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盾冬【Together Again 梦醒时分】PWP!!

Together Again (梦醒时分)盾冬pwp

 

【--We’ll betogether again.

 

All just a dream in the end.--

 

配对:Steve Rogers X Bucky Barnes (美国队长3)

 

梗概:就是Bucky自主选择冷冻以后的不久,Steve太想他了所以去看看他,这一看就看到床上去了。

*就是个pwp,不要在意什么逻辑…*

 

 

当Bucky睁开眼睛时,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的脑袋里是一片空白的。

 

就像视线所及之处连绵不绝泛着清冷白光的天花板一样。

 

他轻轻眨眼,动作缓慢得仿佛放慢到最大倍速的老电影画面,有些微往上翘着的睫毛不自觉抖动着,给不甚清晰的视线制造出一点点似有若无的屏障。

 

充斥在四周围的光线并不是那么明亮,像是被人为刻意的调整维持在天近黄昏的状态,但这仍然花了他一些时间来使眼睛完全睁开,适应这突如其来闯进黑暗里的光。温度适宜的空气轻轻柔柔包裹着他,攀附着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一寸一寸蜿蜒而上,顺着每一个细小的毛孔渗透进去,将他冰凉的身躯再次点燃起来。

 

思绪像是融化的冰雪般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默然的望着天花板,让那些或久远或新鲜、或夹杂着苦涩的快乐或掺和着鲜血的罪恶慢慢涌进他的脑袋。而Bucky有些不敢置信的发现,这一次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记忆,他似乎全部都想得起来。

 

又是多少个严冬过去了呢?

 

察觉到门口有人,原本兀自沉浸在回忆里的Bucky几乎下意识的就想去摸自己的枪,但来人身边太过熟悉的气息安抚了身为战士警惕的本能,于是他深深呼出一口气从床上慢慢坐起身来,视线转移到不远处的那个高个人影身上,随着那人开始朝床边迈近的脚步而愈发清晰起来。

 

金发,蓝眼睛,挺拔如同太阳神一般站得笔直的身躯。

 

“Buck,”来人在距离床边还有两步之遥时停下了,“你记得我吗?”

 

那人的嗓音低沉,又像是他壮硕的身形一般充满难以言喻的压迫性。却那么不合道理的温柔,仿佛粘稠而又甜腻的蜜糖缓缓流淌过心底,途经之处留下一道冲不淡也擦不去的痕迹。他面容是严肃而带着紧张的,嘴角却抑制不住的微微上扬,那抹压抑的笑意好似无比期待着什么。

 

而他望着Bucky的双眼,那里面的情绪藏得太深,他拿不出来,也不敢拿出来。

 

还是这么一副充满着傻气的样子。Bucky的心底蓦地闪过这么一句话。

 

“我的名字是Bucky,”他回望了过去平静的缓缓开口,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一瞬间紧张的绷紧却又控制不住喜悦的表情。

 

“而你是Steve,”他轻轻勾起一边嘴角,故意拉长了尾音。“打起架来从不知道放弃的傻小子。”

 

金发男人的眉头终于彻底舒展开来,原本因紧张而绷得死紧的背部肌肉稍稍放松了一些,步子僵硬的再次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床边挨着Bucky坐了下来。

 

没有人说话,本就安静的房间里此刻更是寂静得让Bucky觉得自己仿佛能清晰听见两人不太正常的心跳声。Steve跟他挨得很近,对方身体上的热度似乎穿透了单薄的衣物贴上了自己,Bucky只觉得自己此刻的体温对于一个刚从沉睡中醒过来的人来说肯定不太正常,自己靠近Steve那边的耳朵更是如同被火焰舔舐过一般泛起灼热。他用余光观察着Steve的动作,而对方自坐下之后却好似心满意足了那般静默着不动,只是低着头安静的看着并在一起的脚尖。

 

自从被改造成冬兵以后他便习惯了沉默,可此刻满室的寂静却让他一秒也不想多忍受下去。

 

“现在是哪一年了?”Bucky首先打破了沉默,这使得Steve终于将视线定格在自己身上。

 

“我猜我这次并没有睡很久?”他装作轻松的说,“你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

Steve因为他的话而笑了笑,“我想你应该不会希望一睁眼看见的是满头白发的我。”他说着小幅度耸了一下肩,“只过去了两个月。”

 

Bucky微微挑高了一边眉毛,看起来有些惊讶。

 

“我……”Steve在对方专注的神情中撇开自己的视线,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量放松一点,“我想来看看你好不好。”

 

他说完便有些紧张的再次挺直了背,原先搭在膝盖上的手也不自觉的握成了拳。Bucky的视线轻飘飘的在对方身上扫了扫,随即便有些释然的低下头轻笑出声。

 

“Steve,我们都熬过了七十年,而你现在连两个月都忍不住吗?”

 

本意是想要打趣着让对方放松下来,而Steve在听见这句话后却皱起了眉头。

 

“难熬多了,”他握成拳的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的打了一下,紧闭起的双眼像是在逃离那些永远不想回想起来的东西,“这要难熬多了,相信我。”

 

 

 

 

“所以,”又过了好一会儿,等Steve的拳头渐渐松开,表情也柔和了些许后Bucky再次开了口,“你的朋友们怎么样了?”

 

Steve低着头没说话。

 

Bucky也不追问,只是学着对方之前在飞机上对自己所做的那般,将带着人类温度的右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上。Steve几乎是立刻就弯起了嘴角,也同样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覆盖在那只比自己稍小一些但同样布满茧痕的手上,其余四指慢慢收紧,拇指轻轻来回摩挲着对方腕上凸起的骨头。

 

“他们……一切都会好的,”他低声说,“听着,Buck,我的时间不多,这次只能在这里待三天。”

 

Steve说着侧过脸去,Bucky安安静静的望着他。

 

“现在我只想好好看看你。”那双偏绿的眼睛看着他,他恍若叹息。

 

我们总是那么匆忙。我们活在同一个时空里,却总因为命运的玩笑,不断的错过和相遇。我失去了你一次,便好像被诅咒的噩梦般不断循环着再来一次。每一次我自认为是的相遇总是如此短暂,短暂到每一次相聚我都总是来不及仔细看看你便再次迎来离别。

 

此刻那双熟悉却又已经不同了的绿色眸子认真回望着,近在咫尺。

 

“跟你记忆里的我,像吗?”绿眼睛说着笑起来,像极了大半个世纪以前的他们,年少时分。

 

而Steve定定的看着面前迟到了七十多年的笑,如鲠在喉说不出一句话。

 

他猛的凑上前去拥抱对方,将脸整个埋进Bucky的脖颈肩头。


Bucky也没有躲闪,只是保持着嘴角的笑意,任由这个早已比当年壮硕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傻小子更加用力的抱紧自己,右手安抚性的摸了摸有些杂乱的暗金色头发,然后下移到宽阔厚实的背上,一下一下轻轻拍着。

 

“你以前可没有现在爱撒娇,”他将下巴搁在暗金色的头顶轻轻戳了几下,喉咙里发出带着笑意的咯咯声,“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糟糕。”他说着戳了戳Steve的背,对方轻哼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确实,那些挺疼的,”Bucky说着笑了笑,而仍紧抱着他的Steve闻言将搂着对方的手收的更紧了些。“实验,改造,操蛋的任务,我手上洗不掉的血。而最可笑的是,原本最应该被谴责的命运,却只是一个比时间还要虚无缥缈的概念而已。清醒着的日子里我忙着捡起脑子里时不时飘过的零散片段,甚至没有时间去怨恨它。”

 

轻拍着Steve背部的手停了下来,只是安静的放在上面。“因为我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过去发生的事无法改变,怨恨命运只会让我的状态变得更加糟糕。记得我们小时候吗?”

 

他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轻声哼笑,“我们从来也没有过过什么舒服的日子,但那时瘦小得像根豆芽的你总是跟我说,‘一切都会好的,Buck,只要我们向前看。’”

 

“睡过去前,我看见的最后一个人是你,”他说着也像对方那般收紧了手臂,将Steve与自己本已毫无空隙的胸膛收得再紧一些。“而醒过来,我看见的第一个人也是你。至少这一刻,命运对我还不是那么坏。”

 

然后他便微微阖上眼再次轻笑起来,与怀里喉结滚动着的Steve一起,久久无人说话。

 

 

 

再次主动开口的人仍是Bucky。

 

“Steve,”他觉得他们也许该分开一些距离了,便拍了拍对方的肩,声音有些沉闷的低声说道,“你应该知道这样把我叫醒是件很危险的事,即使我们在瓦坎达。”

 

说着他沉默了一小会,像是在心里思考着什么,过了将近一分钟才接着开口,“这不太像美国队长会做的事。”

 

Steve终于从他的肩窝处抬起了头,眉头微皱注视着他,“但这是Steve Rogers会做的事。”他又开始恢复了那种明明紧张却压抑着装作平静的表情,“在你面前的,只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就像很多年前一样,而你永远不会真正伤害我。”

 

Bucky被他突然一本正经的语气弄得有些无奈又好笑,“你总是这么自信吗?”

 

“不,”这回Steve迅速回答了他,“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是不同的。”海水般蔚蓝透亮的眼睛一眨不眨,“我以为你知道。”

 

“知道什么?”Bucky却是仍然那副平淡无波的模样,只是眼里跳动着的绿色火花怎么也掩藏不住。

 

“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Steve与他互不相让的对视着,最终却是首先认了输,将自己那点心思在Bucky面前一层层抽丝剥茧。“光是这个名字,就比任何魔咒还要来得厉害,只要从别人的嘴里一听见这个名字,我就像是重新变回了16岁,那个身边还有你存在的布鲁克林男孩。”

他像是丝毫察觉不到自己正在说着只对恋人才能说出的肉麻情话,倒像是以往无比正直的每一次演讲那般,甚至脸上找不到一丝因为羞赧而泛起的红色。

 

Bucky安静的听着,片刻之后一声叹息。

 

“我知道,”过了一会儿他轻声说,“我一直知道。虽然我被洗过脑情绪不稳定,但是我的智力没有受到过损伤,我听得懂那个人的意思。”

 

“他说,你的眼睛是蓝色的。”Bucky的眼神很认真,绿色和蓝色碰撞在一起,交缠着渐渐相融进彼此,最终蓝里带上了绿,绿里染上了蓝,都不再纯粹。

 

“而我就是你眼里那一颗绿色的尘埃。”

 

Steve先是稍稍一愣,然后是嘴角弧度欣喜的上扬。“你是,从七十多年前就是了。但那点绿已经与我的眼睛融为一体,它不是我的缺点,而是我的宝物。”

 

“晚了,Buck,”他笑得仿佛真的回到了16岁那般单纯,“太晚了,我早就戒不掉你了。”


 

Bucky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带上了一丝笑意看着他。Steve的视线在那张承受过太多风霜的脸上缓慢游移着,像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失去的七十年通通补回来。Bucky耐着性子有些好笑的纵容着对方炙热得仿佛要灼烧起来的视线,右手悄悄握住了Steve的指尖。

 

金发的男人先是一愣,接着马上反握了回去,在对方脸上逡巡的视线也随之转移到了那空荡荡的左边,几乎是瞬间,那原本跳动着火苗的蓝眼睛便黯淡了下去。

 

“还疼吗?”他放轻了声音问,失去了神采的蓝眼睛被无处可藏的伤痛溢满,嘶哑的嗓音像是被粗糙的砂砾在喉咙里滚动着一样难听。远超于常人的肺部好似被塞进了一大块浸了水的棉花,堵在胸腔使他心口发闷,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艰难。

 

Bucky动作缓慢的摇了摇头。

 

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Steve想,因为Bucky的脸色看起来也随之苍白了些许。做点什么,Steve,他在心里强硬的跟自己说。

 

于是像是鬼使神差一般,Steve紧握着Bucky的右手,上身前倾将双唇贴近了那被包裹起来的左肩,仿若蜻蜓点水般在那破碎的地方印下一个吻。

 

Bucky微微仰起头闭上眼,鼻翼轻轻翕动,将平静外表下汹涌起伏着的情绪毫无保留暴露在Steve面前。

 

及肩的头发没来得及好好梳理,有些凌乱的散落在脸颊两旁。Steve慢慢抬起头笑着用鼻尖轻轻碰了碰抖动着的睫毛,手指温柔的拢过左耳边的碎发,将它们一缕一缕梳好别在耳后。

 

“飞机上时,”他低低的说道,慢慢用手指给对方整理着深棕色的头发,“那的确是一个很糟糕的时机,我想我该为自己当时的鲁莽而道歉。”

 

说着Steve轻笑一声,“但是我无比庆幸自己当时那么做了。”他轻叹,将最后一缕乱发也梳理整齐。

 

Bucky睁开了眼。

 

Steve的话没有说完,但Bucky几乎是立刻就从那满溢着疲惫的眼神里明白了他的意思。

 

假如他们真的死在了那场艰难而燃烧着复仇火焰的战争里,有那个等待了七十多年的拥吻,那也不算枉度此生。

 

只是Steve将被天使颂歌围绕着赴往天堂,他却注定被百千恶鬼拖拽进地狱。

 

“Buck,”Steve的双唇贴附上他的耳垂,随着呼吸规律喷洒出的阵阵热气让Bucky止不住一个激灵。那张时常紧抿着的薄唇像是缺了很久的水,有些干燥起皮的唇面摩擦着耳垂的那块软肉,Bucky方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再度在胸腔里沉重而快速的跳动起来。

 

“Bucky……”Steve又呼唤了一次他的名字,语气却丝毫没有轻佻感。“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专门来找你做这种事的混蛋,所以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推开我。”

 

他说着离开了Bucky的耳垂,转而轻浅的吻了吻棕发男人闭着的双唇。

 

Bucky没有推开他,只是再次微不可察的轻声叹息。

 

“如果你不反对的话,”Steve与他额头相抵,鼻尖相触,温柔的笑意从嘴角溢出。“我想,继续我们没做完的事怎么样?”

 

Bucky的唇边同样绽放出一抹笑意。

 

这给了Steve一个信号,或者说是一份自信心更加恰当。他嘴边笑容更深,一只手扣上了Bucky的后脖颈让对方稍稍仰起头,再次吻上了棕发男人的嘴角。

 

不同于在飞机上那次带着绝望和撕咬的亲吻,此刻Bucky双唇的触感柔软而温热,带着些微水分充足的湿意。他在Bucky上扬着的嘴角处点到即止的磨蹭着,在对方喉咙里溢出止不住的低声哼笑时稍稍分开了他们的距离。

 

“做好准备了吗,Buck?”他用低哑的嗓音问道。

 

Bucky仍然固执的不肯用言语回答他,只是闭上双眼将自己的唇凑了过去,他象征性的轻轻啃咬了一口Steve的下唇,就着与对方唇瓣相贴的姿势低声说,“这就是我的回答。”

 

说着他便突然主动了起来,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将右手手掌按上了Steve的后脑勺让他更深的靠近自己,咬着对方的唇瓣吸吮着像是在品尝和回味那终究没能迟到的李子酸甜,偶尔用牙齿在柔软的唇瓣上轻咬着留下弯月形的浅浅齿痕。

 

唇上传来的几丝微弱同感让沉浸在亲吻里的Steve在心里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他轻轻挑高了一边眉毛,决定在这场命运欠他们的情欲拉锯战里反守为攻。舌尖逗弄一般细细舔舐过Bucky早已艳红的唇瓣上道道细小的纹路缝隙,霸道得像是要将对方整张唇都吞进自己口里。

 

Bucky怎么会不知道布鲁克林傻小子的心思,但他任由着对方这么做,因着Steve那恨不得将自己揉进骨血里的占有欲而泻出几声轻笑。察觉到自己被嘲笑了,Steve压在Bucky后脖颈上的手稍稍用上了力使得对方的头更加的向后仰去,舌尖放弃了与他唇瓣绵绵相缠转而探入了对方口腔里,从上层牙床开始一点一点细密的舔舐着,扫过一颗颗牙齿后在口腔内划过完整的半弧形,最后才深入进去试探着与Bucky的舌头旋转交缠。

 

Bucky的右手覆盖在Steve后脑勺上,被吻到深处时不自觉的揪紧了那浓密的暗金色发丝。然而头皮拉扯带来的痛楚并没有给这个强壮的男人带来丝毫影响,Steve更加用力的吸吮着Bucky的唇,难舍难分的引导着对方随着自己的动作微微前倾起身体。空闲着的那只手摸上对方不停滚动着的喉结,让两人在亲吻间来不及吞下的唾液沿着嘴角缓缓滴落,双唇摩擦之间变得愈加黏滑。

 

被这强势的进攻弄得有些许无力感的Bucky渐渐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他的双唇早已被吻得水光艳红而肿胀,但显然这并不足以填满两人之间那道间隔了七十多年的欲望沟壑。Steve在这个时候很难跟那位总是彬彬有礼的美国队长联系起来,他像是每一个初尝情欲的16岁小男生一样,猴急而不知章法,只是遵循着自己的本能将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彻底舔舐着那已想念了太久的口腔。

 

急切而火辣,充满着在Steve Rogers身上显得格外矛盾的热辣占有欲。

 

一丝细小得难以察觉的呜咽声从Bucky喉咙深处传了出来,几乎是还未来得及被四散的空气捕捉住便掩盖在两人唇齿相接发出的黏腻水声中。而属于美国队长的听力让Steve成功捕捉到了它,Bucky抑制不住的破碎而愉悦的细微表达几乎是让他胯下的那根东西兴奋得颤抖起来。再加上正好Bucky微凉的手指偷偷从自己衣服下摆钻了进去,轻轻点点抚摸着Steve如烈火灼烧一般炙热的躯体,沿着那些肌理分明的巧克力块缓慢优雅的往上走去。

 

Steve只觉得浑身像是在滚烫的火海里,从下身升腾起的火焰简直要烧掉他一直苦苦维持的理智。而Bucky的手已经掀开了他单薄的T恤,布满老茧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在Steve胸前打着转,不甚温柔的摩擦触感却让Steve盘踞在下半身的热气直冲头顶,手指陷在对方刚被自己打理整齐的棕色发丝间轻轻拉扯,让两人缠绵不舍的唇齿分开来。

 

Bucky下意识的伸出舌尖在滑腻的唇瓣上舔舐一圈,不经意间挑起两人嘴边藕断丝连的银丝卷入自己嘴里。他的嘴唇被亲得红肿不堪,看起来就像是当年那般性感而充满着诱惑力,水光透亮得似乎下一秒就会滴出血来。Steve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强忍着体内暴烈的欲望温柔的凑过去亲了亲Bucky的侧脸,与他额头相抵,愈加粗重的呼吸声和喉咙里被情欲洒满的咕哝让Bucky也忍不住半眯起了双眼。

 

“Bucky,”那人的表情让Steve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嘴里像是吞下了一大口混杂着冰块的海盐,喉结在上面滚动着摩擦,发出的热量使得冰块融成一颗颗砂砾大小般的石子,粗糙的触感使他的吞咽疼痛不堪。“我忍不住了。”

 

Bucky发出一声似笑非笑的声音,他脸上带着有些戏谑的表情稍稍往后退了一点,双眼死死盯着Steve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突然害羞还是怎么的撇开来的视线,右手慢条斯理摸向对方的胯间,在Steve压抑不住的低声嘶吼中轻轻捏了捏那已经拱起相当规模的一大团,开口的嗓音也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沙哑。

 

“没让你忍。”

 

这是属于Bucky的手,Steve在快感袭来时突然有种莫名强烈的感慨,即使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属于人类的体温传达过来,而这只Bucky仅剩的右手,如今正在为自己做着这种事。

 

Bucky的手不愧于杀手和狙击手的灵魂,仅仅是简单的几下触碰便让原本已经半硬起的【】茎更加鼓胀起来。他的手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细细电流,从触碰之处渗透进Steve的皮肤里穿梭在交错的经脉里来回游走。Steve的肉体肉眼可见的僵硬起来,他仰着头闭目忍耐着,再次睁开时已经带上了血丝,变得极具侵略性。他想要伸出手阻止对方的进一步行为,Bucky的手却已经扶上了他的肩头,用力一推便将毫无防备的Steve向后推倒在了大床,在Steve还没反应过来时自己跨坐在了对方腰上。

 

“Bucky!”Steve惊呼着想要坐起身来,而后者只是按着他的肩头慵懒的瞪了他一眼,“Shut up!Stevie,我现在行动可没以前方便,别乱动。”他说着微微朝左边歪了歪头,而Steve看着那被缺失的左臂几乎是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http://ww3.sinaimg.cn/mw1024/91c0e68fgw1f3qnsv222uj20c8dcx1kz.jpg

最近会把微博的文都搬到这里来

评论(1)
热度(85)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