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Rosenwald 蔷薇森林 (ABO mpreg) CH1

Rosenwald 蔷薇森林 (ABO mpreg)

配对:Warren Worthington IIIAngelX Kurt WagnerNightcrawler

分级:NC-17 (ABOmpreg)

注意:设定天使已经在X学院学习,并且沿用富二代设定,天使之后对小夜魔很温柔!

 

有私设!变种人的孩子比一般婴儿要强大(即使在母体内),小蓝并不知道自己发情期内会一发中标,而天使哥哥也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当了爹。

 

小夜魔开篇带球!!正文几乎全程带球!!你想象的play几乎都有!!所以慎入谢谢!!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雷设定的话请自行避雷!!

 

 

 

 

 

Chapter  1

 

一切的不对劲始于这天早上。

 

Kurt是个乖孩子,各种意义上。

 

他从来不在任何一节早课上迟到,哪怕是自己最头疼的量子力学。他总是在闹钟刚一响起便乖乖起床,永远做得一丝不苟的课堂笔记和实验报告总能得到老师们的一致表扬。

 

即使是在战斗训练课上,他的表现也实在是令人惊艳。或许是因为同为“蓝色”的原因,魔形女对他的确尤其关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训练量会有丝毫的减轻。相反,她总是对Kurt格外严格。但Kurt是个聪明的孩子,并且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就算不用超能力,他的近身格斗能力也十分出色。

 

而现在,他却难得的没有在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进房间时醒过来。

 

像是被浓重的倦意给拦腰绑在了床上,眼皮像是被涂上了铅,沉甸甸的睁不开。闹钟一直在床头柜响个不停,而他的意识混沌得像是被煮烂了糊成一坨的意大利面,传入耳膜的噪音忽大忽小,Kurt烦躁得想要一拳将它砸碎,浑身却无力得连手指都不愿意抬起来。

 

他迷迷糊糊的想要再睡一会儿。

 

但从胃部开始蔓延的细小抽搐所带起的一阵阵恶心让他无法忽视,Kurt无意识的皱起了眉,额角渐渐渗出的冷汗沾湿脸侧的头发,黏在脸上看起来乱糟糟的。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侧过身去,弓起背脊慢慢蜷缩起来,膝盖合在一起缓缓上移顶住胃部,深吸着气努力想将一波波翻涌上来的呕吐感强压下去。

 

有什么不对劲。

 

他的身体素质比起一般人要好得多,尤其是在学院生活以后,小病小痛更是几乎没什么机会找上门来。就算是从前被人一脚踢中过腹部疼得两眼发黑,亦或是第一次发情期的那个痛得撕心裂肺的夜晚。即便此刻的Kurt已经被疼痛折磨得昏沉,慢悠悠转动着的大脑还是能勉强辨认出,他从未经历过现在这种难熬的时刻。

 

从胃部开始的抽搐渐渐延伸向了小腹,Kurt不得不张开嘴小口喘息起来。小腹仿佛被同时刺进了千百根火焰灼烧过的针,尖头迅速的刺下去,再慢条斯理的扯出来,烧红的针尖带出一点皮肉和血丝,还没来得及等他从这绵长磨人的痛楚中喘口气,数不清的细针又被再次狠狠的扎进了他的身体里,密密麻麻席卷而来的刺痛感练成一片,紧闭着双眼的Kurt忍不住猛的一口咬上嘴边的枕头,喉咙里压抑的嘶吼声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手指骤然揪紧了床单,尖利的指甲撕拉着在上面划出几道痕迹,猛的一扯就成了几块可怜巴巴的破布条。汗水层层浮起打湿了他的衣服,从额发尖端滴落下来的汗珠沁在枕头上,晕染开深色的一片水迹。

 

上帝啊,Kurt用另一只手哆哆嗦嗦的在胸口划着十字,若是能听到我的祷告……

 

突然剧烈起来的疼痛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勉力集中起来的精神,胃部忽然的一下抽搐引得小腹像是被生生揍了几拳般钝痛起来,Kurt猛地掀开被子翻下了床,脚踩在冰冷的地板上差点一个趔趄。他下意识的想要瞬移,却发现自己难受得浑身使不出力气,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环绕着他,屋子里顿时充斥着无法散去的刺鼻硫磺味道。

 

他捂着嘴跌跌撞撞的往厕所冲过去,哆嗦着手拧开门把将自己甩到马桶前,掀开盖子的同时整个人支撑不住的跪了下去,膝盖磕在地面上发出沉闷的一声痛响。

 

但此刻Kurt管不了从膝盖处传来的疼痛了,他双手撑在马桶边缘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手指抓得太紧,锋利的指甲将陶瓷割出几道触目惊心的裂痕。有什么翻涌着从胃部低端顺着食道压迫上来,逼得他张着嘴撕心裂肺的干呕,间或被呕出的胆汁和唾液呛得咳嗽。生理泪水涌出眼眶打湿整张脸,难受得他尾巴不受控制的狠狠一甩,抽在身后的镜子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巨响,坚硬的玻璃顿时出现了几条破碎的细缝。

 

手虚虚的握成拳抵在胃部往里挤压着,希望这样能使自己好受点。然而这种做法除了让他觉得更加恶心以为没有任何帮助。干呕了半天,马桶里只有苦涩的胆汁和唾液,难得的头晕目眩让Kurt觉得莫名的委屈起来,甚至完全没有察觉到从自己身上开始散发出的信息素。

 

房间大门“啪”的一声撞在墙壁上,住在隔壁的Warren冲了进来。

 

“你在搞什么?小恶魔?”那双巨大的翅膀拖在身后,将Kurt昨天刚洗过的小地毯掀起一个角,有一根羽毛轻飘飘的落在那上面。

 

Warren身上还穿着睡衣,一大清早被隔壁一声巨响给吵醒任谁都不会有好脾气,更何况是这只曾经将他的翅膀与荣耀都折腾得遍体鳞伤的小恶魔。他怒气冲冲的闯进了Kurt的房间,几乎刚一进门就被呛人的硫磺味和夹杂在其中丝丝缕缕的蓝莓蛋糕酸甜给刺激得睡意全无。

 

“小恶魔?”他不得不捂住鼻子,视线在那张被撕得稀烂的床单上停留了几秒。

 

“Kurt?”换了个方式又喊了一遍,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他自己的声音。Warren不由得皱起了眉,微微松开手指顺着那愈发香甜的气味走过去,几乎才刚前进了一步就被空气里猛然升高的荷尔蒙气息给熏得瞬间清醒。

 

“你他妈发情了??”他不可置信的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发情了怎么不吃药??”

 

Kurt还跪在马桶前,完全提不起精神回答他。

 

Warren见他一直没有回应也开始觉得有些奇怪起来,跟着那股酸甜的信息素气味来到了洗手间门前,浓郁的甜蜜气味顿时潮水般铺面而来将他盖了个透彻,即使是捂着鼻子也不能阻止那些微微酸涩却如奶油蛋糕一般丝滑香甜的味道见缝插针的钻进身体里,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身为Alpha的Warren不得不猛的闭上眼强迫自己冷静,同时努力压抑着裤裆里显而易见的变化。

 

“Kurt?”他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建设才慢慢讲脑袋探进门内,一眼就看见那只蓝色的小精灵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跪在马桶前。Warren被着实吓了一跳,顾不上熏得他心猿意马的Omega信息素,迅速抽下挂在架子上的洗脸毛巾,几步冲过去蹲在Kurt身边,小心翼翼的将对方脸上濡湿一片的生理泪水擦拭干净。

 

Kurt喘着气瞟了他一眼,抓过一旁的干净纸巾抹了抹嘴,手指砸在冲水键上让那些脏污顺着水流消失得干干净净。

 

“你这是怎么了,昨晚喝多了?”Warren看他这个样子哪里还顾得上指责他破坏了自己清晨的睡眠,巨大的羽翼耷拉着垂在身后,双手架在Kurt腋下将人小心的扶起,接了杯水给小夜魔漱口后扶着他慢慢往床边走去。

 

Kurt几乎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了Warren身上,摇摇晃晃跟着他往外走。

 

“我没喝酒……”他有气无力的摇着头。

 

Warren扶他到床边坐好,看着对方一脸难受的模样,原本想要讽刺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Kurt背靠着床头半闭着眼,手指搭在小腹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揉着。

 

“肚子疼?”Warren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有些急躁的在床边踱着步。Kurt下意识的摇摇头,对上了那双明显写着怀疑的蓝眼睛后,又有些犹豫的轻轻点了点头。

 

Warren显然也没想到对方会出现这种状况,低下头轻声说了一句脏话。

 

小夜魔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喉结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嘿小恶魔你的……”Warren突然皱起了眉头,凑近Kurt的身边仔细嗅了嗅。

 

Kurt很明显对这突然靠近自己的行为不适应,跟着Warren前倾的动作往后缩了缩身体。

 

“你的味道……”Warren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鼻尖从Kurt的脖颈处一点点往下游移着,像是在思索着该用什么词来表述。“你的味道有些变了,”他说着终于从Kurt小腹前抬起了头,表情满是疑惑。“像是有一些其他的味道,我记得以前没这么复杂。”

 

Kurt猛的抬起头,看向Warren的双眼里同样是满溢着不解。

 

“对,复杂”Warren说着一屁股床边也坐了下来,“你的味道一直很干净,但现在好像混进去了点什么。”

 

两个人的重量让不大的床铺往下沉了一点,Warren身上带着清晨特有的灼热体温,他挨得离Kurt太近,从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热度凝结在空气里,全数附着上了被冷汗覆盖得冰凉的Kurt身上,后者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了退,Warren的话跟来自小腹的疼痛一样让他感到不舒服,那些对自己“味道”的肯定说辞简直像在赤裸裸的提醒着自己,三个星期前的那夜荒唐事。

 

那个夜晚几乎可以算作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发情期,虽然Warren本着一点报复的心理用“天使可以将恶魔净化”这样拙劣的理由将他拐上了床,但那之后发生的一切,或许有那么一些信息素影响使然,又或许是面对展开双翼宛如真正的天使那般的Warren无法抗拒。总之,他得到了天使的净化,而Warren得到了他。

 

那晚之后他们默契的谁也没有提起那件事,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又回到了那种充满恶作剧和微微疏离的关系。偶尔Kurt能感觉到Warren在偷偷看着自己,但每当他疑惑着望过去,对方又好似从未注意过他那般望向远方。

 

Warren并没有在自己身体里成结,也并没有对他进行实质上的标记,但Kurt能明显感觉到,他们之间已经有什么改变了。当他靠得离自己很近的时候,总有那么一缕似有若无的信息素自两人身上发散而起,像是他们身体里有很小的一部分融合在了一起,产生了一枚小小的,新的火种,一天比一天燃烧得更加旺盛。


但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毕竟他们并没有产生肉体和灵魂上的绑定。

 

也许只是因为自己昨晚吃了两杯冰淇淋而已。

 

Kurt慢悠悠的抬起眼皮瞟了Warren一眼,皱起的眉头显示他仍然没有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谢谢你的帮忙,”他低声说,语气客套而生疏,“我也许只是吃坏肚子了。”

 

Warren明显不相信他说的话,搭在床边的手指突然就往Kurt的腹部摸过去,后者一惊,恢复了一些力气的尾巴猛的甩过来,“啪”的一声在Warren手背上抽出一个红印,他有些吃痛的收回手。

 

两人视线胶着对望了半天,最终还是Warren首先败下阵来。他悻悻然收回肿起一块的手,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你……”走到那张被翅膀掀起一个角的地毯时他停了下来,弯下腰将它重新整理好,“还是疼得厉害的话,去找Hank.”手指捡起掉在地上的白色羽毛,看也没看便扔进了放在门口的垃圾桶里。

 

Kurt靠在床头轻轻应了一声。

 

几秒钟后,房间的门被再次关上了。

 

Kurt一直绷紧着的脊背终于慢慢放松了下来,手指在小腹上又漫不经心的揉了一会,觉得好受了一些打算起来去上课。

 

视线瞟到床头柜上的闹钟,才七点半。

 

他有些愣愣的望向紧闭的房门,恍惚间想起,Warren从来都不是会这么早起床的人。

 


评论(16)
热度(349)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