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盾冬【520】日常小甜饼

盾冬日常小甜饼系列2—回家(下)

配对:Steve Rogers X Bucky Barnes

注意:黏糊糊的对话,Bucky很会撩汉。


(老是忘记lof…还是主要在微博更好了ojz 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说真的,Steve,我想问你个很重要的问题。”Bucky用一根手指抵在金发男人凑过来索要亲吻的唇上,半眯着眼调笑一般的问。

“嗯哼,”对方可没有被那区区一根手指给吓倒,Steve干脆用上了一点力气,双唇在Bucky的手指上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印子,Bucky的记忆恢复得越来越多,他的言语行为也逐渐有了一些过去的影子。总是嵌着一丝红晕的眼角,玫瑰花瓣一样鲜艳上翘的嘴唇,还有呼喊自己名字时不自觉带上的慵懒,他身上的每一缕气息每一个动作,都仿佛在撩拨着Steve已经沉寂了七十多年的心。

Bucky被他如今动不动就挨近来占便宜的行为感到好笑又无奈,金属手指不得已戳了戳对方的肩头,“你怎么变得这么肉麻了?我印象里的你可没有现在回调情。”

他说着装模作样的感叹,“噢我的小Stevie,你把他弄到哪去了?”

Steve喉咙里发出低哑的笑声,搂在Bucky背后的手收回来握住那几根戳着自己的金属手指,将它们举到自己眼前,动作缓慢而黏腻的逐一亲过去。

“只对你,”他趁着Bucky一瞬间的不注意轻轻啄了一口对方的唇角,在Bucky佯装生气的表情面前笑得无比得意,像只成功偷了腥的猫。

“只对你,Bucky,”他又重复了一遍,“记得吗?牵手,亲吻,我进入你为我绽放着的身体,喜欢你,想念你,在你面前我就好像回到了十六岁一样。血清放大了我所有的部分,于是正直的美国队长给了世界,而那些肉麻的下流的心思,就全部留给你了。”

Bucky简直为他无师自通的情话技巧震惊了。

“天啊Steve……”他睁大了眼笑得有些夸张,“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为自己得到了美国队长的青睐。”

“是Steve Rogers,”他话音刚落就被再次抱了个满怀,Steve宽大的手掌搓揉着他后脑勺的头发将他整颗脑袋按在自己肩头,“你得到了Steve Rogers全部的爱。”

Steve说罢也将脑袋埋下来凑在Bucky的颈窝处,头顶几丝翘起的短发蹭得Bucky痒痒得忍不住缩起了脖子。他安抚性的拍着Steve赖在自己身上不肯直起来的背,左手不得不用上了一些力道才勉强将贴得死紧的两人分开。

“你不是要带我参观我们的新家吗?”金属手指勾着Steve的手晃了晃,手指的主人笑得明媚而无辜,“我可不想把一整天都耗在这里,毕竟晚上我们有的是时间。”

“你说了算,”Steve朝他无奈的比了个不标准的军礼,任由Bucky拉着自己开始在房子里参观起来。

客厅与餐厅之间隔了一段不小的距离,中间没有用任何装饰品,反而被别有用心的摆上了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Bucky看见它时忍不住发出一丝微小的惊叹,“告诉我这不会是装饰品吧?”他狐疑的回过头看着Steve,后者冲他快速的轻轻眨眼,“当然不是,我怎么会摆一架不能用的钢琴在家里。”

说的也是,Bucky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角落里的玫瑰花,这人连花都宁愿每天去楼下买一支新的,但是一架昂贵的三角钢琴?Steve什么时候开始花钱那么不知道节俭了?

“我记得……你好像不会弹这个?”

像是看出了他眼里的疑惑,Steve笑着搂上他的肩,“可是你会,不是吗?”他说着表情带上了孩子气的期待,在看见Bucky有些迟疑的点点头后更是笑得弯起了眼角。

“这很棒,不是吗?下班以后我可以在厨房做饭,你一边弹琴一边哼着歌,我们就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对。”

Bucky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手舞足蹈的笔划,在心里轻轻点了点头。好吧,这个理由他能接受。


这座属于他们两人的房子虽然不算很大但还称得上一应俱全,车库里停放着一辆汽车和两台哈雷,打理得整洁漂亮的花园围绕着他们的家,地下室被改造成了装备室和训练场,客厅和餐厅几乎占据满了一楼的所有空间,一道木质扶手楼梯通往二楼的三间房间。

Bucky的手指在扶手上轻轻触碰了一下,没有一丝灰尘,看起来这段时间里Steve可是忙得够呛,毕竟这间屋子一个人打理起来也需要耗费上几天功夫。他踏上了楼梯四处张望着,一下子就被右侧的墙壁吸引住了全部视线。

“这是……”他站在台阶上移不开步子,手指不由自主伸向了那面墙。

浅咖啡色的墙布上错落有致的挂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相框,没有丝毫华丽的纹路和装饰,但光是层次的摆放和相框上老旧的木纹就能让那股属于Rogers的艺术气息充斥整条楼梯。与众不同的是,相框里面放的不是照片,而是一幅幅画,全部出自Steve的手笔。有些精心的上了颜色,有些只是再简单的不过的素描。

Bucky沿着台阶一级一级往上走,手指慢慢抚过那些粗糙的纸上。画上的主题永远只有三个,他,Steve,和他们。一路看过来就像是用最简单的笔触,描绘出了属于他们的那些记忆里美好的轨迹。

用Steve的视角来看自己的感觉很奇妙,十七岁时初生小鹿一般的自己,二十多岁时穿着军装意气风发的自己,站在Steve身旁并肩作战的自己,从冷冻仓里再次睁开双眼恍若隔世的自己。

在这一幅幅来自Steve的画里,他们错过了那么多,却又好似从未错过。

他不由自主的站在拐角处停了下来,仰面望着最大的那副画,笑得脸眼角的冰霜都融化成雪水,沾湿他的睫毛。

画上的他闭着眼沉睡,画上的他带着笑意将一支玫瑰放在自己手边。

“我很长一段时间没碰过画笔了,你知道,希望你不要嫌弃。”Steve温柔的声音有些突兀的想起,他侧过头望向对方,金发男人仍然站在台阶底下,仰头微笑着注视着他。

Bucky勾起嘴角耸了耸肩,“看着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他说着抬起头往上面一段墙面看了看,“为什么上面的那些相框里都是空的?”

Steve的笑意渐渐变深了,蓝眼睛里温柔得像是融化了的蜜糖,粘稠又甜蜜,几乎能让人甘愿溺死在那里面。“因为下面这一段代表的是过去,是回忆。”他说着笑得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而上面一段空着的,代表未来,是幸福,我们的照片将会把它们一个个填满。”


Damn!Bucky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他想他真的这辈子都愿意泡在这滩黏糊糊的蜜糖里了。


二楼只有三个房间,一间主卧室占据了最大一块面积,往里是盥洗室和书房。

主卧大得像是由原本两间房打通了拼在一起(实际也的确是),巨大的双人床上斜靠着两个灰色的菱形靠枕,盾牌被放在了一边的床头柜旁,另一边床头柜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小台灯。电视挂在正对着床的那面墙上,床边不远处是两张舒适的单人沙发和放在中间的一张透明小茶几,在往外是Steve特别设计的几乎有好几米长的飘窗台。除了床头柜上的台灯和沙发角落边的一盏橘色落地灯,屋内全部采用了声控系统。

“一张床?”Bucky站在房间中央满意的打量着,斜着眼戏谑的冲Steve挑眉。

“还有几张床垫收在书房上面的柜子里,我可以在那里打地铺,”Steve搓着手迅速接上话。

Bucky有些不敢相信的转过头去将整个人面对他,“睡书房?你认真的?”他看着Steve一脸正直的点点头后皱起了眉,“为什么?我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睡。”

“那是小时候。”Steve继续正直。

“但是打仗时你也经常抱着我睡在你帐篷里的行军床上。”Bucky嗤笑一声,毫不留情的戳穿他。

Steve找不到词辩解了,有些窘迫的站在一边。

“你害怕……”Bucky说着轻声叹息,而Steve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

“不!当然不!”他胸口起伏着,面上认真的看着Bucky,“你不会伤害我的,Bucky,你要相信我和你自己……”

Bucky因为他焦急的辩解和完全曲解的意思笑出声来,“让我说完,”他忍着笑意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你害怕你控制不住每天晚上对我做些什么?”

金发男人一瞬间大窘,脸上几乎是一下子就被几丝红色占据了,“我……”他吞了吞口水,有些结巴的扯起嘴角不自然的笑了笑,“我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

“你以前怎么解决的?”Bucky毫不客气的打断他,“遇见我以前。”

Steve显然是那种到了关键时候居然会感到害羞的类型,他视线在房间内乱瞟着,手指挠着后脑勺的头发,“洗个冷水澡?你知道的,想象你的样子……”

他看起来跟十几分钟之前那个将自己圈个满怀调情的人完全是两个样子,Bucky不由得笑出声来,他走到Steve面前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凑过去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我们睡一间房。”他抱起手臂站在Steve面前坏笑着看着他,“你根本没打算要睡书房,你只是想要我主动发出邀请。”

Steve努力装作一脸无辜。

“少来了Stevie,我还不知道你吗,”Bucky好气又好笑的戳着对方厚实胸口,“你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黏糊糊的?我不就欠你一句话吗?”

他满含笑意的看过去,正对上那双澄澈温柔的蓝眼睛,Bucky几乎是一秒就败下阵来。他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好了伙计,现在我本人就在这里,以后你的夜晚都不会寂寞了。”

“你真是笃定了我会这么说,”他没好气的重重咬了一口Steve的脸颊,对方眼都没眨一下,仍然无比温柔的笑着回应,“难道你不会吗?”

“你赢了,长官。”Bucky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我爱你,Punk.”

而Steve同样笑着将他揽入怀里,“我也爱你,Jerk.”




评论(4)
热度(126)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