你在医务室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

这句话让Kurt不敢置信的皱起了眉,“你跟踪我?”他说着又往后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像在暗自压抑着隐隐上涌的怒气。

对面那人不是没察觉到他一瞬间变化了的神色,心下有些微微吃惊的同时却还是承认得理直气壮,“你今天吵醒了我两次,”Warren见他往后退去,忍不住又想要去抓Kurt的手,“我有权利知道原因。”

尾巴猛的甩上来狠狠抽打在那只快到碰到自己的手背上,Kurt冷冷的抱起双臂,半耷拉着眼皮注视着眼前因为吃痛而低声嘶叫的那人,“你想怎么样?”

仍是那口带着浓重德国口音的英语,但是字里行间透出的淡漠与一丝挑衅还是足以让Warren轻微的被吓了一跳。

“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吃炸药了?”他小心的观察着Kurt越来越不耐烦的脸色,脚下却忍不住朝前悄悄迈进了一小步。

Kurt有些烦躁的按着眉心,一秒钟也不想在Warren面前待下去。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语气冲得反常,但是认真的,一个小时前他才刚知道自己身体里被埋进了一颗定时炸弹,冰凉的耦合剂摸上小腹时的感触到现在都能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上帝啊,他自己还只是个成年不久的孩子,他完全有理由惊慌失措。况且他还没能从震惊和害怕中回过神来就被始作俑者堵在门外,而且看起来Warren完全不知道“它”的存在。

他已经用上了全部的自制力来维持着好脾气,面对着眼前之人没有狠狠一拳揍过去已经花光了他此刻为数不多的耐心。

“如果你是想要一个道歉,”他干脆利落的说,“我对此很抱歉,但是我现在没心情跟你打架。”

这下Warren明显被他冰凉的语气给刺痛了,天使挑高了一边眉毛,不由分说的双手搭上了他的肩。“你到底怎么了,你知道自己现在多奇怪吗?”压在小恶魔肩上的手渐渐用上了力,Warren的语气也不由自主的变得严肃而焦躁起来。“这很不像你,你从来不会这样跟人说话。”

Kurt像是被戳到了痛处一下猛的推开他的手,剧烈起伏的胸口带动着他的声音都发起了抖。

“别以为你有多了解我!”他几乎是冲着Warren吼起来,尖利的指甲一把揪上对方的衣领。“你根本什么也不知道!”

“Kurt!!”Warren看起来也是气得不行,但他意外的死死忍着没有爆发出来,而是压抑着嗓音低声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听着,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两人的胸口差不多贴到了一起,这让从Kurt身上传来的血腥味更加重了,即使是那些带着酸甜的美好信息素也无法将它盖过去。

“我只想知道,”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你他妈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话一说完他就闭上了嘴,就着如此之近的距离死死盯着Kurt那双澄黄的眼睛,而小恶魔不时的呲起尖牙,丝毫不予想让。半晌才猛的松开被抓得死紧的领子,腕间用力将Warren推出去狠狠撞在窗台上,摩擦间有一两根羽毛掉落下来,被Kurt一尾巴卷住扔得老远。

“死不了,”他冷冰冰的回答,“满意了吗?”

Warren被他的回答愣了一下,随即大声吼到,“别乱说!”

下一秒Kurt的尾巴就猛的抽上了他的小腿,“说完了?”他说着转身就要走。Warren被他毫不留情的一抽疼得弯下腰去,“操,”他忍不住低声咒骂着,“我他妈是关心你。”

已经离他有那么几步之遥的Kurt停了下来,微微侧过头留给他一个冷笑,“我不需要。”

像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他会是这样的反应,Warren此刻的惊讶几乎已经盖过了怒气,他握紧拳头想要冲上去,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不远处那个瘦削的背影就是无法下手,指甲深深扣进掌心,脑子里却总有什么在阻止着他揍过去。

他恍惚间意识到,从他们最初的相遇开始,他似乎就一直无法对这只蓝色的恶魔使出全力。

那会是什么,Warren从未允许自己细想。他们连友情都直直跳了过去,就拥有了肉体间最亲密的关系,但那又算什么呢?

爱吗?

也许有那么一点吧,对他自己来说。虽然不知从何起源,如何解释,但总是忍不住被一个人吸引,即便是敌对时也不舍得真正伤害,即使那人曾几次将自己的骄傲和自尊踩得支离破碎,让自己忍受一次又一次挖心剜鼓的疼,他也还是想要靠近那个人。

所以才会有那些焦躁不安和担心,也许,他是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的。

但是Kurt呢?

这几乎毫无疑问,面对喜欢的人,不会有人是那样冰冷的眼神。

他抬起巨大的玻璃窗,扇动着翅膀飞了出去。

Warren不知道的是,几乎是他刚一离开,不远处的Kurt就转过身来,慢慢来到窗台边缘看着他渐渐变得模糊的背影,突然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双手捂着腹部缓缓蹲了下来。

他想大哭一场,或者随便找个什么理由狠狠发一顿脾气,用尾巴将角落里精美的大花瓶砸得粉碎,再不然就算是跟Warren拼尽全力打一架也好。那些奔涌在内心深处的苦涩和酸楚一层层泛上来,挤压着胃部让他难受得想要呕吐,他猛地一拳砸在厚重的地毯上,额头抵着冰冷的墙面慢慢让自己的身体滑坐下来。

大吼,嘶声力竭的尖叫,只要是能让他发泄出充斥着浑身血液的躁动感。

但他什么也没有做。

他只是安静的背靠上墙角,尾巴保护似的环绕着自己的腹部,任由自己缩在那个逐渐被黄昏吞没的角落里,看着窗外的天一点一点黑下去。

他想起自己在马戏团的那些日子,从二次性别分化开始他便接连不断的开始被注射抑制剂,时间一长他自己都快要忘了自己是个Omega,更别提真正体验过一次像样的发情期。来到学院之后因为平时他的味道太淡,而且重建工作繁复,教授没有问起他便自己也将这事给忘记了。

结果在学院里的第一个发情期来得异常凶猛,从他身上散发出去的蓝莓蛋糕香甜首先将住在隔壁的Warren给吸引了过来。天使从他打开着的窗户飞进来,用“天使可以将恶魔净化”这种拙劣蹩脚的理由将他骗上了床。

但Kurt自己心里清楚,尽管当时自己已经被高热和大量的水分流失折磨得神智模糊,可在马戏团长大的他并不是对这些情事一无所知,就算从未亲身体验过,却也知道,这种事一般都是相爱的两个人才会做的。

他不知道Warren对自己的感觉是什么,也许只是Omega情热对Alpha本能的吸引而已。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Warren,他只能肯定对方给自己的感觉很特别。他单纯,但并不傻,Warren给出的理由根本不足以让他愿意躺在对方身下。

但他最终还是自愿的接受了他,那究竟是什么呢。

他的理智,他的情感,似乎都在叫嚣着去相信,相信那一戳就破的谎言,让他心甘情愿的就跟这个连友谊还没来得及好好建立的男孩上了床。

但Warren并没有咬破他后颈的腺体,更没有在他身体里成结,他没有标记自己。

Warren并不喜欢他。

Kurt匮乏的生理知识在最后Warren射进自己身体里时完全没有做出抵抗,而被带起了情欲的Warren也忘记了这一点。

都是成年人,说到底也没有什么放不开的。他感谢Warren帮他度过了发情期,但他从未想过那些留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却种出了果实。

他们自己都还没有满二十岁,才刚刚当上新的X战警没多久,却已经要对另一个更为脆弱幼小的生命,承担起今后一生的沉重责任。

而且他的孩子,他脑海里想着Warren那头耀眼的浅金色卷发,捂着自己还一片平坦的小腹有些说不出的难过,谁知道会不会是比他更为可怕的怪物呢?

他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如果上帝能宽恕他的罪,那就让这个孩子更像Warren一些吧。

不要像他自己,是个如此畸形的怪物。

评论(34)
热度(306)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