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 (ABO mpreg)Chapter 2

Rosenwald 蔷薇森林 (ABO mpreg)

配对:Warren Worthington IIIAngelX Kurt WagnerNightcrawler

分级:NC-17 (ABOmpreg)

注意:设定天使已经在X学院学习,并且沿用富二代设定,天使之后对小夜魔很温柔!

 

有私设!变种人的孩子比一般婴儿要强大(即使在母体内),小蓝并不知道自己发情期内会一发中标,而天使哥哥也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当了爹。

 

小夜魔开篇带球!!正文几乎全程带球!!你想象的play几乎都有!!所以慎入谢谢!!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Chapter  2

 

Kurt没有去吃早餐。

 

Pietro惯例来敲门的时候,他还无精打采的半靠在床头一动也不想动,随便用了个什么蹩脚的理由将门外的人打发走。

 

这其实很不正常,Kurt自己知道。他温和,真诚,从来不对任何人敷衍。但Warren说的对,他能感觉到自己在慢慢产生变化,不管是身体还是大脑。也许只是单纯的荷尔蒙波动或者十八岁少年的小烦恼,但这种生理上的不适已经逐渐感染了原本一片平静的情绪,像是一夜之间,那些烦躁,不安通通都找上了门来。

 

上帝啊,Kurt双手掬起一捧水胡乱的抹了把脸,被尾巴抽出几条细长裂缝的镜子将他的脸分割得支离破碎。请赐予我宁静。

 

双手在胸前虔诚的划着十字,Kurt抬起头,镜面里那个蓝皮肤的小恶魔僵硬的向两旁扯起嘴角,被撕扯得歪曲残缺的面容看起来既狰狞,又分外可笑。

 

他不由自主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皱起了眉。

 

慢吞吞的将自己打理好,Kurt抱起书本打算直接去课室。今天是Hank老师的量子力学—-最让他头疼的课,早一点过去说不定还能得到特别指导。

 

脚踩在铺放在门口的那块小地毯时他停了下来,视线不由自主的缓缓移向左侧的垃圾桶,尾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慢悠悠的从中卷起那根被Warren毫不在意扔进去的羽毛。

 

洁白的,像丝缎一样滑溜。手指轻轻触碰在尖端往下抚过,那些数不清的细小绒毛就颤抖着追逐上来。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平和且直接的与天使的羽翼相接触,光是一根羽毛的美丽就几乎要震慑得Kurt忘记了呼吸。

 

像是从触碰着羽毛的指尖开始得到了净化,这根轻飘飘的羽毛仿佛扫在了他的心间上,将莫名涌现的不安与焦躁稍稍压下去了一点。Kurt捏着它来到窗前的书桌旁,将它小心翼翼的夹在了一本书里。

 

关上了窗,走到门口时他若有所思一般回头看了看,自己也不明白究竟为什么会这么做。

 

 

到课室的时候才八点半,连一向习惯早到的女孩子们都丝毫不见踪影。Kurt轻车熟路的来到最后一排,意外的发现总是踩着上课铃声冲进课室的Warren居然比自己到的还早,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翅膀安静的耷拉在背后,偶尔随着呼吸的起伏翅膀尖上的几根羽毛颤动一下,像是并没有真正睡着。

 

将怀里抱着的书本放在自己桌上,Kurt在坐下与站起之间犹豫着,视线盯着Warren金色的发旋好一会,终于还是迈开了脚步悄悄往那个方向靠近了。

 

他的动作很轻,轻到迷糊着想要补眠的Warren丝毫没有发觉有人靠近。Kurt从他的身侧绕到前面,呆立了好久才最终小心的伸出指尖戳了戳搭在桌上的手背。

 

过了好几秒Warren才满脸不耐烦的抬起头,“干什么?”他紧锁着眉头,被尖利的指甲戳中的手背在半空挥舞,等看清站在面前的是那只小恶魔后,不耐的表情竟从脸上消退了些。

 

“我吵醒你了吗?”Kurt双手绞在一起,看起来有些为三番两次扰人睡眠而局促不安。

 

Warren倒是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他说着冲Kurt的小腹部位指了指,“你呢,好些了吗?”

 

事实上Kurt还能感觉到一丝丝规律的隐隐抽疼,但是比起一个小时前那股仿佛要让他陷入晕厥的疼痛这还能忍受。奇怪的是似乎每当Warren靠近他的身边痛感就会有所减轻,他隐约间觉得自己身体的变化或许跟Warren,跟那一夜的荒唐事有关,但Warren之后几乎再没有在他面前释放过自己的信息素,就连今天早上也没有。

 

就好像这一切的一切都无关他们的二次性别和所谓情欲,自那夜之后他身体里的一部分就与Warren纠缠着解不开了,有什么细微的东西在他身体里抽枝发芽,不断用疼痛这种极端而绝望的方式一遍又一遍提醒着他,让他猝不及防的感知到自己对另一个陌生灵魂的渴求。

 

Kurt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呢,他在心里大声否认着。那不过是一场信息素使然,纯粹如白纸的发情期性爱而已,Warren没有对他后颈的腺体进行标记,没有在他身体里成结,他们并不爱着对方。

 

不过是两个毫无关联的灵魂而已。

 

“Kurt?”眼见着小恶魔在自己面前发起了呆,Warren干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在想什么?”

 

Kurt被突然凑近自己的大手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冲Warren又更像是对着自己的心思快速摇了摇头,“好些了,”他毫不犹豫的再次撒了谎,“已经不怎么疼了。”

 

Warren看起来仍是一脸怀疑,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他开口,前一秒还刚在课室门口露了半张脸的Pietro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带起的一阵风将Warren翅膀上的羽毛吹得轻轻抖了抖。

 

“Kurt!你今天怎么没跟我们一起吃饭?”银色头发的男孩熟稔的一手环绕上小恶魔的肩,而Kurt像是也对此毫不抗拒,他侧过头,一看见陆续走进课室的几人便笑开了,一一打着招呼。

 

“没什么,可能昨晚吃太多冰淇淋了。”他毫不在意的耸耸肩对几人笑到。

 

而Warren的视线死死胶着在那只搭在Kurt胸前的手,心里突然就涌起一阵莫名的不舒服,怎么看怎么刺眼。他与Kurt是这群人当中最先认识的,而在两人仅有的三次亲密接触当中,两次是在战斗,唯一的一次情事也丝毫谈不上温柔,即使他有着极强的自愈能力,背上被Kurt的尖利指甲抓出的道道血痕也还是火烧火燎的疼了好一会。

 

Kurt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跟这些家伙们打成一片,对他却永远礼貌而疏离。如果说之前Kurt还对两次重伤Warren的翅膀感到愧疚,那么自那夜之后,他们便一切扯平了。

 

这种心理上的钻牛角尖导致接下来的两个小时Warren都没有办法将注意力集中在Hank老师身上,他自己也说不清究竟对Kurt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是强者对强者的欣赏,亦或只是信息素之间的单纯吸引,还是……也许有那么一点微不可察的,喜欢他。

 

他不知道。

 

但Warren就是忍不住想要偷偷的观察着Kurt,书本竖起来立在右脸边,手掌虚虚的撑在眼睛前,以一种不打自招的方式透过指缝用余光看着他。

 

老天,Warren第一次如此感激自己的超强视觉。

 

不同于往常坐得笔直的脊背,Kurt像是在默默忍受着什么微微弓着腰,空着的那只手时不时捂在小腹前,一贯喜欢甩来甩去的尾巴一反常态的垂落下来,尾巴尖时不时有气无力的扫动一下。他看起来仍然不怎么舒服,就连额角都沁上了一层薄汗。

 

Warren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下了课后,Hank老师走到Kurt面前像是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紧接着Kurt便点点头起身跟着出了课室。Warren迅速的起身跟了上去,偷偷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两人身后,看着医务室的大门在自己面前关上便凑了过去,可惜的是,什么也听不到。

 

 

Kurt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间医务室,但哪一次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慌张过。

 

他僵直着身体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Hank老师在一旁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心里顿时闪过了几种不好的念头,尾巴哆嗦着一圈圈缠绕上他的小腿,加快了的呼吸声在无人说话的封闭房间里被放大得格外清晰。

 

察觉到他越来越加深的紧张,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的Hank将手里的盒子放下,带着笑意走过来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手掌轻轻拍上了他的肩。

 

Kurt一惊,却没有消失,只有几股黑色的烟雾缭绕着他,他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对上了Hank有些复杂的视线。

 

“抱歉,我也是第一次在学院里碰见这样的情况,有些准备不足”温和的高个子青年带着些歉意的笑了起来,“你自己有察觉吗?”他的唇角带着笑意,但厚重镜片之后的双眼却认真严肃得让Kurt心里一阵发凉。

 

他诚实的摇了摇头,“抱歉?我不明白这是指什么。”

 

那双如同细沙流淌过的金色眼睛满是疑惑,Hank定定的分辨了一会,确定他的真的毫不知情,不由得重重叹了口气。

 

“你年纪还小,这下子Warren那孩子的责任可就大了。”

 

“Warren?”Kurt敏感的抓住了关键词,直觉告诉他这跟那一夜的事情分不开,他有些尴尬而无措的往后缩了缩身体。

 

“你是Omega,对吧?”沉默了好一会后Hank像是打算干脆的将话说清楚,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Kurt先是一愣,随即慢慢点了点头,反正他也从未想要隐藏过。

 

“你知道自己的信息素味道改变了吗?”Hank显然对他的诚实感到很满意。

 

“知道,”Kurt点点头,“但我以为那是因为我的发情期快要到了的缘故。”

 

他看起来完全不明白,对更为详细一些的Omega生理知识更是懵懂而青涩无知,Hank不由得一阵头疼,心里默默的对始作俑者狠狠皱起了眉。

 

“你的信息素,”他清了清嗓子,试图用一种最为温和的方式让这孩子明白,“有Warren的味道。”

 

滚烫的热度瞬间爬上了Kurt的脸,烧得他忍不住捂上了自己的耳朵尖。

 

“但是让你不舒服的并不是这个原因,”Hank继续说,“还有另一股很淡很淡的味道,一般人闻不到,但我比一般人强大的感官和Alpha性别让我能分辨出来。”

 

他边说边小心观察着Kurt的表情,“我相信Warren也闻得到。”

 

Kurt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严肃的Hank,就算是战斗的时候,他对着自己也是尽可能温和的。而此刻面对着甚至连眉头都皱成了一坨的Hank,他只觉得一阵揪心的紧张感席卷而来,扑头盖脸的将他浇了个透彻。

 

“什……什么?”他紧张得说话都结巴起来。

 

Hank又叹了口气,双手都搭上了Kurt的双肩,希望能让他稍稍镇定下来,“我希望你能跟我坦白,”他尽量让语气显得温和,“孩子是不是Warren的?”

 

室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Kurt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过了好久才干巴巴的开了口,“什么?”

 

“Kurt,”捏在小夜魔肩上的手稍稍用上了点力气,Hank知道这孩子是被吓着了,他无奈的瞟了眼Kurt的腹部,握着那畸形的手轻轻覆盖了上去。

 

“你怀孕了。”


面前的人眨了眨眼,一下,两下,然后整个人像是要从沙发上跳起来,黑色烟雾不停从他身边涌出,满室消散不去的硫磺味刺激得Hank忍不住咳嗽起来,他不得不双手都用上了力气,才勉强将一瞬间爆发出巨大力量的小夜魔给固定在沙发上。

 

“上…上帝啊,”Kurt的眼睛瞪得老大,尾巴随着不停颤抖的声音在身后乱甩,“我…我…你是说我有孩子了?”他的一只手还贴在腹部,不知所措的紧紧揪着那块不算厚实的布料,用力得骨节分明凸起,Hank生怕那尖利的爪子直接刺破衣服将他抓伤,赶忙抓住他的两只手腕,不停叫着他的名字强迫他冷静下来。

 

“Kurt!”他用上了十足的力气却抓不住那两只细瘦而有力的手腕,Kurt两只脚都缩到了沙发上,膝盖顶着下巴,哆哆嗦嗦的将自己缩成一团,看起来快要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给吓哭了。

 

他无法理会此时Hank的叫唤,只是自顾自的将脑袋埋进手臂里,将整个人收进自己制造的保护圈里,脊背的颤抖让Hank不敢伸手去触碰,生怕再给这孩子哪怕多一丝的刺激。

 

然而Kurt并没有哭。


那双惊慌的金色眸子没有溢出哪怕一丝水迹。他只是颤抖着抱紧自己,利爪勾破了手臂两侧的衣服,在皮肉上划出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Kurt,”等他看起来似乎稍稍平静了一些,Hank才温柔的用手掌覆上了他的后脑勺,“我需要给你做个检查,才能确定…它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

 

Kurt低着头没有回答。

 

“别害怕,”戴着眼镜的温和青年将手掌游移到那瘦得脊椎分明的背,一下一下温柔的拍着,“如果你不想要的话……”

 

这下Kurt有反应了,他轻轻摇了摇头,嗓音沉闷而苦涩,“我…我不能,我不能堕胎,”他说着深吸了一口气,“上帝会惩罚我的。”

 

Hank只能摇着头叹息,他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只能犹豫着安慰这个被吓坏了的孩子,“我明白你的感受,但是Kurt,你自己还是个孩子,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

小夜魔的身体大幅度颤抖了一下,还染着血的指尖瑟缩着揪上了头发。他将脑袋埋进膝盖里,像是在轻声念叨着什么。Hank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身旁安安静静的陪着他。

 

将近十分钟后Kurt终于抬起了头,他缓缓将视线移向脸上写满担心的Hank,笑得酸涩,“我不能堕胎。”

 

声音很轻,害怕得带着丝丝气音,却如此坚定。

 

Hank定定的注视着他的双眼,最终没能拗过他的坚持。

 

“那好,”他点点头,“我尊重你的选择。”Kurt看起来害怕极了,却还在用尽全力强撑着。他一手环过那孩子的肩,将几乎整个人缩进沙发里的Kurt轻轻拥抱着,手掌温柔的轻拍他的后背。

 

“你很安全,”Hank低声在Kurt耳边说,后者颤抖着吸了吸鼻子,慢慢将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你们会很安全的,”青年又重复了一遍。

 

“别告诉他好吗?”Kurt犹豫着请求道。

 

拍在他后背的手停顿了一下,而后又继续拍动起来。

 

“我替你保守这个秘密,但是教授我可不敢瞒着,”Hank轻声说,Kurt点了点头。

 

“现在它还很脆弱,你得好好休息,不能再进行战斗了,”青年将两人分开来,有些担心的将一袋药物交给他,“接下来我还需要给你做个检查,我怀疑你暂时失去瞬移的能力也是因为它。”

 

Kurt嘴角溢出一丝苦笑,叹息着轻轻说了声,“好。”

 




评论(43)
热度(360)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