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惊蛰盾冬红玫瑰
一条咸鱼。

惊蛰

【Bucky的20个记忆条码】盾冬

Bucky20个记忆条码

 

配对:Steve Rogers X Bucky Barnes

PS:就是个四刷完美队3的脑洞。

 

 

1.[那个在桥上的男人,我记得他。]

 

2.[我本该杀了他,但我反而救了他,我不知道为什么。

他说我叫James Buchanan Barnes,我好像记得他。]

 

3.[我在博物馆看见了他,他说的是真的,我们是青梅竹马的朋友。

遗照选的不错,比现在的我好看。]

 

冷冻仓的壁面上很快被一层带着冰渣的雾气覆盖,即便是站在近处,凭借着美国队长的视力也只能透过斑驳迷蒙的仓壁勉强看清里面陷入沉睡的人影。

 

黑豹抱着双臂站在Steve身边,最开始他并不是特别能理解这个男人的意图。他能理解冬兵想要将自己可能潜在的危险性最小化,但是看起来与他关系非同一般的美国队长非但没有提出任何阻拦性质的建议,甚至连原因都没有问,就这么看着好友在自己面前再次陷入沉睡。

 

“Bucky的表情很平静,”Steve这么回答道,视线在一旁的心跳监控上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往前走了几步让自己与冬兵只有一步之遥。

 

“他有太长的时间没能自己做出过一个决定了,我很高兴他把他的想法与我分享。”Steve说着把头凑得更近,像在仔细的观察着沉睡中的人。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来。

 

“他一定很久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Steve对着黑豹笑了笑,像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我真的非常感谢,国王陛下。”

 

黑豹轻轻摇了摇头,“这听起来很生疏,叫我T'Challa吧。”他说着也走上前去,跟Steve一同注视着闭眼沉睡着的人。“我已经给了你自由进出这里的权限,你可以随时来看他。”

 

“谢谢,T'Challa”Steve感激的笑了笑,“我会的。”

 

“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时间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4.[把Stevie的照片收好,你只有这一张。]

 

5.[也许他有女朋友了。

这真好,我也许能活着看见小Stevie结婚。]

 

6.[我不是该站在他身边的人了,离他远点。]

 

7.[别开窗,用报纸把窗户遮住。]

 

8.[不要杀人。]

 

Steve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距离Bucky陷入沉睡只过了短短5天。

 

他穿着一件轻便舒适的灰蓝色T恤,手里提着一袋什么东西。

 

黑豹早已交代过,因为当Steve走进那间充满了医疗设备的房间时,几位医疗人员只是简单的与他点头问好便起身往外走去,将独处的时间留给他。

 

Steve先是走到冷冻仓前仔细而小心翼翼的站了好一会儿,接着他后退几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棕色封皮的记事本。

 

“这是你的本子,Buck,我给你找回来了。”他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有些污迹的封皮,又把它举到冷冻仓前朝里面的人晃了晃。

 

房间里空旷又安静,除了Bucky缓慢的心跳监控声和Steve自己的声音以外什么也听不到。这让Steve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抬头瞄了眼角落里的几个监控器,挠了挠头发。

 

“我没经过你同意就看了你的笔记,但愿你不要生气,”Steve说着自己笑了,“但是Buck我得说,你的字真不好看,我想以后我们可以买本字帖什么的。”

 

“但是首先做笔记这个习惯非常好,我也喜欢随身带着个小本子,看见任何我需要补课的东西都记下来。”他翻开了Bucky的本子,爱不释手的小心翻阅着。“哦你会在重要的地方贴上标签,太棒了Buck,虽然你的排版乱七八糟。”

 

一张照片从本子里掉落下来,Steve眼疾手快的蹲下身,赶在照片跌落在地板上之前接住了它。

 

“这是……”他有些欣喜的看着照片上的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嘴角蔓延的笑意已经控制不住。“我就知道你在撒谎,你早就想起了一些关于我的事,对不对?”

 

“但是说真的,Buck,”他小心翼翼的将照片重新夹回本子里,“你从哪里弄来这张照片的?”

 

 

 

9.[买东西的时候试着友好一点,我的表情让人害怕。]

 

10.[我自由了,九头蛇不能利用我。

我叫Bucky]

 

11.[多吃一点,我很久没尝过酸甜苦辣这些味道了。]

 

12.[我喜欢吃巧克力。]

 

Steve总是隔三差五的带一些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的小东西,而这一次他带来的东西有些奇怪。

 

“嘿,Buck,”他冲着双眼紧闭的人挥了挥手里的东西,像是发现了对方的小秘密一样笑得开心,“我找到了你喜欢吃的巧克力牌子,不贵,就是太甜了,咬起来还有点脆,所以里面应该是小饼干?”

 

Steve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Bucky面前变得格外絮叨,将已经被自己的体温捂得融成一坨的巧克力重新塞回口袋,转而拿起放在身边的一个塑料袋,从里面掏出一个紫红色的东西。

 

“李子,Bucky”他把手里的东西凑到冷冻仓面前,像是在给里面的人闻闻香气。“我买了六个,跟你那时候买的一样,可惜你没能吃到。”Steve说着做了个抱歉的表情,“我真抱歉,Buck,我当时应该先让你尝一口的。”

 

“但是没关系,我替你尝一口。”Steve把李子随意的用手擦了擦,给了Bucky一个像是16岁时充满傻气的笑容。“忘记先洗一洗了,但是这应该没关系,我们小时候吃的东西也没洗过。”

 

他说着咬了一大口,下一秒就被酸得整张脸皱成了一团,“老天啊,Buck,”Steve一脸痛苦的将那一口李子咽了下去,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爱吃酸成这样的东西啊?”

 

他自顾自的跟冷冻仓里的人说这话,完全不在意自己像是在表演着滑稽的独角戏。监控室里,医疗官们静静的看了很久,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陛下,真的不需要告诉Rogers队长,现在的Barnes先生是听不到他说话的吗?”

 

黑豹的视线盯着显示屏,摆摆手轻声说,“Steve知道Barnes听不到。”

 

“那……”医疗官们面面相觑。

 

“他只是想找唯一懂他的人说说话吧,或者说,他这些话不是说给Barnes听的,”黑豹看着监控画面里的Steve站在冷冻仓前不舍的与Bucky告别,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

 

“也许他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13.[他妈妈的名字叫莎拉,他以前喜欢往鞋子里垫报纸。我想我真的想起Steve了。]

 

14.[我在报纸上看见他了,他有了新的队友,新制服。

他们相处的很好,人们喜欢他。]

 

Steve这次来的时候,手臂下夹着一本很大的素描本。

 

走进房间后,他像以往一样例行跟Bucky热情的打着招呼,凑在冷冻仓面前仔细观察了好久,嘴里时不时亲昵的唤着只属于他们两之间的称呼。接着他便安静了下来,在冷冻仓几步之远处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盘腿做好,打开手里的素描本开始画起了画。

 

Bucky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这意味着他的心跳开始变得十分缓慢,同时这也是一个延缓他衰老的办法。光线明亮的房间里只有偶尔传来的令Steve感到安心和放松的心跳监控声,铅笔在粗糙画纸上摩擦过,于一室静谧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回响。

 

像是回到了那个对他们来说都久远得理应模糊不清的年代,17岁的Bucky光着脚丫慵懒的斜靠在窗台上,午后的阳光透过布帘在他身上投下斑驳的光圈,过长的睫毛在半低垂着的眼睛下方打下一片深色的模糊剪影。

 

“好了吗,Stevie?”17岁的Bucky有些不耐烦的扭了扭脖子,“我的腰快断了,这么坐着屁股也疼。”

 

16岁的Steve盘腿坐在不远处的地板上,边观察着Bucky阳光下的姿态边在画纸上涂抹。“再保持一下,Buck,别!千万别动!!”眼见着Bucky想要直起身来,他赶紧大叫出声,成功让对方皱着眉头再次躺好。

 

“老天,你就不能画些别的吗?”Bucky皱着一张脸苦兮兮的抱怨道,“你都画了整整三个本子的我了!”

 

Steve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咕哝,抬起眼时却再次为眼前的那人所惊叹。“就这样,对,Buck,这个角度太好看了。”

 

窗外仍是战火喧天,而对这两个布鲁克林的少年来说,只要身边有彼此,便可称得上岁月静好。

 

Steve不急不慢的画着,两个多小时后才终于停下了笔。他将画本举到自己眼前歪着头看了看,面上露出一种不太满意的表情。

 

“Buck,我画了一幅画,”他站起身来将手里的画纸举到冷冻仓前,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很久没碰过画笔了,估计你不会表扬我。”

 

他开心的咧嘴笑着,将那幅画轻轻的再贴近一点。

 

画面上只有两个面容青涩的少年,17岁的Bucky半眯着眼靠在阳光洒入的窗台,16岁的Steve盘腿坐在不远处的地板上,将那美好的一幕记录在笔间。

 

 

15.[昨晚又做梦了,这个梦很奇怪。

Steve把我救出来,晚上回到帐篷以后他盯着我看了好久,然后把我抱了起来,很紧。

那感觉不错。

他亲我的脸,把我压在他身体下面,他上了我三次。

那好像是我们的第一次。

很疼,但Steve很开心。

所以我也很开心。]

 

 

黑豹这一次见到他的时候,Steve非常出乎意料的穿了一身二战时期的军官制服。

 

面对着国王不解的眼神,高大壮硕的美国队长只是低头笑了笑,表情像是年轻男孩们见到心上人那般带着点羞赧。“Bucky说过我穿这一套很好看,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像的制服。”

 

房间里特意调低了温度,即便如此,当Steve穿着这身充满回忆的军装再次来到冷冻仓面前时,突然加快的心跳还是暴露了他的慌张。他的手指有些不自然的再三整理着衣角下摆,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终于开始说话。

 

“Buck,好看吗?”他说着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这么问真是太奇怪了,让我看起来像是一个自恋狂。”

 

“你一定会吹一个响亮的口哨,对我说真好看。”Steve自己接了下去,走到冷冻仓的侧面注视着他及肩的棕发。“你记得我告诉过你吗,Buck?那晚你要带我去未来时,穿的那身军装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我再也没看过谁能穿得有你好看。”

 

Steve说着脱下了自己的军帽拿在手上,一动不动的站在冷冻仓面前,嘴角的笑意温柔得像是能融化掉那些覆盖在Bucky身上的冰雪。

 

“城里有家小酒馆,小酒馆,”他轻声哼着什么歌,“在那里我的挚爱坐下来,坐下来。”

 

“快活的喝着酒,永远,永远不会想起我。”

 

“再见了,因为我必须离开你,请你不要为悲伤而离别。”

 

“要知道最好的朋友注定要分离,注定要分离……”

 

Steve哼着哼着,从未离开过Bucky的视线一如既往的温柔坚定。

 

“歌词里说的不是真的,Buck,”他终于停了下来,重新将军帽戴回头上。“你已经想起了我,而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

 

 

16.[我有一个荒谬的想法,我和Steve也许不只是朋友。

曾经。]

 

17.[我确定我们不止是朋友。

朋友不会亲吻和上床,那是只有恋人才会做的事。]

 

 

当他心情颇好的穿着军装走出去时,一直站在门外默默看着他们的黑豹走了过来。

 

“T'Challa,”Steve满脸笑意的与他问好,黑豹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个问题问了出来。

 

“Steve,”他的表情非常的严肃,“你有没有考虑过最坏的情况?”

 

果然Steve几乎是立刻就停下了脚步,他回过头往已经有一段的距离的冷冻室看了一眼,语气平静的耸耸肩,“想过。”

 

他说着与黑豹对视一眼,“也许他一辈子都得这样,也许直到连我都白发苍苍那一天他的情况还是始终没有好转。”他低下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可是谁知道呢?就像我从小一直在跟Bucky说的那样,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而现在他已经选择了往前看,”Steve轻轻拍了拍黑豹的肩,两人一起朝外走去。“我没理由不跟他。”

 

 

18.[昨晚的梦有点奇怪,没有鲜血噩梦,没有在九头蛇的那段地狱一样的日子。

我梦到了Steve,还有我自己。

他瘦小得像跟豆芽,但是打架的时候从来不放弃。

我得保护着他。

我睡得不错。]

 

 

Steve再次到来的时候,是黑豹通知他过来取新制作的盾牌。他显然对这面盾牌非常满意,在对黑豹表达了感激之后询问对方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去看看Bucky.

 

“我想把盾牌拿给Bucky看看,”那种属于十几岁男孩的笑容又再次出现在了Steve的脸上,他把这面崭新的盾牌举到冷冻仓面前,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兴致勃勃的第一时间展示给自己最好的伙伴。

 

黑豹站在他身后,为美国队长难得一见的带着孩子气的举动轻笑出声。

 

“我小的时候瘦弱得像根豆芽,而Bucky却高大又强壮,”Steve带着笑意说,黑豹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我是个满身病症的小个子,而Bucky长得英俊嘴巴又甜,所有的姑娘都喜欢他。”

 

“我能想象,”黑豹想了想Steve给他看过的照片,轻声接上话。

 

“可我偏偏倔强得像头牛,”Steve想起小时候的自己笑着摇头,“我打不过任何一个同龄的孩子,每次都是Bucky像我的保护神一样,他从天而降,三拳两脚就将那些混小子们赶跑。”

 

黑豹安静的听着。

 

“他确实是我的保护神,没有他我当时也许根本活不下来,我总是在想Bucky就像是我的第一面盾牌。”Steve的视线从盾牌转移到Bucky脸上,突然说了一句完全不相关的话。“振金是无坚不摧的。”

 

“是的,”黑豹下意识回答到。

 

“我可以碰一碰仓壁的玻璃吗?”他笑着询问,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往前靠近几步,将额头轻轻贴在冰冷的玻璃上。

 

“Bucky,”Steve像是喃喃自语般念着他的名字,“Bucky……”

 

“他是比振金更为坚硬的存在。”

 

 

 

19.[他爱过我。]

 

20.[我想我也爱过他。]

 

Steve的下一次来访间隔了一个月,而这次他又穿起了那身老式军装,没戴帽子,金发整齐的向后梳着。他看起来有些奇怪的紧张,站在Bucky面前好半天都没有开口讲出一句话来。

 

不过黑豹眼尖的一下就发现了被他握在手里的那个丝绒小盒子。

 

“那是戒指吗?”国王首先打破了满室的沉默,冲着Steve的右手有些戏谑的挑高眉。

 

“啊……是的,”Steve却瞬间有些脸红了,他紧张的搓着手,视线在小盒子与冷冻仓上来回扫动着。“这也许有点难以理解……”

 

他说着望了身旁的黑豹一眼。“我们……”

 

“不,我理解,”黑豹快速打断了他,并为自己的失礼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你想给他戴上吗?我可以让医疗官们给他暂时解冻。”

 

Steve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看上去很是为这个提议而心动。他犹豫的望了望睡得安详的Bucky又看了看手里的小盒子,最终还是艰难的轻轻摇了摇头。

 

“不了,让他睡吧。”他轻笑着叹息一声,“你知道的,我跟Bucky都是活在上个世纪的人,有些事情还是按照传统程序来比较好。”

 

他的手指摩挲着盒子表面的丝绒触感,沉默了几秒后将它放回了胸前的口袋。

 

“要是Bucky以后醒来发现自己手上莫名其妙多出来一枚订婚戒指,恐怕得把我狠揍一顿。”Steve说着跟黑豹一起笑起来,“等他睡醒的那一天,我再给他戴上。”

 

“你就那么笃定他一定会答应?”黑豹为他的自信有些好笑又无奈的摇摇头。

 

“他会的,”Steve语气坚定的说,手掌轻轻贴上玻璃壁,隔着冰雪一般冷硬的触感仔细抚摸着那张错过了七十多年的脸。

 

“因为我爱他,而他也爱我。”

 

 

 

 

 

 

 

 

 

 

 

 

 


评论(5)
热度(148)

© 惊蛰 | Powered by LOFTER